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三十九章 勸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九章 勸和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打起來了?」

王府中眾人面面相覷,兩天前這魯飛和羅信似乎是一見如故,親的像小時候穿一條褲子長大的。

因為蕭銘也就安心把羅信交給魯飛了,想著把火藥之事交代除去再宴請羅信套套感情。

不曾想這一下就打起來了。「

「是啊,殿下,今天上午士卒們起鬨,說魯校尉和羅校尉誰的武藝高,兩位校尉似乎也想試試,就比了起來。」

「這軍中相互較量不是很正常嗎?」蕭銘鬆了口氣,以為是這士兵大驚小怪。

「殿下,這一開始是沒問題,但是羅校尉輸了,說魯校尉是仗著盔甲厲害,說魯校尉沒有一點大族之地的風範,咱們的魯校尉殿下也清楚,最恨人拿這大族,豪族說事,當即和羅校尉翻了臉,說羅校尉不過仰仗羅將軍撿了些軍功,徒有虛名,結果兩人就真的打起來了。」

聞言,蕭銘這下相信了。

羅信無論怎麼說出身都是長安的貴族,雖說當時看不慣蕭銘的作為,但是他身上也是有些貴族公子的習氣在的。

而這點恰恰是青州軍等一眾本地土生土長的將領最討厭的。

一開始二人因為彼此的名望倒是相見恨晚,但是這一相處起來,自然是尿不到一個壺裡去。

「哎,真是會為本王找麻煩。」

蕭銘嘆了口氣,帶著趙龍趙虎向青州軍大營而去。

對於羅信前來青州,蕭銘自然是歡迎的,畢竟這也是羅權大將軍的心意,不能讓人家心寒。

而且羅信本是禁軍中的人,此時出現在這裡,恐怕蕭文軒也是默認的。

對這個便宜父親,蕭銘的心情也很複雜,從這點上看,蕭文軒作出朝堂之上的決定真是無奈之舉。

不過這次如果二人鬧得不可開交,他還得向著魯飛這邊,誰讓他們是自己的嫡系將領,當然,能緩和二人的關係,讓羅信為自己所用最好。

這可是結交羅權大將軍的機會,這位可是在禁軍之中威望無雙。

此時,青州大營中,魯飛和羅信正在酣戰當中,二人拳拳到肉,誰也不讓誰,不過看起來,羅信的比較凄慘一些。

又過了一招,羅信退出三步罵道:「枉我以為你還是條漢子,憑藉盔甲之利占我的便宜,簡直無恥之尤。」

和魯飛打了半天,羅信發現這個傢伙簡直像個鐵桶一般,打中也是自己吃虧,握了握生疼的拳頭,他心中恨極。

魯飛嘿嘿笑道:「羅校尉,你這話就不對了,上了戰場,你難道還露著屁股和蠻族打架嗎?可笑,就憑這點我就知道你沒有見識到真正的蠻族精銳,那些王八蛋可比我無恥多了,從來不和你硬碰硬,就是拿著弓箭射你,你追他就跑,你停他就射箭。」

「胡說,我手上沾的蠻族血液不比你少1羅信怒道。

魯飛還要諷刺羅信,這邊看見蕭銘走了過來,立刻閉嘴,裝成一副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

「怎麼了?兩位,這兩天不見怎麼這番光景。」蕭銘望著鼻青臉腫的羅信說道。

這時魯飛摘下頭盔,露出臉來,一副無恥的笑容,惡人先告狀,「殿下,羅校尉欺負人,看不起我們這些寒門出身的人。」

「胡說八道,我只是說你憑藉穿著盔甲和我比武,實在無恥。」羅信爭辯道。

「你就是說了。」魯飛吼道。

蕭銘一個頭兩個大,說道:「二位,你們怎麼說一個青州軍的校尉,一個是禁軍的校尉,在這麼多士兵面前像街頭的地痞無賴一樣,難道不怕士兵們嘲笑嗎?」

這時二人才反應過來,他們看向周圍的士兵,不少人都在暗自偷笑。

魯飛罵道:「看什麼看,還不抓緊訓練,誰待會要是在戰陣中出了差錯,看我不扒了他皮。」

一眾士兵聞言,立刻重新操練起來。

蕭銘說道:「此地不宜說話,二位還是跟我來吧。」

帶著羅信和魯飛到了青州大營外的小樹林中,蕭銘說道:「二郎,我這青州軍從來不講究出身,因為魯校尉才會這麼生氣,這倒還是請你不要見怪。」

羅信也是極為驕傲之人,前來青州之事他本就不樂意,如今和魯飛鬧得很不愉快,他說道:「殿下不必言說,既然青州軍不歡迎我,我回長安便是。」

「像你這樣的大爺,我們也伺候不起。」魯飛腦袋看天。

蕭銘瞪了魯飛一眼,「行了,整個青州,誰不知道你魯飛是個刺頭,二郎固然有不對的地方,你也不是全無過錯,再如此,你后你的定製板甲就不要想了。」

魯飛頓時急了,這什麼都可以不要,這板甲他不能不要,這段時間他是用的順手了,尤其是這定製的板甲,弓箭也難傷害。

這魯飛是個刺頭,也是個潑皮無賴的性子,笑眯眯地說道:「羅校尉,對不住了,是我魯飛不對,下次脫了板甲我們重新再來。」

「哼,你誰會和你重現再來,不見1羅信說罷,轉身要走。

魯飛不過為了板甲妥協,見羅信走也不挽留。

這時蕭銘說道:「二郎,想想羅大將軍為什麼讓你來青州,若是這點委屈你都受不了,你還是回到羅大將軍身邊安安穩穩當個校尉,在長安過著風花雪月的日子,也讓這青州軍的將領看不起你這樣的權貴子弟,因為他們瞧不起你是對的,在他們和蠻族浴血奮戰的時候,你只會選擇了退縮。」

向外走的羅信忽然定住了,他為什麼要來青州?還不是為了心中將蠻夷趕出中原大地的壯志。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徵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這時蕭銘輕輕念出這句詩。

羅信身體輕微抖了一下,蕭銘念這首詩的時候聲音激越,讓羅信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這種詩中的蒼涼似乎縈繞在他的心中,多少年來漢家兒女面對異族的入侵始終憑藉鋼鐵般的意志取得勝利。

「好一個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羅信轉過身來,「不少人說殿下文采卓越,如今一見,果然不同反響。」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