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五十二章 硝石的問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 硝石的問題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蜀王?」

蕭銘輕輕念了一句。

隨之而來的是前身蕭銘關於這個蜀王的記憶,在諸位皇子中,他這位五皇子的關係最差。

同為桀驁不馴的兩人在長安的時候衝突不斷。

蕭銘和這位蜀王不少次因為爭風吃醋大打出手,因此,也沒少受到蕭文軒的責罵。

這位五皇子如今之藩蜀地,他倒是很久沒有再想起他了。

在蕭銘的記憶中,蜀地偏遠多山,位置同樣偏遠,不過自古以來蜀地都有天府之國的稱謂,糧食是從來不少的。

唯一不足的是蜀地南部的南蠻和西部的吐蕃經常擾亂邊境。

不過總體來說這位蜀王的境況比他稍微好一些,但是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去。

加之蜀地處於內陸地區,山路崎嶇,這似乎讓這位五皇子更加難受。

「沒錯,殿下,你想想,本來青州大量採購硝石,這從蜀地來的商人高興的很,都想賺這份銀子,可是突然一下商人無法得到硝石了,這除了蜀王能夠有這份本事,誰還能辦到?」陸通抱怨道:「若真是如此,這蜀王簡直是在害殿下,這蠻族南下時間緊迫,他還給殿下使絆子,這不是擺明想看殿下的笑話嘛。」

若是別人,蕭銘也許還會考慮一下,但若是這位蜀王,他倒是真的相信這位蜀王有這份心思。

蜀道難,難於上青天。

也正因為如此,蜀地易守難攻,如今南方的藩王和北方的藩王是兩個心思。

蜀王自然屬於南面的藩王,若是北方失守,他只是守著一個蜀地倒是也能快快活活。

而且這位蜀王也同樣清楚大渝國的皇位和自己無緣,但是大亂一起,便就不可同日而語了。

沉吟了一下,蕭銘說道:「是不是蜀王乾的,目前尚未可知,這剩下的材料還能生產多少火藥?」

「最多五百斤火藥。」陸通說道。

蕭銘心裡一陣煩躁,五百斤火藥給蠻族塞牙縫都不夠。

這如今的火炮射的是實心炮彈,威力不過相當於一個可以直射的拋石機,不過射程遠一些,造成的破壞不是很大,若是炮彈沒有直接擊中身體是殺傷不了人的,不像開花彈還可以憑藉彈片和衝擊波殺傷敵人。

這火藥充足,打起仗了尚且艱難,若是這火藥都不夠,到時候恐怕滄州城只能淪為短兵相接的戰場了。

「材料的事情我來想辦法,你還是儘快生產吧。」蕭銘說道,神色有些陰沉。

前面是鐵和煤,因為這件事在朝堂之上議論過,其他藩王倒是沒有刻意刁難他。

而且煤礦和鐵礦被灌了水,但是當地還能勉強提供一些,不至於沒有,而且魏王為了讓蕭銘替自己當肉盾,倒是也肯出心出力。

因此這煤和鐵倒一直不是問題。

但是現在這硝石可真的要了他的命,大渝國已經在使用火藥,但是火藥的運用還沒有到大規模的程度,所以對火藥的需求不是很大。

這些生產火藥的硝石同樣來自蜀地,不過因為是長安器械司用的,這蜀王自然不敢在裡面做文章。

出了工坊區,蕭銘直接回到了王府,如今只能給長安去信,讓蕭文軒來解決此事。

同時他準備再向魏王索要一些硝石和火藥,不過估計能從魏王手裡得到的火藥和硝石不會多。

因為魏王同樣不重視火器。

寫了信,蕭銘讓紫菀去驛站,讓人快馬加鞭送往長安。

這大渝國不是現代,出了問題一個電話過去就能解決問題,這城池之間送信最快的也就是驛站了,但是八百里的路程,來回也得至少九天的時間。

而之後若是再有什麼叉子,又得來回送信傳遞信息。

想到此,蕭銘越發惱火,他目前最怕的一點就是蜀王故意為之,若是如此,蜀王只需要一個拖字訣就能讓他吃不消。

等滄州城打完了,硝石姍姍來遲,那時候什麼用都沒了,若是滄州城被攻破了,他也不需要送硝石了,反而蕭文軒以後要仰仗著他。

「蜀王,若是你有意為之,本王早晚剝了你的皮。」蕭銘恨的牙痒痒,但是又毫無辦法。

蜀地和青州數千里之遙,他鞭長莫及。

求助長安的同時,蕭銘自覺也不能坐以待斃,他又給魏王去了封信。

同時差人通知錢大富回來。

第二天傍晚的時候,得到消息的錢大富才到了王府。

「殿下,何時如此焦急?」

錢大富身上還帶風餐露宿的疲憊,這些日子尋礦讓他受了不少苦,人也清瘦了不少。

「暫且不要尋找其他礦產了,從現在開始你要全力尋找硝石,硫磺,其他暫且延緩。」蕭銘說道。

工業的升級可以暫緩,但是應對蠻族刻不容緩。

而且一旦他使用火炮擊敗蠻族,大渝國必然會重視起火藥,那個時候硝石恐怕更會成為各方勢力鉗制自己的一個殺手。

這就和現代的石油一樣,一個貧油國是很悲哀的,若是石油被封鎖,經濟很快就會崩潰。

「殿下,出了什麼事?」錢大富不解道。

蕭銘於是把硝石的事情說了,錢大富的神色頓時凝重起來。

「這硝石關乎本王的身家性命,這樣吧,我再調撥五千青壯奴隸給你,在硝石礦的區域即便是拉網挖掘也要把硝石找出來。」蕭銘聲音擲地有聲。

錢大富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躬身說道:「老奴這就將各處尋礦隊撤回來,全力尋找硝石。」

說罷,錢大富轉身離開了王府,剛到門口,他遇到了正走過來的龐玉坤。

「錢管家神色焦急,這是出了什麼事?」龐玉坤一向善於察言觀色,不禁問道。

「哎,硝石出了問題,殿下正發火呢,你進去可要小心一點。」錢大富說道。

龐玉坤皺了皺眉頭,「真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恐怕殿下又得生氣了。」

錢大富急著尋礦,沒時間打聽其他事情,只是拱了拱手便翻身上馬疾馳而去。

望了眼錢大富離去的背影,龐玉坤苦笑一聲,猶豫了一下還是進了王府。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