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七十四章 蠻族弓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四章 蠻族弓手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ps:今天加更,晚上還有四更,求推薦,求月票,求打賞!

廝殺聲,怒吼聲在戰場上交織,鮮血染紅了地上的青草。

土地上,奴隸兵的屍體漸漸堆積起來,後續的奴隸兵依然悍不畏死地往前沖。

蠻族的弓箭在身後,滄州城士兵的箭矢在身前,攻下滄州城尚且有一絲活下去的希望,攻不下城池,他們全部會被蠻人坑殺。

這是攻城之前呼延陀旗首古爾泰的命令。

為了活命,他們再也顧不得對面城牆上的就是自己的同袍,城牆之後就是大渝國的土地,大渝國的百姓。

不,他們不僅是為了活命,他們心中其實還有恨,他們恨大渝國,他們恨自己的妻兒老小被蠻族****之時,大渝國為什麼不出兵!

他們恨自己的家園被蠻族焚燒殆盡之時,大渝國為什麼不出兵!

他們恨雍王自刎王府之時,大渝國為什麼不出兵!

這種恨在他們心中日夜醞釀著,城牆之後的那個國度對他們來說漸漸陌生起來,一種毀滅的*在他們心中滋生。

要死!便一起死吧!

古爾泰望著不斷衝擊滄州城城牆的奴隸兵們會心一笑,使用奴隸兵為前鋒的策略在蠻族中十分盛行,而一場場戰爭的勝利更是將這種策略推向崇高的地位。

在他們眼中,其他民族是懦弱的,死亡的威脅和對生的渴望會讓這些奴隸兵甘心為蠻族驅使。

而最重要的一點是,這些奴隸根本看不到任何能夠回到故土的希望。

沒有人任何軍隊可以在草原上和蠻族騎兵作戰。

而時不時他們還會向這些奴隸灌輸他們的國君拋棄了他們的思想,這更讓這些奴隸漸漸失去了大渝國的希望。

劉軒同樣在注視著這些拚命廝殺的奴隸兵,他的神色複雜,眼中分不清是同情還是悲哀。

只是這種情緒很快又被仇恨所替代。

在金帳汗國中為蠻族出謀劃策之人不乏大渝國人,他們有鬱郁不得志的書生,也有來往兩國之間的商人。

更多的是奴隸們的後代,他們如今已經完全融入了蠻族的生活,大渝國對他們來說不過是個遙遠的國度。

和如同很多來往草原的商人一樣,他相信蠻族攻破大渝國不過是時間問題。

因為蠻族對他而言,蠻這個字不過是大渝國對蠻族的偏見,這是一個無論政務,民生,商業,技藝絲毫不輸給大渝國,擁有完整官僚和軍隊體系的國家。

而且因為掌控者河西走廊和漢時期的絲綢之路,蠻族依靠對沿路的行商徵稅賺取了大量的金錢。

大渝國的權貴認為蠻族和奧斯曼帝國之間的戰爭僅僅是因為蠻族嗜血好戰,但是卻不知道其實蠻族和奧斯曼帝國爭奪的正是這條貫通東西的貿易路線。

畢竟奧斯曼帝國的強大同樣是受益於這條貿易路線,他們對西方前往東方的商人征以重稅,這導致貿易成本過高,所以這些年西方的商人漸漸放棄了這條貿易路線,而據說從海上開闢航線前往東方。

這件事讓蠻族頗為懊惱,這才發生了蠻族和奧斯曼帝國之間的戰爭。

可是奧斯曼帝國同樣強大,蠻族殺死一千自傷八百。

劉軒從回過神來,再次看向戰場,此時奴隸兵衝過了城牆前的石柱子,開始搭建雲梯。

這時城牆的士兵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這些士兵身上全都穿著包裹全身的銀色盔甲。

他看向古爾泰,這時的古爾泰露出玩味的神色,他說道:「你也注意到了,在可汗的宮殿中我見到過幾個類似的盔甲,據說這種盔甲是從西方傳過來的。」

「這種盔甲我也是第一次見到,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回去了。」劉軒說道。

古爾泰皺了皺眉頭,說道:「這種盔甲可不容易對付,尋常的刀劍對他們可沒多大用,而且這種盔甲鍛造一副出來可需要不少銀子,什麼時候不但掌握這種盔甲的鍛造,還打造出這麼多盔甲。」

「據我得到的消息,齊王似乎掌握著這種盔甲的鍛造技術,所以說,這個齊王不簡單。」劉軒提醒古爾泰。

蠻族游牧部族,一個部族為一旗,小族為小旗,中族為中旗,而大族為大旗,首領被稱為旗首。

呼延陀部落在金帳汗國之中不過是中旗。

在攻陷山海關中因為功勞卓著,天可汗將山海關內的土地全部給了他。

所以對他來說,這場戰爭對他尤為重要,因為這將意味著能不能繼續拓展自己部落的領土。

這些年來,呼延陀部落的人口增長了不少,若是再得到豐饒關內土地,他相信成為大旗首不過是時間問題。

「大渝國的皇子沒幾個有用的,穿上這些盔甲又如何,他們還能抵擋的住我們的弓箭嗎?換破甲箭。」古爾泰撇了撇嘴。

見奴隸兵衝到了城下,他對身側的騎兵揮了揮手。

兩千蠻族弓手立刻排成方陣向城牆移動。

此時的城頭上,青州軍士兵不斷將石頭,滾木扔下砸向攀爬雲梯的奴隸兵。

雲梯上的奴隸兵不斷被石頭,滾木砸死死傷,但是一個又一個奴隸兵繼續向上攀爬。

「熱油1牛望著戰場形勢下了命令。

奴隸兵前赴後繼,城下的箭只密集如同刺蝟一般,受傷的奴隸兵在城下痛苦哀嚎,很快又死在後續奴隸兵的腳下。

城牆內側,滾熱的火油已經熬制出來,牛的命令一下,輔兵立刻將滾燙的火油提上了城牆。

這些火油是來對付雲梯的,只要雲梯不壞,這些奴隸兵會不停地攀爬。

蕭銘一直在觀察戰場的形勢,這時他注意到了蠻族弓箭手開始向前移動。

只是這不是他最關心的地方,因為他同時發現城下的奴隸兵正在掏城牆的牆根。

「你們幾個,殺了那些奴隸兵1

蕭銘指揮一對弩手指著正在牆下挖洞的奴隸兵,這些奴隸兵挖洞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用火藥炸城牆。

弩手得令,立刻對這些奴隸兵進行射擊,連勝慘叫中,這些奴隸兵立刻倒在血泊中。

這時蠻族的弓手越來越近,他們是為了掩護奴隸兵攻城。

這時蕭銘喊道:「投石車,上火藥罐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