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四十二章 無雙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 無雙佳人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桌上的茶冒著淡淡的香味,屋內寂靜無聲。

羅權望著斐濟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以陛下之聰慧,難道看不出如今這天下的形勢?既然如此,為何不派出禁軍前往青州」

「羅將軍,若是此事這麼簡單,陛下也不會如此惱怒,趙王希望的正是禍水東引,若是禁軍出動,蠻族定會進攻雍王,趙王和梁王的封地加以牽制,你說他們會樂意嗎?若是陛下一意孤行,惹的蠻族來攻,他們只需故意讓蠻族進來,便可直接威脅長安,所以禁軍不能動,如今最好的結局是魏王相助齊王守住青州,畢竟魏王在諸多藩王中也是實力雄厚,若是全力守住一個滄州應該沒有問題。」

「只是魏王恐怕不會出心出力吧。」羅權眯著眼睛說道。

「看來羅將軍也是聰明人,只是天下人都看得清,唯獨陛下看不清魏王,被蒙蔽的太深,也是,寧王之痛讓陛下始終覺得心中有愧,哎。」斐濟幽幽一嘆。

羅權點了點頭,心中對斐濟暗自敬佩,這個身體瘦弱,兩腮無肉的傢伙一向對大渝國的形勢看的很准。

「若是如此,這可如何是好?」羅權擔憂道,「這豈不是一個死局?」

「的確是個死局,但也未必,能不能讓大渝國繼續昌盛下去,就要看齊王和魏王能不能精誠合作,若是二位殿下也不顧大渝國的危亡,皇室危矣。」

羅權點了點頭,「斐中書說的極是,這次犬子前往青州陛下也是默許之態,估計也是心中擔憂。」

斐濟一笑,「不說這個了,來,喝茶,有些事情只能靜待其變,陛下如此考量,必然也是深思遠慮。」

羅權點了點頭,二人喝了會兒茶,不一會兒,忽然小黃門來報,傳皇上讓二人陪同一起游湖。

二人只得前往。

兩人走的匆忙,這報紙卻是丟在了正堂上,這時,一隻纖纖玉手伸來將報紙拿了起來。

「小姐,這是什麼?」

出現在正堂中的是一對主僕,其中一個女子如花容顏,身材婀娜,膚如凝脂,一對清澈的丹鳳眼,飛星流彩。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斐濟的小女兒,斐玥兒。

而她身邊女子青色裙衫打扮,圓頭圓臉的,則是她的貼身丫頭小環。

「這個難道就是報紙?」斐玥兒端詳著報紙上面的內容,「前些日子表哥倒是和我提起過這青州的報紙,如此看來倒是很像,而且上面記載的似乎正是青州之事。」

「就是那個三年前逃回長安,被皇上一頓鞭笞的齊王?」小環撇了撇嘴,「那這報紙倒是沒什麼可看的。」

斐玥兒抿嘴輕笑,美艷不可方物,讓小環也是看的呆了,她想也難怪表少爺一天到晚要往斐府跑,一日不見便茶飯不思。

斐玥兒本要放下,她對蕭銘的印象只在外人的傳說,桀驁不馴,性格乖張,臨陣脫逃,如此種種加起來,這個齊王倒是個十分不堪的人物。

不過當她掃過一首詩的時候,頓時怔住了。

斐玥兒體弱,斐濟從不讓她多多走動,但是閨中實在煩悶,於是每每趁著斐濟出門之際,小環便偷偷帶著斐玥兒在府中玩耍。

今日見斐濟和羅將軍出去,小環便回去告知了斐玥兒。

「小姐,怎麼了?」見斐玥兒目光閃動,小環不禁問道。

「小環,你說齊王真的像其他人說的一樣不堪嗎?」斐玥兒問道。

小環想了想,「這也只是道聽途說,不過這麼多人說是,應該不會有錯。」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徵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斐玥兒輕聲念了一句,說道:「一個如此不堪的人能寫出如此蕩氣迴腸的詩嗎?」

想到這,斐玥兒不禁嘆息一聲。

小環拉住斐玥兒的手,「小姐,不要在管這什麼齊王了,趁著老爺出去,我們快去池塘邊餵魚吧,不然等表少爺來了,又該之乎者也的賣弄才學了。」

斐玥兒露出俏皮的神色,和小環一同向後院去了。

此時,斐濟和羅權已經到了城南的曲江池。

因為風景秀麗,每年四月間文人墨客,才子佳人都會聚集於此踏春遊玩,其中也少不了一些達官顯貴。

而蕭文軒厭倦了宮中的景色,有時也會乘著畫舫,邀請三兩個近臣,泛舟湖上飲酒作樂。

「陛下似乎興緻頗高,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喜事?」畫舫中,蕭文軒始終面帶笑意,斐濟不禁問道。

蕭文軒笑了兩聲,說道:「你們肯定也看了齊王的詩吧,上次的醉青州便罷了,沒想到這次又是讓朕驚艷了一番。」

提到這個,斐濟和羅權頓時瞭然,這蕭文軒這次是專門過來炫耀的。

儘管身為帝王,但是自己的兒子能作出讓長安才子也無法企及的佳句,這也的確是讓身為人父的蕭文軒心中滿意。

「陛下也看見了?」斐濟笑問,「士隔三日當刮目相看,這次我們也是大開眼界。」

蕭文軒笑了兩聲忽然說道:「如此,朕對滄州之事便多了些信心,只是憑藉這首詩,便能看出你齊王對蠻族南下之事的態度,哼,只怕趙王等一眾藩王恐怕要失望了。」

斐濟和羅權對視一眼,也難怪蕭文軒會如此高興了。

頓了一下,蕭文軒繼續說道,「只是齊王的封地還有些薄弱,雖說禁軍不宜調動,但是從錢糧上面倒是可以支持一下,斐濟,你說呢?」

「下官明白了,明日早朝之上便上奏陛下為齊王調撥一些錢糧。」斐濟應道,這已經是他們君臣之間的默契了。

接著蕭文軒對羅權說道:「羅權,朕記得牛現在還在服苦役吧?」

羅權心中激動,抱拳道:「沒錯,現在牛還被罰在礦山服苦役,陛下?」

「讓他去青州繼續服苦役吧。」蕭文軒淡淡說道。

羅權大喜,這牛和他一樣是朝中的主戰派,不過牛正如其名,一副牛脾氣,因為朝堂之上公然對蕭文軒不敬,被發落礦山服苦役,如今一去便是五年的時間。

如今這位猛將終於要出山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