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五十七章 擒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七章 擒賊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戰場上,廝殺的聲音掩蓋了一切。

金色的陽光映射在士兵亮澤的盔甲上如同嶙峋的湖面。

站在高處望著五千正規矩衝鋒,這種大片的震撼既視感讓蕭銘心中一陣熱血澎拜,恨不得自己也衝上去。

只是他此時上去無非是給牛添亂,因為在殺敵的時候,他還要照顧自己。

士兵們沖向烏堡的時候,陣型在魯飛的大嗓門中開始變幻,這幾個月的訓練讓士兵們已經習慣了變陣,即便集體衝鋒也是有條不紊。

到了城門口,刀盾手迅速結陣抵擋城門來的箭矢,弩手跟進其後利用三段射擊進行還擊。

這種射擊方法基本上和火槍隊的射擊方法類似,因為弩箭射出之後需要重新裝填,由於弩很難拉動,一些士兵要把弩放在地上,使用雙腳固定,再拉動填裝。

這個過程很慢,不如弓箭靈活,所以也就出現了三段射擊的方法。

此時第一排的弩手射擊過後迅速後撤,第二排弩手進行射擊,接著第三排射擊,依次進行。

城門內的亂匪雖然由豪族子弟組成,但是同樣沒有經受過訓練。

弓箭手在第一輪射擊之後再也無法還擊,因為他們面對的是一輪接著一輪的弩箭,根本不給他們再次射箭的時間。

只是瞬間,亂匪中的弓箭手便已經死傷大半。

剩下的亂匪見形勢不對,不敢在擁擠城一堆在城門口,而是像烏堡內跑去。

「這群亂匪還算聰敏。」魯飛吐了口唾沫。

「不可輕敵,現在這幫匪徒分散開來更不容易抓捕,讓士兵一百人一隊搜捕。」牛說道。

現在這些亂匪顯然清楚和青州軍正面對敵只會輸的更慘,所以逃入烏堡,利用烏堡中的建築和青州軍廝殺。

得到牛的命令,魯飛喊了一句「分陣1

這時,進去烏堡的青州軍立刻分成一百人一個的小陣。

這小陣中刀盾手,弩手,長矛手樣樣具備,正是長中遠攻擊的搭配。

見到這種陣型變幻,蕭銘暗自點頭,這已經是頗有現代巷戰小隊的意味了。

再次變陣之後,青州軍進入了烏堡之內。

五保全身板甲,牛指揮,這樣的小規模衝突只是時間問題。

在城門外等待了一陣,城門便被青州軍佔領。

這時蕭銘向烏堡走去。

一般來說,烏堡的面積都不是很大,即便這幫亂匪散開也跑不出多遠。

在城門口的時候蕭銘仍舊可以聽見裡面的廝殺之聲,只是漸漸只剩下青州軍方陣整齊的腳步聲了。

「殿下,亂匪餘孽基本已經肅清,現在還有一波亂匪逃入了地道,暫時沒辦法進去。」牛這時走了過來說道。

「地道?不是說被炸了嗎?」蕭銘奇怪道。

「還有一個,估計這幫亂匪正是想利用這個地道逃走,才會如此大膽進攻烏堡,不過這個地道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似乎是被堵住了。」牛哈哈大笑。

二人一邊說一邊到了亂匪逃走的地道,只見下面是黑洞洞的一個窟窿,只能容納一個人下去。

「膽小鼠輩,有種給我上來。」魯飛正在叫罵。

「哼,你們以多欺少又算什麼英雄,有本事下來。」地道中傳出一個聲音。

羅信皺著眉頭說道:「這下有點麻煩,這地道只能容納一個下去,這下去豈不是要被各個擊破。」

戰爭依仗的是陣型,每個將領都一清二楚,這種情況的確棘手。

「不能拖了,這地道不知道通往何方,此時他們肯定正在打通地道,要是讓他們都跑了,還會出來作亂。」牛怒道,「我先下去,你們跟我來。」

這時蕭銘笑道:「老將軍不要衝動,對付他們還不簡單嗎?本王自可以讓他們乖乖自己出來投降。」

「殿下,不是魯飛不敬,你這有些說大話了吧,難不成殿下要用火炮轟不成?」魯飛笑道。

蕭銘和手下的官員關係一向很融洽,因此大家什麼話倒是都能說。

他罵道:「那我們打個賭,要是我讓他們自己出來,你就把你獵的那頭老虎的虎皮給我。」

魯飛一怔,嘿嘿笑道:「我就知道殿下看中了我家的那張虎皮,不說虎皮,虎鞭我也給殿下。」

「這你還是自己留著泡酒喝吧。」蕭銘笑著說道。

接著他對羅信說道:「去找一些柴火和稻草過來。」

羅信點了點頭,立刻讓人去尋找,這些東西在烏堡內很多。

牛捋著鬍鬚笑著,他頓時明白了蕭銘的想法,這魯飛家的虎皮看來是保不住了。

不一會兒,羅信將柴火和稻草找來。

蕭銘讓士兵把東西全部堆在地道口,這時讓士兵點火,同時不斷向裡面滴水,不讓火焰燒起來。

頓時,一股濃煙從柴火堆冒了出來。

蕭銘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抓活的,因為他還想搞懂這些人是如何炸了地道的,這火藥又是從何而來。

讓一個士兵不斷把濃煙用扇子扇進地道,不一會兒,地道里就傳來了咳嗽聲。

魯飛的臉有些發綠,明白這次自己又是多嘴了,暗恨自己這喜歡挑刺的毛病,現在連看家的寶貝都要輸了。

對付地道里的敵人這招蕭銘還是從電視上看到的,只是那時是敵人用的。

「咳咳咳」

劇烈的咳嗽聲不斷加劇,坑道里忽然傳來陣陣咒罵,很多都是催促前面的人快點出去。

接著第一個人從煙霧裡鑽了出來。

第一個人出來以後,第二個人,第三個人陸續從地道中出來。

每出來一個,青州軍就會抓住一個,不多時,一百號人全被抓了起來,最後一個人甚至出來就昏在了地上。

地道里人不再有人鑽出來,這時蕭銘問道:「劉闖在哪兒?」

陳福指著一個灰頭土臉的人說道:「殿下,他就是劉闖1

蕭銘看去,這是一個麵皮白凈,書生氣質的人,他走到劉闖面前,「你的膽子挺大,竟然奪了烏堡,搶了本王的水泥。」

劉闖心知必死,怒道:「哼,昏王,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少廢話。」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