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三十三章 公平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公平交易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荷花池畔,曾經滿地的鮮血如今已經被一場大雨洗滌的一乾二淨。

優美的景緻讓這裡渾然看不出不久前這裡曾經有一場殘酷的廝殺。

魏王微笑注視著蕭銘,只等待蕭銘的回答。

「三皇叔,這滄州守不住,難道三皇叔的封地又能守得住嗎?難道三皇叔還指望燕王,楚王來救不成?」蕭銘淡淡說道。

如今他無需顧忌魏王的臉面,這次的朝堂之議讓他徹底看清楚了大渝國奸臣當道,諸多藩王各懷歹意,而他的父皇空有壯志,卻又捨不得失去自己平日的尊榮奢華。

沒有人可以助他,只能自己挺過去。

魏王神色尷尬,「賢侄,我和燕王,楚王的關係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們不趁機落井下石我便要燒高香了,這次的事情,我尋思著,只有你我二人同心協力才能同渡難關,你說是不是?」

蕭銘心道這還像句人話,當他魏王之言完全是想要把他當槍使。

為了防範這次蠻族南下之事,蕭銘這些天也是忙得焦頭爛額,他說道:「三皇叔,你既然來了青州,想必也是用得著我蕭銘,咱們明人不說暗話,這次三皇叔來無非是想讓我的青州軍擔當守衛滄州的主力,而三皇叔能不動用軍隊便不動用軍隊保存實力,畢竟三皇叔還要防備著楚王和燕王兩位異姓王,對嗎?」

魏王一怔,他沒有想到蕭銘會如此直接,他苦笑了一下,收起了嬉皮笑臉的神色,看來他這位侄子果然不能用以前的樣子來看了。

「既然賢侄這麼說,我也就不遮遮掩掩了,這次的事情,想必賢侄也看得出那些異姓王的謀算,尤其是這楚王,只怕就等著蠻族橫掃北方,為他除去其他藩王,而趙王等人顯然不願意招惹蠻族,這才有了朝堂之上看似矛盾的決定,而這背後其實不過是藩王們背後的博弈。」魏王緩緩說道。

頓了一下,魏王繼續說道:「皇上此次估計也是被逼無奈,這些年來為了抵抗蠻族,我們皇家又是出錢,又是出糧,而這些錢糧卻養肥了趙王,梁王,雍王之輩,南方諸異姓藩王則是坐享其成,不斷壯大,但是皇家卻在這種消耗中日漸衰弱,這次若是蠻族南下,將你我二人滅了,那時皇家和異姓藩王的實力此消彼長,恐怕將在無所顧忌,這天下易主不過是時間問題。」

蕭銘點了點頭,魏王所言個個到了點子上,很顯然,這次的事情是異姓藩王的毒計,為的就是進一步削弱皇家,為了奪取皇位鋪路。

高祖時代的一代異姓藩王駕鶴西去之後,皇家和異姓藩王之間再也沒有任何情義可言。

不斷膨脹的野心,在這個野蠻的時代必然會帶來一次次的動蕩。

「三皇叔看的透徹,只是很顯然,父皇沒有他法,如今只能依仗我們,若是我們挺住了,自然可以挫敗他們的陰謀。」蕭銘說道。

魏王說了這麼多,其實不過是為了蕭銘將仇恨轉移到其他藩王身上,而藉機拉近二人的關係。

他說道:「所以,不是皇叔不肯全力幫你,皇叔也是為了防備意外之事。」

蕭銘心中冷笑一聲,他若是以前的蕭銘,或許還會真的考慮什麼皇家親情,但可惜,他和魏王,甚至蕭文軒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這長安城除了珍妃,他不在乎任何的死活,畢竟這個女人也是前身的母親,而且現在還如同母親一樣為他考慮。

此次防守滄州,說起來,他倒是真的不樂意魏王的人來,背後捅刀子的事情魏王不是干不出來。

他說道:「哎,是我想的太簡單了,原來三皇叔思慮如此深遠,嗯,既然如此,這次侄兒定會帶著青州軍竭力守城,若是支撐不住,還望三皇叔及時馳援。」

魏王心中大喜,但是面色如常,他一副感動的樣子,緊緊握住蕭銘的手,「賢侄,若是將來擊退蠻族,我定為賢侄在皇上面前請功。」

蕭銘假意微笑,接著話鋒一轉,「這還要多謝三皇叔了,只是這滄州城侄兒固然可以守,但是想必皇叔也清楚侄兒到長安的摺子吧,這個還望三皇叔多多幫忙了。」

魏王嚇得手一抖,上次被蕭銘狠狠敲詐了一回,這次蕭銘又要張口了。

不過他想讓蕭銘這次為他抵擋蠻族,又無法拒絕,他不情願地說道:「賢侄需要的鐵和煤我倒是有一些,若是賢侄需要,我讓人給送來青州便是。」

「那麼這就多謝三皇叔了,若是這鐵和煤足夠,這滄州城尚且還能守一守,不然侄兒雖然想要為皇叔守住,但恐怕也無力做到了。」蕭銘嘆了口氣。

魏王的嘴角抖了一下,他本來還想給點東西打發一下就算了,蕭銘這麼一說,他倒是不敢了。

這鐵和煤頂多是銀子的事,他魏王富甲天下,誰人不知,也不在乎,但若是蠻族進入魏地,他可就真的損失慘重了。

他咬著牙說道:「賢侄安心,三皇叔就是買,也一定會為賢侄提供鐵和煤。」

「再次謝謝三皇叔,來,吃菜,喝酒。」

這時宴席也準備妥當了,蕭銘一伸手,邀請魏王共同飲酒。

端起酒杯,蕭銘瞥了眼魏王,發現魏王也在撇著他,二人相視一笑,一個是老狐狸,一個是小狐狸。

這場宴席上,蕭銘讓王府的膳房備了不少他傳授的美食,一向愛吃的魏王是吃的滿口生津,讚不絕口。

一場筵席下來,魏王自然十分滿意。

魏王到了青州已是正午,今日肯定是無法回去了,蕭銘讓紫菀在王府中給魏王安排住處。

這次不同於上次的事情,魏王嘗了這美食,倒是想多在這青州城多留幾日,也不拒絕蕭銘的安排。

得到魏王的承諾,青州軍礦石的匱乏暫時可以得到緩解,但是對蕭銘來說這遠遠不夠。

因為在這個時代,即便是魏王的封地,煤和鐵的產量都是很低的,整個大渝國一年的鐵和煤產量恐怕都不夠青州這次消耗的。

畢竟在現代,一個鋼廠的年產量足以完爆這個時代全世界的年產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