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二十七章 蕭文軒的心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七章 蕭文軒的心思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皇上有了安排?」

趙皇后著實吃了一驚,神色訝異,珍妃也是如此,她從未從蕭文軒嘴中聽說過此事。

蕭文軒點了點頭,「大渝國皇子的婚事不是兒戲,定要為大渝國江山社稷著想。」

「是,陛下1

趙皇后躬身道,神色失落,如此一來,她進一步拉攏蕭銘的計劃倒是失敗了。

似乎不想多提此時,蕭文軒笑著對珍妃說道:「珍妃,據說蕭銘在青州又搞出來一種叫玻璃的東西,平陽公主因為感興趣也去了哪兒,朕也很好奇,這玻璃究竟是何物?」

「皇上這些日子政務繁忙,妾不敢打擾皇上,這齊王送給陛下的珍品倒是一直在我這兒。」珍妃面露愧色。

蕭文軒笑道:「正巧,今rb王無事,便去瞧瞧這玻璃是何物?」

接著他對趙皇后說道:「皇后,你們繼續,不要因為朕壞了你們遊玩的心情。」

「是,皇上。」趙皇后說道,他心知蕭文軒是要和珍妃獨處。

同珍妃一起去了碧水閣中,蕭文軒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厲聲道:「珍妃,你可知罪?」

「妾,知罪。」蕭文軒是大風大浪里走過來的人物,今日之事,他不可能不猜出個大概。

蕭文軒怒道,「這皇子之爭難道還不夠亂嗎?如今你又把蕭銘牽扯進來,你這是在害他知道嗎?」

珍妃泫然欲泣,她說道:「妾何嘗不知道趙皇后的意思,只是銘兒遠在青州,朝中卻如此多的大臣惡意中傷他,而妾卻不能為銘兒伸冤,也是無奈埃」

嘆息了一聲,蕭文軒說道:「你當朕真的老糊塗了嗎?這些大臣的話朕不會自己分辨真假嗎?朕的確對銘兒嚴厲了一些,但那也是怒其不爭,若是朕真的恨之入骨,三年前他還有性命在嗎?」

「皇上。」珍妃聞言頓時愣住了,「可是……」

「可是為什麼朕要把它送到青州是嗎?」蕭文軒搖了搖頭,說道:「你自己常說父母之愛子為之計深遠,若是讓一個無權無勢的皇子得了富庶的封地,那才是在害他,如今他遠離長安,哪個皇子又會將他當成威脅?」

「皇上對他如此刻薄冷漠也是因為不想讓銘兒遭其他皇子妒恨?」珍妃疑惑道。

蕭文軒得意道,「不對他刻薄嚴厲一些,他會收斂自己的那乖張的性格嗎?如今他在青州所作所為一個天,一個地,可見朕當初的決定是對的,終於讓他痛改前非。」

珍妃破涕為笑,「是妾和銘兒錯怪皇上了,原來皇上真的是用心良苦。」

蕭文軒扶起珍妃一同坐下來,「所以朕不願意讓銘兒再牽扯進這皇位之爭里,朝堂之上的流言蜚語朕自不去理會。」

「若是如此,妾代銘兒謝皇上隆恩。」珍妃心喜。

比起趙皇后,這皇上才是大渝國真正的靠山,蕭文軒給了她這樣的承諾,她倒是不必再擔心。

不過若是沒有今日之事,估計蕭文軒也不會吐露自己的心中的想法。

夫妻十餘年,珍妃十分了解蕭文軒,這是一個喜歡把心事藏在心底的男人,若無這份隱忍,他也無法得到今日的至尊之位。

「你我夫妻,何必言謝,不過等到今日,蕭銘倒是終於可堪大用了。」蕭文軒笑道。

他今日之所以心情這麼好不是別的,而是因為有大臣彈劾蕭銘將封地內的豪族屠戮殆荊

身為一國之君,蕭文軒何嘗不知道如今大渝國癥結之所在,時至今日,大渝國建國接近二百餘年,江山社稷有些問題已經尾大難掉,病入膏肓。

這其中最嚴重的問題便是其他六個大家族割據地方,地方豪族又割據州縣。

他依靠趙王的支持登上皇位,也最清楚這些異性王的危害。

如今的皇位之爭看似是皇子之間的爭鬥,其實不過是異性王之間的角力,而隨著異性王們的勢力越發強大,他們已經不滿足於操縱皇子,狼子野心,纖毫畢見。

所以得知蕭銘能夠清楚封地的豪族,他首先是震驚,接著便是興奮,似乎心中壓抑對異性王的不滿在蕭銘身上得到了釋放。

珍妃面帶笑意,她說道:「不說可堪大用,只要不為陛下添亂便可。」

蕭文軒笑道:「這次他倒是真的讓朕刮目相看。」

在其他嬪妃面前,蕭文軒很少如今直言,因為說過的話很快就會傳到背後的藩王耳中。

只有在珍妃面前,他才會感覺到很輕鬆,不需要顧慮太多。

後宮佳麗眾多,可是他真正自己挑選的嬪妃又有幾個,還不是為了穩固皇位才會接納一個又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女人。

唯獨珍妃,是他在選秀的時候一眼看中,因為這是一個不需要他處心積慮去思考她在想什麼的女人。

正因為如此,他對蕭銘也是愛之深,恨之切,而他又是一個不喜歡解釋的人,這才造成父不知子,子不知父。

珍妃抿嘴笑了笑,想起蕭文軒說起給蕭銘選妃的事情,問道:「陛下,剛才說給銘兒選王妃之事,當真如此?」

提起這事,蕭文軒皺了皺眉頭,說道:「朕要給他選的王妃並非豪族之人,而是斐家的人,如此一來,可保他後半生性命無憂,畢竟無論如何,他終究只會是個藩王,你懂嗎?」

珍妃點了點頭,他明白蕭文軒的意思,蕭文軒雖說不是像表面上那麼厭惡蕭銘,但是諸多皇子中,也不是最疼愛他的。

只能說這是一個父親對兒子的愛護,他最終要考慮的還是江山社稷,而這個時候,蕭銘顯然不是這麼重要,畢竟他沒有什麼分量。

「斐家。」珍妃驚喜道:「可是四世三公,門生故吏滿天下的斐家?」

「正是,斐家雖不是地方豪強,亦不是藩王,但是名望天下無雙,若是銘兒能娶了斐家的人,將來無論誰當皇帝,總要顧忌斐家的,當然前提是銘兒不會有謀反之意。」蕭文軒說道。

珍妃心中竊喜,這斐家可是諸多藩王想要聯姻而求之不得的名望之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