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五十八章 炮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 炮決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你骨頭倒是夠硬,不過我魯飛最喜歡掰扯骨頭硬的人。」

劉闖13蠻橫的態度讓魯飛大怒。

這劉闖的名聲魯飛一清二楚,雖說劉家在青州不如王家等豪族勢大,但是劉家的惡名卻比其他四家還要響亮。

傳言這劉家祖上並不幹凈,是以打劫為生的強盜,後來聚斂了一些錢財此處購買了田產,莊園慢慢成了今日所謂的豪族。

可是即便如此,這劉家匪氣依舊很重,經常欺凌弱小,附近百姓無不叫苦不已。

何況今日為了此賊,他將家中的寶貝虎皮也輸了蕭銘,對著劉闖更是惱恨。

自從蕭銘突然下手圍剿豪族,劉闖便帶著不少逃出來的豪族落草為寇,這期間殺人越貨的勾當不少,如今被蕭銘抓在他是如何也無法活著了。

正因為如此,他心一橫,倒是拿出一副悍不畏死的樣子,即便死了,也要為其他豪族立個榜樣,激勵其他豪族繼續作亂。

眼見魯飛擼袖子就要打,蕭銘攔住了他,說道:「等等,這樣的死法實在太便宜他了,既然這位劉員外如此豪裝,大義凌然,本王怎麼也得給他準備一個體面的死法。」

圍剿豪族到現在,蕭銘倒是遇到不少不怕死的豪族,這一點倒是讓蕭銘有些意外。

不過細想一下,他也就明白了。

現在他和豪族之間勢同水火,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說大一點這涉及到了豪族階層的存亡,這些豪族自然要以死捍衛自己利益。

尤其是千年一來,門閥士族把持朝政,自命為正統,不斷鞏固豪族的勢力。

現在蕭銘乾的事情在豪族眼中無異於逆天行道,相對來說,蕭銘在豪族眼中是窮凶極惡的。

想通了此處,蕭銘一陣苦笑,這未來的艱辛之路恐怕才剛剛開始。

在大渝國豪族的心中,這皇位的繼承人他基本上第一個就被淘汰了,因為一頭豬肯定不會讓殺豬匠給自己當頭領。

而從此,他估計還要面對大渝國豪族們的百般刁難,生死陷阱。

不過,他心中也已經有了應對之法,對付一個固化的階層,培養出一個新的階層出來對抗是最有效的辦法。

「呸,老子不要什麼體面的死法,虛偽之極,等著吧蕭銘小兒,六州的豪族不會就此罷休的,天下的豪族也不會罷休的,你就等著天下群起而攻之吧。」

劉闖破口大罵。

「混賬,我現在就割了你這狗奴的舌頭。」魯飛暴怒。

蕭銘神色平靜日常,對他來說不改革是死,改革尚且有一線生機,規規矩矩發展,任他有通天的本領早晚也會淪為皇位競爭的犧牲品。

上次的刺殺已經給他敲響了警鐘,其中若是沒有豪族作怪,打死他都不信,只是究竟是哪個豪族配合的現在已經無法查起。

但是這件事,他可一直盯著。

望著氣急敗壞的李闖,蕭銘淡淡說道:「還沒看是什麼樣的死法就拒絕,未免白費了本王的一番心意,你們這些亂賊個個手中沾滿無辜百姓的鮮血,本王就是把你們的腦袋砍一萬遍也是應該的。」

接著他轉身對陳琦說道:「火炮的炮彈還有多少?」

「回稟殿下,還有三十二個。」陳琦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冷笑道:「那就讓這位不怕死的劉員外臨死了解一下什麼是炮決。」

炮決這種刑罰始於古印度莫兒帝國,這個帝國還是蒙古後裔建立,據說這項酷刑專門用來對付叛亂者,效果震撼,而在現代被某位元首發揮到極致。

忽然想起這個辦法倒不是蕭銘有成為暴君的傾向,而是他想用這種震懾作用讓劉闖交代火藥出自何處?

因為現在這個樣子的劉闖不從心理人擊潰,即便用刑可能也不會說。

他從來不會小瞧古人,因為狹義思想在古代的盛行,這硬骨頭還是有的,與其使用凌遲之類的刑法,倒不如這個乾淨利索。

「炮決1

結合蕭銘詢問火炮炮彈的數量,魯飛陡然意識到了什麼,他不禁背後發涼。

羅信也是一樣,神色怪異。

倒是牛神色如常,在他看來這種刑罰還是比較痛快的,對付叛亂者,大渝國地牢中的刑法工具可是擺滿了一屋子。

劉闖自然不懂什麼是炮決,但是當他和剩下的亂匪被押到剛才攻城的武器面前時,他的神色變了。

而這時,青州軍的士兵將剩下的亂匪全部捆綁起來,一排排站在烏堡城牆下。

同時匠人打扮的人開始操作那個怪東西,黑洞洞的炮口對準了他的手下。

蕭銘注意到劉闖的神色,他問道:「炸毀城牆的火藥是哪兒來的?」

「嘿嘿,不知道1劉闖冷冷說道。

蕭銘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他不再問,而是和牛等人立在了火炮後面。

魯飛在城牆下將匪徒全部依次排好,折身回來對蕭銘說道:「殿下,就從第一個開始吧,這人叫劉威,是劉闖最得力的家丁,此人窮凶極惡,手下不少於三十條人命,更是曾經霸佔別人妻女,還毒殺了此女的郎君,摔死了襁褓中男嬰。」

羅信雖然生在權貴之家,但也是一個嫉惡如仇人,不然也不會一直和蕭銘不對路子,聞言怒道:「這樣的人真該千刀萬剮,這樣簡直是便宜了他。」

「住口,殿下自有計較,多嘴1牛說道,他很清楚蕭銘的想法。

緩緩點了點頭,蕭銘轉向陳琦,「開始吧。」

魯飛剛才那些話讓陳琦早已怒火熊熊,他調整了火炮的角度,這次火炮的位置被拉到了六十米之內,這樣來說更容易命中。

劉闖此時被押到了火炮的炮口前,為的就是亂了他的心神。

一切準備就緒,陳琦點著了火繩。

「轟1一聲巨響,火光電閃間,炮彈筆直射向了城牆,「咚」的一聲,炮彈狠狠砸在城牆上,一個半米坑洞出現在城牆上,距離劉威只有半米。

炮彈沒有擊中,只是劉威已經軟倒在了地上。

站在炮口的劉闖晃了晃,他的耳朵一陣嗡鳴之聲,面色蒼白如紙。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