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三十二章 魏王再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 魏王再來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龐長史不必愁眉苦臉,本王這是苦笑,如今顯然父皇不會派出一兵一卒來滄州,除了靠自己別無他法,如今只能是盡人事,聽天命了,既然如此,何不破釜沉舟一回,本王不僅要和魏王要錢糧,還要和父皇要錢要糧,那些想看本王笑話的,也都得出點看戲的錢。」

大笑中的蕭銘忽然止住,正色說道。

魯飛大罵道:「殿下說得對,這些混蛋想要坐收漁利,沒門1

「哎。」龐玉坤深深嘆息一聲,他在為大渝國感到惋惜,這次的事情已經可以看出異姓藩王各自的心思。

即便是蕭文軒也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願去發布政令了。

魯飛不理會龐玉坤,文人太過嗦嗦的,他問道:「這麼說,殿下要去金陵城找魏王嗎?」

「何必殿下去找,魏王自會找上門來。」

蕭銘嘿嘿笑道。

金陵城,魏王府。

正如蕭銘猜測的一樣,魏王在接到聖旨以後大發雷霆,王府的下人一個個噤若寒蟬。

「三哥,你又何必發這麼大的火。」

平陽公主依舊逗留在金陵城中,剛才她被魏王的叫罵的聲音驚動,過來看看到底為何這才知道魏王得到了長安傳來的消息,讓他和齊王死守滄州。

魏王面色漲紅,「哼,這次朝堂之上一看便是被其他諸藩王操縱,他們是想故意削弱本王的實力,讓本王和蠻族短兵相接,皇兄也是,怎麼就偏信了那三皇子的毒計。」

「這三皇子不愧外號毒蛇老三,這個計謀真是狠毒,不過這也正是說到皇上的軟肋,這個皇兄我是最了解了,他呀最在乎的還是他的皇位,再說他這個年紀,不過想再安穩過幾年安生日子。」平陽公主說道。

魏王怒道:「他倒是有安生日子過了,我呢?若是滄州失守,蠻族越過青州,本王哪裡還有容身之地,皇兄真是被這群人蒙蔽了,此計是害了兩個皇室藩王,這是在進一步削弱皇家呀。」

平陽公主皺了皺眉頭,魏王說到點子上了,若是齊王和魏王再被滅,這皇室藩王就只剩下雍王了。

「估計皇兄也是無奈,你看這次主和的大臣,幾乎都是趙王,梁王,雍王的人,若是皇兄一意孤行,就怕蠻族入侵,這些藩王不但不幫皇家,還會助紂為孽,而且蠻族入侵滄州,本就是齊王的事情,畢竟以前蠻族入侵趙王等人封地的時候,也是他們獨自承擔。」平陽公主說道。

魏王緩緩呼出一口氣,平陽公主這話倒是讓他理屈詞窮,以前蠻族攻打趙王的時候,他似乎也是在隔岸觀火。

不過那時蕭文軒可是給錢給糧給裝備。

「罷了,如今看來本王是避無可避,這次蠻族南下,齊王若是守不住滄州,本王也未必守得住自己的封地。」

平陽公主笑道:「其實皇兄也不必擔心,若是齊王能夠守住滄州,大渝國也就安穩了。」

「他能守住滄州?」魏王尖些日子,齊王的確有些驚人之舉,但是這未免有些兒戲了。」

「皇兄,話雖這麼說,但是若是想要減輕魏地的損失,此時不得不放下成見,幫幫齊王,讓齊王為皇兄多多殺敵,如此一來,皇兄也能少些麻煩。」

魏王點了點頭,「這話倒是不錯,說不得,這次本王還要再去一趟青州,和齊王商議一下這件事。」

「嗯,若是如此,我便讓朝中的人不再在豪族一事上對蕭銘發難了。」平陽公主說道,「這個齊王真不知道是倒霉還是走運。」

數日之後,一個浩大的船隊從金陵城出發,緩緩向青州出發,三日之後,船隊抵達了青州城外的碼頭。

此時的碼頭上,蕭銘騎著馬正在等待,正如他想的一樣,魏王已經迫不及待地來找他了。

「賢侄,賢侄1

魏王從船上下來,直奔蕭銘而來,到了近前,狠狠抱住了蕭銘。

蕭銘一陣咳嗽,說道:「三皇叔,你可要把我勒死了。」

魏王哈哈大笑,拍了拍蕭銘的肩膀,「賢侄越來越瘦了,這次皇叔來可給你帶了不少好東西,讓你好好補補。」

說著,他回頭看了眼不斷從船上搬下來的箱子。

蕭銘拱了拱手,「若是如此,那就多謝皇叔了。」

「謝什麼,這次本王來想必你也清楚,說不得這次要多多仰仗你才是。」魏王說道。

蕭銘笑道:「這麼說,皇叔也得到消息了,這長安中的酒囊飯袋,見了蠻族嚇得褲子都提不上去,這次竟然讓你我二人抵擋蠻族,真是殺千刀的。」

魏王同樣氣憤,「可不是,我當時若在朝中,必然拔刀砍了那些鼠輩。」

二人一邊說,一邊走,此時正值中午,蕭銘說道:「三皇叔,我在城外的荷花池畔已經擺好了宴席,不如就去那個地方吧。」

魏王一怔,他可是知道蕭銘在荷花池畔誅殺當地豪族的事情的,這蕭銘如此安排,恐怕是提醒他他也不是那麼好惹的。

尷尬地笑了兩聲,魏王故作不知,說道:「走,走,在外面好,在外面好,一邊賞景,一邊吃飯,妙極,妙極。」

二人在侍衛的簇擁下到了荷花池畔,此時這裡已經擺了宴席,僕役正在忙忙碌碌。

蕭銘邀請魏王一同坐下,這才說道:「粗茶淡飯,還望三皇叔不要介意。」

魏王望了眼眾多見所未見,不知所名的菜肴,說道:「賢侄客氣了,此次前來不在美味佳肴,而在商量如何應對這蠻族南下之事。」

蕭銘故作不明,「父皇不是說的很清楚嗎?你我二人共同守衛滄州,而皇叔比我年長,封地也比我的這青州富庶許多,這守衛滄州的主力自然是皇叔了。」

魏王神色一緊,他明白這蕭銘再傻,在這個問題上也不會這麼容易被騙的。

他說道:「這話倒是沒錯,只是皇叔只怕到時候戰場變化莫測,而皇叔的軍隊長途跋涉,不能及時抵達呀,那時若是丟了滄州,豈不是害了賢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