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四十八章 鐵模鑄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 鐵模鑄成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三碗就倒?」

牛斜眼看了下魯飛,心想這小子以前在自己身邊時候沒少見識自己的酒量,今日怎麼就說出這般渾話出來。

魯飛沒有注意到牛的神色,他說道:「將軍,這可不是我吹牛,不信你嘗嘗?」

這純凈的酒液入碗,牛頓時感覺到了不同,一股濃烈的酒味直衝鼻尖。

以前他也是遍嘗大渝國的美酒,今日倒是開了眼界。

「這酒的秘方可是來自殿下。」羅信自然也嘗過醉青州,自此其他酒再也不能入嘴。

只是這醉青州可不便宜,羅權又十分摳門,寧肯去其他府中贈酒喝,也不樂意自己掏銀子買。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時常拜訪蕭銘,不過蹭吃蹭喝。

牛又多看了一眼蕭銘,這個齊王倒是越發有趣了,在礦山五年的時間,他只是希望能逢明主便心滿意足了。

「即便如此,三碗就倒也未免看輕老夫了。」牛舔了舔舌頭。

五年的時間他是滴酒未沾,此時饞的不行,端起一碗酒一飲而盡,接著自酌自飲,又是兩杯。

三人想要出言阻止,已是來不及。

「哈哈哈,好酒。」牛大笑道,這酒實在夠味,「魯飛,怎樣?三碗可難不倒我。」

魯飛尷尬地笑了笑,心想等酒勁一上來,那時便見分曉了。

蕭銘無奈地搖了搖頭,這軍中之人沒一個不好酒的,他這擺下酒菜也是為了增進一下軍中將領的感情。

這樣也方便他管理軍隊,不過讓牛喝醉也正是他的本意。

正所謂酒後見真言,從一個人的酒品也能看出一個人的人品,心中對這牛也能有個估量。

畢竟這牛名聲在外,但是這真實的性情他可不清楚,此時正好試探一番。

「老將軍好酒量,魯飛,再給將軍滿酒,今日讓將軍喝個痛快。」蕭銘說道。

羅信一個勁的悶頭吃菜,他初來青州也是被魯飛灌醉了,那日一番胡言亂語全讓蕭銘看見了。

牛像是一個饑渴的人喝了水一般,又是喝了三碗,這時酒勁頓時上來了,身體有些搖搖晃晃。

這時蕭銘問道:「老將軍,此次前來青州,真是委屈將軍了。」

牛揉著眼睛,只覺得腦袋昏沉沉的,但是膽子像是決堤的水壩一般忽然大開,只想將心中悶氣全部吐出去。

他渾渾噩噩地說道:「殿…殿下,老臣來這青州不委屈,但是被陛下發配到那礦山的五年真的委屈呀,想我一心為國,赤膽忠肝,為的還不是這大渝國的千秋鼎盛,可是我一番肺腑之言竟然換來這五年的苦役,我…我…」

說著說著,牛忽然大聲哭了起來,十分悲痛。

羅信和魯飛神色動容,大渝國如今奸臣當道,忠臣良將屢屢不得志,這些他們也是深有感觸。

因此牛的話同樣讓他們也心中悲切。

從這番話中,蕭銘聽出了牛對蕭文軒的不滿,對朝廷的不滿。

他說道:「老將軍受苦了,在我青州,本王必不讓老將軍寶珠蒙塵。」

酒意越重,牛怏然說道:「君以國士待我,我當以國士報之!君以路人待我,我以路人報之!君以草芥待我,我當以仇寇報之!,今日殿下以國士待我,我必將以國士報答殿下。」

「好!將軍果然真性情。」

蕭銘舉杯一飲而盡,這才是他要的將領。

說完這句話,牛頓時趴在了桌子上,醉的不省人事。

魯飛和羅信苦笑一聲,今日這酒菜是沒法吃了,他們將牛攙扶起來把牛送回青州大營去了。

蕭銘目送三人離去,回味著牛的話,眾人皆知以德報怨,卻不知孔子真正說的是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正是這個以德報怨貽害千古,致使大渝國在初期的對外政策上是以德感化蠻族,殊不知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對待蠻族只能以威服,不能以德化。

三人剛走,紫菀這時走了進來,對蕭銘說道:「殿下,器械司來了消息,說是鐵模製造出來了,殿下要不要去看看?」

「是嗎?」蕭銘大喜。

上午的時候他在器械司正是在忙這個事情,後來牛過來,他不得不回來,那時陳琦帶著匠人正在澆築鐵模。

讓紫菀備馬,蕭銘去了器械司。

這時陳琦和一眾匠人正在圍在一起組裝鐵模。

「殿下,下面就可以澆築火炮吧。」陳琦見蕭銘過來興奮的說道。

一個月的時間,他們終於成功製造出了合格的鐵模,現在匠人們有了製造鐵模的經驗,下個鐵模也就容易許多了。

「讓我看看。」蕭銘興奮道。

到了這青州以來,他一直將發展經濟作為首要任務,不是他不重視軍隊。

而是他懂得,沒有錢糧,沒有人心,根本無法組織軍隊,沒有鋼鐵基礎和匠人的培養,生產火炮更是無從談起。

他投入大量錢財,敲詐勒索也要挖來匠人,為的就是今日能夠有能力生產火炮這樣的國之重器。

蕭銘如此興奮,陳琦和一眾匠人也都高興起來,一個月的****夜夜終於沒有白費。

此時鐵模外的泥炮胚已經被敲掉,出現了黑色的鐵模,和泥炮胚一樣,這鐵模同樣分七段,只要將這七段組合起來,便能夠進行一下步,生產火炮。

比起火炮,這鐵模的重量比火炮本身還要重,畢竟這一個鐵模要反覆使用,質量上要過關。

「明日鑄造火炮。」望著地上的炮模蕭銘興奮道。

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而這鐵模生產出來只是開始,這生產火炮同樣要考量這匠人的水準。

陳琦臉上露出了笑容,他說道:「殿下再給我們說說這鑄造火炮的要領吧,只希望能夠一次將火炮鑄造出來。」

「這個可不能急,要穩祝」蕭銘笑著說道。

接著他將器械司的匠人召集起來,再次和他們說起了如何生產火炮,和生產火炮過程中的需要注意的細節問題。

科技晶石的作用下,眾人的腦海中彷彿出現了火炮的生產圖像,這讓他們再次加深了對生產過程的記憶。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