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五十六章 破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六章 破城!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淡淡的煙霧飄散在空中,一股濃烈的火藥味撲面而來。

火炮前的羅信在巨響發生的瞬間身體一抖,儘管他堅持沒有一屁股坐在地上,但是誰都能看出他的雙腿在輕微顫抖。

牛和魯飛的臉色有些蒼白,他們剛才沒有捂著耳朵,身為將領,他們在士兵面前還是要面子的。

所以羅信點火的過程中一直盯著,擺出一副什麼都不怕的樣子。

此時牛不禁感激地看了眼蕭銘,幸虧剛才他沒有騎著馬,不然此時恐怕就要被受到驚嚇的戰馬甩在地上了。

望了眼正在四處追那些逃跑戰馬的士兵,牛再次看向羅信面前的火炮,眼神漸漸變得不一樣了。

若是陣前使用這火炮,必然會讓蠻族騎兵的戰馬驚亂。

「殿下,這東西怎麼這麼響?」羅信這時轉身對蕭銘說道。

此時他漸漸恢復了鎮靜,強裝著鎮定如常和蕭銘說道。

「不響能叫火炮嗎?」蕭銘一邊說,一邊到了火炮前。

因為強大的后坐力,火炮的位置向後移動了一些,下次發射需要重新校準位置,看來火炮基座重量還要提高一些。

他再看向劉家的烏堡,此時劉家烏堡的大門被火炮砸出了窟窿。

火炮屬於直線殺傷,而且瞄準精確,這也是為什麼在戰場上火炮能夠大量殺傷敵人的原因。

一條線打出去,在習慣密集陣型的古代,那基本上和串糖葫蘆差不多。

而投石車的威力雖然很大,但是只是點的傷害,對付士兵是不行的,攻城效果倒是不錯。

「再來幾炮,把這烏堡的大門給我轟開。」

這第一炮成功射出,火炮的表現優秀。

這烏堡的大門說起來也十分厚實,但是此時那裡能夠經受住火炮實心彈的轟擊,再來上幾炮估計基本上會四分五裂。

「我可不來了。」羅信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頭也不回鑽回軍中。

剛才火炮發射的瞬間,他的頭皮都麻了。

「哈哈哈」

軍中響起一陣大笑,這是士兵們的笑聲,不過想到自己剛才是嚇得心中一抖,他們倒不是在嘲諷羅信。

實在這火炮發聲如同雷霆一般,而人和動物對這種聲音都有著一種本能的恐懼。

這也是為什麼炮兵需要長時間訓練的原因。

這邊青州被亂作一團,烏堡中的劉闖更是不堪,巨響的一瞬間,不少匪徒直接被嚇得癱軟在地。

而守備城門的匪徒更是混亂不堪,因為響聲一出現,大門便應聲碎裂了。

只是恐怖還在後面,一個黑色的物體直接穿過大門將守在後面的十個士兵砸飛起來,第一個士兵的身體胸口血肉模糊,第二個士兵的胳膊斷了,第三個士兵腦袋直接成了漿糊,死狀十分凄慘。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都說齊王會妖術,難道是真的?」

僥倖存貨的匪徒個個臉色煞白。

城樓上的劉闖也好不到哪兒去,這時有人上來把下面的情況說了,他大驚失色。

而此時,城外的青州軍似乎又準備再次使用那個東西。

「他們這是要把城門轟開,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恐怖如斯1劉闖心中驚呼,只是他會和其他士兵一樣相信這是齊王的妖術。

因為這是他親眼所見,他心中隱約明白這是火藥的爆炸。

「怎麼辦?城門口不少人都嚇得不敢靠近。」漢子說道。

劉闖第一次感到了絕望,現在地道還沒有打通,而這種奇怪的武器很快就會把城門砸的稀巴爛。

「跟他們拼了1劉闖怒道:「讓兄弟們準備好傢夥。」

「是」漢子應了聲,快速下了城樓。

他們十分清楚,他們這些豪族子弟和齊王之間沒有商談的餘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城外,陳琦正在鎮定地清理炮膛,重新裝填,羅信不樂意了,於是換了陳琦,因為陳琦等匠人早就手痒痒了。

火炮裝填完畢,陳琦等人使用火炮上的瞄準星再次對準了烏堡的大門。

「轟1又是一聲,烏堡大門上又多了一個洞。

火炮後面,牛和蕭銘並肩站立,五年礦山苦役,牛本來自認沒有什麼可以讓自己心情大起大落。

但是今天他沉寂已久的心再次波瀾,他對蕭銘說道:「怪不得殿下敢獨自一人守滄州,有此利器,必然可以讓蠻族措手不及,此次蠻族南下恐怕遇到了一個硬骨頭。」

「老將軍如此看重這火炮,我也就安心了,這火炮還只是第一門,後續生產的火炮會安裝到滄州城門上抵抗蠻族。」蕭銘說道。

牛點了點頭,問道:「殿下,這火炮一個月能生產多少,蠻族攻城之時,滄州城能有多少門?」

「最多五十門,這還是材料充足的情況下。」蕭銘皺了皺眉頭。

一門火炮的生產需要涉及很多程序,即便現在已經有了鐵模,鑄造一門火炮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

現在已經是五月份,他已經沒有多少時間生產火炮了。

「若是彈藥充足,五十門足矣。」牛說道,「只需要摧毀蠻族的攻城車和雲梯,蠻族永遠無法攻上滄州城。」

牛說到了重點,攻城最重要的是破開城門,而破開城門基本上依仗攻城器械,士兵只憑手足是爬不上城樓的。

而這火炮射程遠,威力大,又能精確射擊,到時候攻城器械在什麼地方就往什麼地方打,夠蠻族喝一壺了。

二人說話的時候,又是「轟」的一聲響起,只聽見陳琦的聲音傳來,「大門開了,大門開了。」

蕭銘看去,果然烏堡的城門開了一個縫隙,而城門的中間位置破了個洞,想必是門栓的位置被擊中了。

牛同時看見,這時抽刀喊道:「殺1

在城外憋了三天的青州軍早就對這伙亂匪一肚子怨氣,此時像餓狼一樣向烏堡衝去。

城樓上,劉闖望著銀色的鋼鐵洪流,立刻轉身下了城樓。

青州軍五倍於自己,而且還穿著這種看起來就刀槍不入的盔甲,他們敗局已定。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