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五十章 火炮試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章 火炮試產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不同於往日的寧靜。

青州城的百姓這些日子明顯感受到器械司的氛圍有些凝重。

因為不知何時,守衛器械司的兵丁忽然多了數倍,而且個個身穿銀色的全身鎧甲,殺氣騰騰,任何稍微接近器械司的百姓都會被立刻驅離。

而進入器械司的人員每個人都需要亮出令牌,接受盤查,曾經有人看見一個沒有拿令牌的人試圖混入,當場被兵丁毒打一頓押入了大牢。

種種不同的跡象中,很多人都在猜測這器械司中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

而這也只有蕭銘心中最清楚了,此時他到了器械司門口,將駿馬交給門口護衛。

他來的正是時候,器械司中陳琦正帶著匠人準備將生產出來的鐵水灌入鐵模中。

雖說現在的青州可以生產出優質的鋼材,但是不是所有鋼材都能用來鑄炮火炮的。

事實上在現代,直到克虜伯炮鋼出現之前,火炮的鑄炮無非三種材料,銅,青銅,和鐵。

其中銅自然不必解釋,這玩意完全是在砸錢,在採礦率十分低下的大渝國,這簡直和拿黃金生產馬桶差不多。

而青銅則是合金,需要不同的金屬,其中少不了鉛和錫,同樣,目前青州缺乏這些金屬,對蕭銘來說也不容易實現。

所以,他只能老老實實地選擇鑄鐵炮,雖說這種火炮有弊端,但是現代的十五世紀到十八世紀末期仍舊是火炮的主流。

畢竟相對來說任何產品追求的都是性價比,而鑄鐵炮顯然在性價比上佔有很大的優勢。

「殿下,馬上就可以澆築了。」

火炮的鐵模就架設在高爐旁邊,只要拉開高爐上的爐門,火紅的鐵水就會灌入鐵模中。

不過在此之前還有許多事情要準備,火炮的鑄炮是個精細的活,一次失敗造成的損失很大,而且也將會大量延誤鑄造下一門火炮的時間。

所以在澆築火炮之前,蕭銘又吩咐匠人嚴格按照鑄造火炮的程序一步一步來。

在他的監管下,一個匠人在鐵模的內表面開始塗刷細稻殼和細泥沙混合的塗料,這兩樣東西的準備也十分嚴格,稻殼碾碎成粉末,又用篩子篩了三十餘次才得到均勻的粉末,而泥沙也基本如此,裡面的顆粒基本上大小相同。

這是為了避免炮身上出現大小不一的孔洞,同時也是為了防止炮身和鐵模粘連在一起,否則火炮和鐵模到時候會一起廢掉。

第一層塗料塗刷結束,匠人再次塗刷第二層塗層,這層採用的是磨成粉末狀的細煤粉。

目的很簡單,是為了滲碳,眾所周知,鐵中的含碳量越高,鐵的硬度就越大,這層煤粉塗層在澆築鐵水之後會深入火炮的外層,讓火炮的外殼變得堅硬,從而減少火炮的炸膛率。

這兩樣塗層的塗刷也十分講究,務必要均勻仔細。

待匠人塗刷結束的時候,這時蕭銘檢查了一遍,讓匠人把一些出現瑕疵的地方再處理一下。

接著才讓匠人將鐵模用鐵箍箍緊。

同時一些匠人開始將鐵模烘熱,避免鐵水在接觸鐵模的時候外層鐵水冷卻過快,影響滲碳效果。

這些工作做完之後便是蕭銘讓陳琦特別製作的陶芯塞入炮模中。

一般來說,生產火炮需要的使用泥芯,但是吸取後世的經驗,為了讓火炮質量儘可能提高,他決定採用陶芯。

如此一來便可以通過在陶芯中間注入實現火炮內側的快速冷卻,從而提高內膛的強度。

而這個過程也叫緊水。

「開始吧。」前期準備工作完成,蕭銘滿懷期待地問道。

點了點頭,陳琦的神色激動,忙碌了一個月的時間,這青州第一門火炮終於要誕生了。

這時的陳琦忽然有種女人懷孕即將生產的忐忑和喜悅。

哆嗦著嘴唇,陳琦喊道:「澆入鐵水1

一聲令下,一個匠人忽然打開高爐的爐門,紅色的鐵水帶著炙熱的氣息從高爐的管槽流淌下來。

即便距離高爐有五米遠,蕭銘依然感受到臉上一股烘熱的烘烤感。

而近距離的匠人更是大汗淋漓,但是此刻每個匠人的眼中都帶著期待之感。

陳琦和他們說過,若是火炮鑄造成功,殿下說每人賞銀百兩,這對所有匠人都是一個激勵。

對這些普通的匠人來說,誰不是為了追求更優渥的生活,而金錢是對他們最大的鼓勵。

紅色的鐵水慢慢灌入鐵模之中,等到鐵水的高度快要和炮口齊平的時候,一個匠人拿著鎚子對炮模輕輕敲擊起來。

這是為了讓鐵水沉積更加的均勻。

等鐵水完全和炮口齊平之後,另外負責冷卻的匠人開始向鐵模的陶芯中開始灌入井水。

而同時一個匠人將一段晒乾的豬大腸塞入了陶芯當中。

陶芯之中的水需要不斷的更換直到內側鐵水完全凝固,而這個時間就需要不停地更換冷卻水。

在這個時代蕭銘顯然找不到橡膠管之類的東西,於是他只能使用晒乾的豬大腸替代。

而事實上,在古代,動物內髒的確代替了橡膠管的作用。

即便再現代灌肉腸的時候,使用的依舊是豬大腸,可見豬大腸的韌性還是不錯,可以替代部分橡膠管的作用。

上面的匠人忙著更替冷卻水。

等了一段時間,見鐵模內的鐵水凝固之後,其餘匠人在蕭銘的指揮下立刻開始脫去鐵模。

這時的火炮外層還是紅熱的,在外面可以看見不少凸起的毛刺,負責清理毛刺的匠人立刻開始清理,讓炮身圓潤光滑。

這些工作結束之後蕭銘終於重重鬆了一口氣,剩下的只等炮身完全冷卻凝固了。

陳琦這個時候說道:「殿下,這火炮有你說的那麼神奇嗎?什麼時候把這火炮拉出去試試威力如何?看比我大渝國的火筒要厲害多少?」

「不用試也知道一個天一個地。」蕭銘自通道。

大渝國的火筒不過粗製濫造,雖說基本上已經有了火炮的雛形了,但還是落後的不是一點半點。

效果還真不如蠻族從西域搶回來的回回炮厲害。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