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二十八章 形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八章 形勢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柔和的暖風在碧水閣中輕輕蕩漾,庭院中的新綠洋溢著淡淡的春意。

珍妃欣喜的神色被蕭文軒看在眼中,他微笑著說道:「不過你也不必高興的太早,這斐家也不是輕易相與之輩,齊王的婚事還要等一段時間。」

「只要這王妃能是斐家的女兒,銘兒就是多等個幾年也是值得了,只是陛下可要在斐家中給銘兒挑選一個好一點的。」

「這是當然,至少也得是個斐家主脈的女兒才能配得上朕的兒子,雖說蕭銘以前諸多不是,但是浪子回頭金不換,如今也得對得起他斐家了。」

珍妃點了點頭,「只是皇上,這趙皇后那裡」

「這個你不必擔心,太子妃是當朝中書令斐濟的女兒,齊王同樣取了斐家的女兒,倒也可以說關係跟進一步,皇后不會阻攔。」

「這下,妾便安心了。」珍妃說道。

說了蕭銘的婚事,蕭文軒這時說道:「對了,齊王給朕送來的玻璃呢?」

「在這兒呢。」珍妃領著蕭文軒到了內房中,裡面一個精緻的木箱子里擺放著九件晶瑩剔透的玻璃高腳杯。

蕭文軒見了,露出了驚奇的神色,他俯身拿起一個高腳杯仔細端詳,「純凈如水,溫潤如玉,這玻璃真的是青州工坊生產出來的?」

「這還有假,這些日子不少商人可都蜂擁到了青州,為的就是這玻璃。」珍妃說道。

「這個齊王,以前朕不給他銀兩揮霍,如今看來,朕給他的一百萬兩他如今估計是看不上了,不過行商倒也罷了,不能耽擱了封地的政務才是,畢竟這一場劫難馬上就要到了。」蕭文軒皺了皺眉頭。

「劫難」珍妃忽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今年草原蠻忽然禁止向大渝國出售戰馬,朕得到消息,今年蠻族似乎想要越過滄州繼續南下,去年草原大雪讓蠻族損失慘重,他們想要得到這南方的鳥語花香之所。」

珍妃吃驚地捂住了嘴,「殿下,若是如此,這可怎麼辦?」

「當初高祖定下分封的規矩為的是讓諸位皇子分鎮藩國,上為國家,下安黎民,齊王身為皇子又是藩王,這滄州之地必須他來守,不然朕給了他藩王之位又有何用?」

「可是皇上,這青州三年前蠻族肆虐,如今還未恢復往日的光景,現在讓齊王拿什麼來守?」珍妃愛子心切,她深知這蠻族的兇險。

如今鎮守北方的藩王有四個,一個是鎮守涼州的趙王,一個是鎮守靈州的梁王,第三個是鎮守冀州的皇室宗親雍王,這第四個便是鎮守滄州的齊王了。

在北方,這四個藩王分別鎮守蠻族進入中原的要害之地,其中趙王的封地以玄甲騎兵聞名大渝國,在和蠻族的屢次戰爭中不相伯仲,互有輸贏,而趙王的背後便是長安,大渝國的天子所在。

也正是因為如此,蕭文軒才如此重視趙王。

而梁王的黑羽鐵衛同樣名聲遐邇,和趙王以騎兵對騎兵的戰術不同,梁王在封地和蠻族接壤之地廣築烏堡,以黑羽鐵衛駐守烏堡,互為犄角,這些年被蠻族攻破了數個烏堡,但是封地依舊安然無虞。

冀州的雍王是蕭文軒最小的弟弟,他的封地東側便是蕭銘的封地,相比較梁王,雍王的處境倒是有差了一些。

不過依仗火筒和弓弩,雍王倒是數次擊退了蠻族的進攻,畢竟是皇室宗親,這其中原因是每次蕭文軒都會派出禁衛軍支援,長安器械司的火筒,弓弩也是大批量調撥給雍王。

相比較這三位藩王,顯然蕭銘是最慘的,青州相對於長安十分偏遠,蠻族進攻之時救援已經來不及。

而且三年前的事情讓青州元氣大傷,民生凋敝,青州軍十去七八。

想到此,珍妃怎麼不擔心。

珍妃的話讓蕭文軒皺了皺眉頭,「你也太小瞧你的兒子了,如今齊王這大半年賺的銀子足夠彌補三年前的損失了,而且他現在重整青州軍,不但配了一種十分奇怪的盔甲,又將類似府兵制的軍制恢復,如今他封地的軍隊數量兩萬人還是有的,你我都太小瞧他的本事了,現在收編了當地豪強的部曲,朕以為他的士兵這次至少也得有三萬人。」

「這麼多?」珍妃自己也不敢相信只是這麼短的時間蕭銘就重整了青州軍,數量恢復了當年青州軍鼎盛時期的半數。

蕭文軒嘴角露出一抹怪異的笑容,「這還有假?這小子還將朕派給他的長史龐玉坤籠絡了過去,他倒是以為朕什麼都不知道,還是太幼稚。」

「這孩子,這天下又是什麼事情皇上不知道的,只是皇上,齊王雖不肖,但是還不會膽大妄為違逆皇上的。」珍妃的心猛地跳了幾下,心道這齊王實在魯莽,怎麼皇上的牆角也敢挖。

蕭文軒見珍妃擔心的樣子,忽然笑道:「無妨,這龐玉坤朕本來就很討厭,就讓他留在青州吧,估計他也清楚自己回不了長安了,這個榆木疙瘩倒是開竅了。」

「那皇上的意思是此次滄州讓齊王自己去守?」珍妃試探著問道。

「正是,三年前的事情他已經丟盡了皇家的臉面,這次他若是守不住滄州,就死在那裡吧,若是能守住,他將來才能有點用處,無論誰登上皇位還會指望他鎮守北方,不然他依舊是個死字,而且他若是守住了,朕就是豁出這張臉不要了,也會把斐家的女兒給他送去。」

珍妃心中一陣絞痛,她明白蕭文軒不是針對蕭銘,即便是太子來守滄州,蕭文軒的態度依然會如此。

皇子臨陣脫逃,這是皇家的恥辱,會讓天下人恥笑,她終於明白為什麼說蕭文軒說蕭銘的婚事要等等了。

一個四世三公的斐家,怎麼會甘心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丟下封地和子民逃回長安。

她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那時蕭文軒反覆說寧肯蕭銘死了,也不願意在長安見到他。

望向青州的方向,珍妃心道:「銘兒這次你可一定要爭氣,自此之後,是非成敗就看此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