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二十九章 朝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九章 朝論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碧水閣中,蕭文軒又把玩了一會兒玻璃杯。

見珍妃還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安慰道:「不過你也不必擔心,蠻族南下是國之大事,朕不會兒戲,若是齊王無法撐住,朕自會讓魏王出兵相助,這西面是雍王,南面是魏王,若是還抵擋不住,還有朕的禁衛軍。」

珍妃本想說魏王未必靠得住,但是這話忽然又咽了下去,這只是趙皇后的一面之詞。

此時說出來,沒有切實的證據定然會觸怒蕭文軒,畢竟蕭文軒對魏王一向十分信任。

「若是如此,妾便安心了,只剩下的便看這天意吧,只望皇上能夠多多支持銘兒。」珍妃輕聲說道。

蕭文軒點了點頭,似乎不願再說這個話題,而是指著高腳杯說道:「對了,齊王有沒有說這杯子是用來做什麼的?難道也是擺設物?」

「銘兒說這是飲酒用的,他說這玻璃杯才能看出醉青州的通透。」珍妃說道。

蕭文軒似乎玻璃杯十分喜歡,頗有點愛不釋手,「嗯,這話說的倒是不錯,的確是飲酒用的妙物,只是似乎太少。」

「這有何難」珍妃笑道:「妾讓他再送一些來便是了。」

「這不妥吧,青州如今面臨如此險境,朕還白拿他的東西。」蕭文軒說道。

珍妃笑道:「皇上今日所言便抵得上這玻璃杯無數,又怎麼是白拿。」

蕭文軒聞言哈哈大笑,這珍妃一向聰敏,說話也是極為討喜。

在碧水閣中逗留了一陣,蕭文軒便帶著玻璃杯離去。

雖是如此,他還想著相助蕭銘,這次蠻族南下畢竟不是蕭銘一個人的事情,而是關係大渝國的安危。

不過只是三天之後的一封奏摺,他便清楚現在蕭銘需要什麼了。

「諸位愛卿,齊王的摺子你們也看了,蠻族勾結青州豪族秋季攻打滄州之事證據確鑿,此事該當如何?」

承慶殿中,蕭文軒端坐皇位之上,台階之下,大臣分列兩側。

左側文官,右側武官,太子等皇子列在前側。

「皇上,蠻族每年的要求的歲貢逐年增加,幽州等地也割讓給了蠻族,而蠻族依舊不滿足,仍舊會對我大渝國虎視眈眈,可見蠻族狼子野心,亡我大渝國之心不死,此次不可再讓,以戰止戰方能懾服蠻夷。」

一個身穿紫袍的大臣出列,聲音慷慨激昂。

他的話音剛落,又一個大臣出列說道:「羅權大將軍此言差矣,蠻族此次秣馬厲兵,不過是想追加歲貢的數量,往年皆是如此,只需要給些銀子便可打發了,若是大動干戈,勞民傷財實在不值,望皇上三思。」

「崔大夫,這又是給歲貢,這些年給的歲貢還少嗎?蠻夷畏威而不懷德,這些年給的歲貢不但沒有讓草原人感恩戴德,反倒是讓草原人的兵更多,馬更壯,糧草充足,刀劍鋒利,只怕這歲貢越多,蠻族的大軍越發無法阻擋,若干年後,大渝國亡國滅種,不只是說說,那時你崔浩必然遺臭萬年。」羅權怒瞪雙眼,呵斥道。

崔浩面色漲紅,同樣怒道:「羅大將軍真是不當家不知吃米油鹽貴,這打一仗要花多少銀子,你算過嗎?要死傷多少士卒大將軍又算過嗎最重要的是打不過嗎?以趙王兵馬之鋒利尚且處於下風,誰可在滄州與蠻族一戰。」

「就是,若不是每年的歲貢,趙王涼州被圍之時,蠻族會撤兵嗎?」

「一幫懦夫,就是你們把蠻族養成了今日之勢力,殺才1

「愚蠢武夫1

「」

隨著二人爭吵,朝堂上亂成了一鍋粥,大臣之間相互攻訐。

「都不要說了1蕭文軒怒道,和以前一樣,每次提到蠻族,大臣總會分為主戰和主和兩派。

自他登基之後,蠻族之勢越大,那時他登基未穩,蠻族趁勢而來,連克幽州等地。

失去了山海關這座重要的關隘,他不得不和蠻族綏靖商談,以割讓幽州等地城池換取穩定皇位的時間。

同時重新修建滄州城抵擋蠻族的進一步入侵,因為他明白,即便這些城池不割讓給蠻族,也無法保住,而且還要面臨可能丟失青州,甚至長江以北的地區的風險。

加之魏王那個時候又苦苦勸說,他心中又對蠻族心生恐懼,最終在主和派的諫言中答應每年向蠻族納貢。

本來這樣倒是相安無事,只是蠻族貪心不足,即便每年拿了歲貢還是不斷侵擾,多次要求加歲貢,這歲貢漸漸成了大渝國沉重的負擔。

而等到皇位穩固,他再回過頭來,拿著歲貢的蠻族越發強大,而大渝國越發衰弱,朝中主和派的聲音更是佔據了上風。

他了解這些大臣心中的恐懼,這也是他的恐懼,因為花些銀子總比丟了榮華富貴要強的多。

可是如今蠻族再次入侵,他已經無路可退,只能以戰止戰。

大臣們被蕭文軒喝了一聲,全都停了下來。

這時蕭文軒說道:「齊王奏摺上說的很清楚,此次蠻族勾結青州豪族意圖裡應外合攻下滄州,可見蠻族已是蓄謀已久,這次目的不在歲貢,而是拿下滄州威脅中原腹地,這江南之地,富庶之鄉是大渝國糧食和錢財來源,若是丟了,大渝國危矣。」

「皇上英明,這江南富庶之地不能丟。」一個大臣喊道。

「皇上英明。」羅權抱拳說道。

這時二皇子說道:「父皇,此事需要慎重,蠻族一向喜歡聲東擊西,也許這次進攻滄州只是虛晃一槍,真正的目的也許不是滄州,即便要戰,也不能將全部兵力投入青州,而是應該讓齊王先守滄州,而我們靜待其變。」

「讓齊王守滄州?難道二哥忘了三年前齊王逃回長安的事情?」這時四皇子忽然出言諷刺。

這話一說出,殿堂上的大臣個個露出譏誚之色。

「這麼說四弟願意去守滄州了?」太子斜眼掃了眼四皇子,淡淡說道。

四皇子臉色一白,「我可沒有這麼說,這青州畢竟是齊王的封地,外人可不方便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