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七十二章 染血的戰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 染血的戰場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清晨一縷縷炊煙在滄州城中飄起。

若不是城中來回奔跑的士兵,蕭銘甚至懷疑自己回到了童年時候的山村。

不過在這裡生活了一段時間,這裡對他來說,處處也不過和鄉村差不多。

以前的時候,他總以為古代皇族如同電視里一樣生活,來到這裡他才發現,這皇家吃就和現代普通人家差不多。

這不是物資緊缺的問題,而是科技水平在此。

昨夜蕭銘沒睡著,面臨一場大規模的冷兵器戰爭,他還沒有強大到像個沒事人一樣。

匆匆吃了綠蘿端來的一碗米粥和肉餅,他穿上量身定製的盔甲登上了城牆。

此時,所有的士兵已經在城牆上戒備,城中不少百姓也都聚攏在城牆下,準備隨時幫忙。

昨晚羅信和魯飛帶來的消息意味著滄州城的第一波進攻馬上就要來臨。

「殿下,來了1

還未到中午,天邊如同一片烏雲飄來,黑黑壓壓的一片,這時牛指著北方對蕭銘說道。

拿起望遠鏡,蕭銘看了過去,通過放大的圖像,他看見了大片的蠻族騎兵。

魯飛和羅信這時立刻去了自己的位置。

因為城牆的面積很長,每段距離都有一個校尉負責指揮,而牛負責對整個戰事的調度。

「我們的陷阱恐怕沒用了。」放下望遠鏡,蕭銘一聲嘆息。

在他身側站著展興昌,他也在使用望遠鏡觀察,「蠻族驅使這麼多奴隸走在前面,我們陷阱要完了。」

在蠻族騎兵之前是一個個使用繩子捆起來的奴隸,這些奴隸和大渝國百姓的面貌一樣,曾經分明是大渝國的百姓。

牛說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蠻族進攻之前肯定會用奴隸沖陣的,殿下,此時不能心軟呀,他們的確是大渝國的百姓,可是你的背後也是大渝國的百姓。」

「當年山海關正是因為雍王一時心軟,臨戰之前讓這些被驅趕的百姓入城,結果不曾想這些奴隸中有些人已經甘心成為蠻族的鷹犬,這才倒是導致城門被奪,蠻族騎兵乘勢而入。」牛繼續說道。

蕭銘輕輕點了點頭,古往今來的戰爭中,這樣的事例不勝枚舉。

蠻族騎兵的身影越來越近,一千米,八百米,五百米。

終於在五百米的地方,蠻族的騎兵停下了腳步,戰場靜寂無聲,守城的將是死死盯住蠻族的騎兵。

而蠻族的騎兵也死死盯住城上的身著銀色盔甲的士兵。

雙方就這麼對峙了一會兒,蠻族陣中忽然傳來一聲響亮的號角,這時蠻族騎兵忽然下馬,而那些被驅使的奴隸則是熟練從馬上拿下各種各樣的東西。

「他們在就地紮營。」牛這時說道。

呼延陀部落是純粹的游牧部落,牛羊走到哪兒,哪兒就是駐地,此次呼延陀部落正是帶著奴隸,趕著牛羊過來。

「看來蠻族準備圍困滄州城了。」

蕭銘望了眼城牆上被黑布包裹起來的火炮,他這次生產出來的火炮射程在三里到四里之間,此時蠻族駐紮的距離正在射程之內。

一炮絕對可以打到他們人仰馬翻,只是心裡再痒痒也得忍祝

因為真正的重要角色還沒出現,若是蠻族的大汗真的出現了,那時候才是火炮齊發的時候。

蠻族悠閑地紮營,城上的士兵只能看著。

沒辦法,這些蠻族士兵上了馬是騎兵,下了馬就是步兵。

此時若是派出騎兵襲擾,面對的將是兩萬騎射,有去無回。

「有奴隸過來了。」牛忽然嘆息一聲。

蕭銘看去,此時正在紮營的呼延陀部羅中,一部分奴隸忽然向滄州城走來。

這些奴隸排成一線,一步步向滄州城走了過來。

展興昌咬著牙,「這些蠻族簡直喪盡天良,根本不拿我大渝國的子民當人看。」

「何止不是當人看,難道你不知道蠻族對大渝國子民的另一個稱呼嗎?」

「什麼1展興昌問道。

牛望著不斷向死亡前進的奴蓮腳羊1

「雙腳羊1蕭銘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這個名詞曾經在現代的歷史上出現過,這雙腳羊顧名思義是只有兩條腿的羊。

那時的華夏正處於五胡亂華的時代,被稱為雙腳羊的漢人不但是蠻夷的奴隸,還是蠻族的食物,這雙腳羊由此而來。

牛繼續說道:「蠻族入侵幽州的時候曾經出現過糧食的短缺,那時的蠻族以漢人為食,這便是雙腳羊的由來。」

這話讓展興昌捏緊了拳頭,他從未想過蠻族會如此惡毒。

「啊1

一聲慘叫傳來,正在行走在草地上的奴隸忽然掉進了陷阱中,頓時一陣陣慘叫從土坑中傳來。

而這時,一陣大笑從跟在奴隸身後的蠻族騎兵口中傳出。

城牆上,士兵們眼睜睜看著一切,他們握著兵器的因為太用力而發白。

他們知道蠻族在嘲笑什麼,他們在嘲笑他們辛辛苦苦挖的陷阱只能害死自己的同胞。

蕭銘沉默著注視著一切,這就是戰爭,無所不用其極的戰場,這戰場沒有憐憫,沒有同情,雙方唯一的目的是殺掉對方。

被驅趕的奴隸出現了慌亂,他們遲疑著不敢前進,這激怒了蠻族騎兵,他們揮起手中的彎刀狠狠砍向不肯前進的奴隸。

凄厲的叫聲在空曠的戰場上響起,奴隸們哆嗦著再次前進。

陷阱一個接著一個被破壞,蠻族騎兵最終在二百米遠的地方停下,此時他們面前五百人的奴隸僅僅剩下一百來人。

這時蠻族騎兵拿出弓箭繼續吆喝奴隸前進。

「殿下,不能再讓這些奴隸前進了,不然所有的陷阱都要完了。」展興昌幾乎咬著牙說道,這是蠻族的恨。

望著駐足在二百米外的蠻族騎兵,牛這時接過一個士兵遞過來弓箭,他說道:「殿下,此時切不可有婦人之仁,一場戰爭可能只會因為幾個陷阱就會改變。」

「老將軍自行處置吧。」

蕭銘神色肅然,原來這就是守城之戰。

「嗖1一聲利箭射出的聲音,接著一聲慘叫傳來,蕭銘清晰地看見走在最前面的奴隸胸口爆出一團血色。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