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三十五章 羅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 羅信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羅信。」

蕭銘也微微吃了一驚,這羅權是大渝國主戰派的領軍人物,每次蠻族入侵,羅權大將軍總是第一個請戰的。

而事實上,這位大將軍也屢次和蠻族交手,勝負各半,在禁軍中威望極高。

這羅信是羅權的次子,在長安的時候,蕭銘和羅信也十分的熟悉,不過這種熟悉不是朋友間的關係,而是相互看不順眼的關係。

那時,羅信很看不慣蕭銘在長安的胡作非為,蕭銘搶佔民女的好事不少次是被這個小子給壞事了。

魏王鎮定了一下,嘆了口氣說道:「羅大將軍真乃國之柱石,這次定是派這羅信前來助殿下一臂之力。」

「羅大將軍一向對蠻族主張以戰止戰,只是可惜曲高和寡,鮮有人支持,此次肯定也是極為無奈。」蕭銘說道。

接著他轉身對紫菀說道:「快請他進來。」

紫菀應了聲「是。」,不一會兒帶著一位一身戎裝,面目英朗的青年進來,此人正是羅權之子,羅信。

「羅信拜見齊王殿下,拜見魏王殿下。」

見魏王也在正殿之中,羅信驚訝了一下,躬身說道。

蕭銘起身,將羅信扶起,說道:「二郎免禮,在這青州見到二郎,本王真是高興,來,坐1

羅信又行了一禮,這才在下首坐下。

魏王面帶微笑,「二郎,你怎麼到了青州」

剛才所說的話畢竟是兩人的猜測,羅信真的來的目的還是要問一下的。

羅信說道:「蠻族南下,朝中一片議和之聲,家父實在看不慣,讓我前來青州助殿下一臂之力,只望能夠挫敗這蠻族南下之事。」

「果然如此,羅權大將軍深明大義,本王實在是敬仰,此次本王也必然會竭盡全力,二郎若是不嫌棄,不如到我的軍中,徐圖抗蠻之事。」魏王大笑道。

羅信面露異色,這次他的父親名言讓他來青州幫助蕭銘,倒是沒有說讓他去幫助魏王。

這魏王的話倒是讓他十分尷尬。

蕭銘暗罵這魏王不要臉的程度也是天下難找了,果然這魏王如今混的風生水起不是沒理由的,只憑藉這臉皮的厚度,也足夠了。

他斜眼了眼魏王,「三皇叔,二郎名言是來相助本王,三皇叔如此要人未免不妥吧,還是三皇叔想要領著魏地的軍隊替本王守城」

「咳咳,本王只是說說,隨便說說。」魏王一聽這話,立刻蔫了。

俗話說將門虎子,這羅信也繼承了羅權將軍的勇武,而且跟隨羅權將軍上過戰場,和蠻族親自交過手,可以說如何應對蠻族也是有一手的。

而且據說這羅信武藝高強,尋常將領不是他的對手,曾經一人殺入蠻族軍中,直取蠻兵百夫長的首級,名聲遠揚。

也正是因為如此,魏王才豁出臉面想要拉攏羅信。

羅信的眼睛在蕭銘和魏王身上來回掃過,他並非只有勇武,頭腦也十分精明,看出的今日這魏王和齊王不過是表面上和和氣氣。

這倒是正應了他父親的那句話,魏王不會真心抵抗蠻族,肯定會讓蕭銘當這個馬前卒。

如今雖說異姓藩王心思各異,這皇家的藩王同樣也有自己的心思,二人必然在此事上勾心鬥角。

所以他的父親才讓他直接前往青州,因為無論如何,這滄州是齊王的封地。

他是逃不了這個命運的。

不理會魏王,蕭銘對羅信說道:「二郎,時值蠻族南下之際,青州此時正缺乏人才,你這次來倒真是及時雨,以前在長安,本王多有得罪之處,還望二郎多多見諒。」

羅信對蕭銘的記憶還停留在長安城中,此次若不是父親讓他來,他倒是真的不願意在蕭銘的手下為將。

不過他想著,等蠻族之事結束,他便可以回去了,暫且忍受一下也無妨。

他說道:「殿下,只要能夠阻止蠻族南下,以前的小事就不必言說了。」

蕭銘點了點頭,「如此甚好,我現在便讓魯校尉路過來,帶你去軍中看看。」

羅信點了點頭,他對蕭銘倒是沒有多少話要說,不如直接去軍中看看這青州軍訓練的情況。

魏王精神有些央央的,顯然對羅信留在青州軍有些不高興。

這次蠻族南下,倒是真真讓蕭銘這小子得了不少好處。

蕭銘當即差人將魯飛叫了過來,戰事一起,恐怕魯飛一人無法獨立應對。

雖說自己對這羅信也不熟悉,但是羅信也是名聲在外的人物,若是能為他所用自然最好。

「殿下,你找我。」

不一會兒,魯飛出現在了正殿中,他剛才在軍中正帶著青州軍訓練,一身板甲還未脫。

帶著沉重的板甲進入正殿,加上一身高大壯碩的身材,魯飛倒是顯得極為兇猛。

羅信見到魯飛,似乎來了興趣,神色露出興奮之色,他的眼睛首先在魯飛身上的板甲上掃過,接著看著魯飛。

「這位就是三年前奪回滄州城的魯校尉?聞名不如見面,今日一見,果然是員猛將。」羅信說道。

魯飛看了眼羅信,見他身上的戎裝是禁軍的服飾,露出困惑的神色,「你是?」

「他叫羅信,羅權將軍的次子。」蕭銘解釋道。

魯飛驚訝道:「久仰,久仰,原來是大名鼎鼎的羅信校尉。」

二人瞬間有惺惺相惜之態,蕭銘說道:「魯校尉,羅校尉此次前來青州助我們阻擋蠻族,將來一段時間恐怕要在青州軍中和你共事,你要好好照顧才是。」

聞言,魯飛面露喜色,他說道:「殿下,放心,羅校尉來了便是客,末將自會仔細照料。」

「魯校尉不必客氣,此次前來,我只是輔佐殿下,軍中之事還是魯校尉為主,需用得著我的地方只需說話。」

三人如此親熱,魏王越發心裡酸溜溜的。

他說道:「賢侄,我就不再青州城多呆了,明日便回去,也好為你催促這鐵和煤之事,只望賢侄能夠竭盡全力守住滄州城。」

蕭銘巴不得他走,他現在可沒時間照料他,於是說道:「三皇叔放心,我定當全力以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