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七十五章 火藥罐的威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五章 火藥罐的威力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鮮血飛濺,魯飛從奴隸兵的胸口抽出了長劍。

此時他的身上已經被鮮血染成紅色,儘管石頭和滾木一次次砸下去,五百米的城牆上還是有奴隸兵在混亂中爬了上來。

「把雲梯推下去!」

魯飛一聲令下,兩個士兵拿起叉子架住雲梯邊往外推,爬在雲提上的奴隸兵尖叫著從雲梯上掉下去。

「刀盾手1抬頭望了眼前方,魯飛只看見蠻族弓手彎弓射箭的瞬間,他急忙喊道。

正在城牆上守備的盾手立刻傾斜著舉起盾牌,接著一陣如同雨點一樣的聲音在盾牌上響起。

「噠噠噠1

聲響結束,一個士兵的盾牌被射成了刺蝟,貼在木盾外層的鐵皮竟然被射穿。

魯飛看了箭頭,罵道:「破甲箭,兄弟們小心一點。」

接著他讓一個校尉代替自己的位置,他則是走向蕭銘。

「殿下,用投石車吧。」

魯飛有些憋屈,打到現在,死的只是奴隸兵,而蠻族弓箭手現在才到一百多米的距離拋射,倒是安全的很。

數個士兵舉著盾牌擋在蕭銘的面前,他說道:「正準備通知你,讓士兵們拋射火藥罐,記住,三條引線要同時點燃。」

「好1魯飛應了聲,轉身跑了回去,一路喊著,「給我炸死這些****的。」

這次的火藥罐中蕭銘特地吩咐裝了三根引線,畢竟這種拋投的火藥罐很容易熄火,三根引線可以保證火藥罐爆炸的成功率。

負責投石車的士兵立刻將火藥罐裝入投石車的凹槽中,紛紛瞄準了蠻族的弓箭手。

這些蠻族弓箭手站在接近二百米的位置,憑藉弓箭的優勢不斷射擊城頭的青州軍士兵。

不少人士兵被弓箭射中負傷倒地。

「放1一聲令下。

五十台投石車同時將火藥罐點燃了引火線的火藥罐拋出。

正在射擊的蠻族弓箭手看見天空中出現很多黑點,意識到這是投石車扔過來的石頭,立刻進行躲避。

「咚,咚……」

一連串的聲音,包裹著厚厚稻草的火藥罐砸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音。

也有一些弓箭手躲閃不及,直接被火藥罐砸的腦漿迸裂。

那些輕鬆躲過火藥罐的蠻族士兵看向地上圓滾滾的東西開始大肆嘲笑起來,似乎為成功躲避這些東西而得意。

只是他們的笑聲隨著「轟鹵一聲巨大爆炸聲而結束。

強大的衝擊和濃煙瞬間包裹住了附近的蠻族士兵,方圓十米之內的蠻族十分紛紛倒下。

火藥罐爆炸飛出的陶罐碎片,鐵釘混合著大便的惡臭迅速瀰漫開來。

處於爆炸中心的蠻族士兵被炸得粉身碎骨,而外圍的士兵也額基本上受了傷,倒在地上哀嚎。

蠻族士兵肝膽俱裂,嚇得紛紛後撤。

這時第二波火藥罐再次被投石車扔了過來,那些來不及逃走的傷兵在又一次爆炸中四分五裂。

「打得好!哈哈哈……」城牆上傳來魯飛大笑的聲音。

這次火藥罐出其不意的攻擊讓蠻族士兵紛紛後撤,失去了掩護的奴隸兵再次被城牆上密集的箭雨覆蓋。

古爾泰死死拉住韁繩才避免坐下的戰馬因為驚慌而發狂逃走。

連續巨大的爆炸讓蠻族的戰馬驚惶不安,蠻族士兵紛紛拉住自己的韁繩防止戰馬逃跑。

「這就是齊王的秘密武器嗎?」古爾泰臉色有些發白。

儘管相隔三百米,他依然感覺到了爆炸讓地面產生的輕微震動。

「應該是了。」劉軒說道,「沒想到火筒之後,大渝國又在使用這種火藥武器。」

古爾泰說道:「哼,很快他們就會懂得我們蠻族也會使用火藥,那時我會把他們城牆和士兵一起炸上天。」

劉軒點了點頭,他清楚在營地中藏著不少火藥桶,這些火藥桶是專門用來炸城牆的。

這一招還是蠻族在和奧斯曼帝國的戰爭中學來的,這次攻城的目的一個是為了試探青州軍的防守能力。

第二個便是不斷向城牆內挖洞,等到大軍至,這時便可以用火藥炸了城牆,從而一舉殲滅守軍。

想到這裡,劉軒已經看到了勝利的希望,他說道:「不過據說貝善可汗這次回運來回回炮可以將石頭扔出五百米的距離,那時這些滄州城守軍還不是挨打的份。」

古爾泰笑道:「沒錯,就讓這些南人再活上幾天。」

說完,他讓弓箭手紛紛撤回來,根本不在乎奴隸兵的死活。

戰事從早上一直打到晚上,蠻族驅趕的奴隸兵一波又一波,此時的城下躺滿了奴隸兵的屍體,殘陽如血,讓這一幕更為蒼涼。

城下的壕溝如今嫣然被屍體堆滿,蕭銘望著撤退的奴隸兵狠狠砸了一下城牆。

「打到現在,連蠻人的皮毛都沒傷幾根,可惡1

牛安慰道:「殿下,這就是蠻族一向的戰爭手段,只有把對方消耗的筋疲力盡,損失慘重,他們才會進攻。」

望著掩蓋在黑布當中的火炮,蕭銘點了點頭,他說道:「罷了,等蠻族的主力到了,本王一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一天的戰事結束,牛立刻讓士兵重新準備石頭,滾木等物資。

這次只是蠻族的試探進攻,真正的血戰還是後面,他深知這一點。

不過從今天的戰事上來看,他對這次守衛戰心中信心大增,青州軍的全身鎧甲在這次戰鬥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很少有士兵傷亡。

唯一一次受傷嚴重的時候是蠻族弓手拋射的弓箭,當時不少人受了傷。

回到行轅,綠蘿體貼為蕭銘解去身上的盔甲,看見盔甲上的血跡,綠蘿擔憂道:「殿下,你哪兒受傷了?」

「我沒受傷。」

蕭銘有些疲憊,這一天他神經一直緊繃著,這時終於放鬆下來。

綠蘿輕輕鬆了口氣,剛才嚇得心臟直跳,這時他說道:「對了,殿下,龐長史帶話過來,說器械司又有四門火炮運往滄州城。」

「是嗎?這時本王今天聽到最好的消息了。」蕭銘說道。

加上這四門,滄州城就有三十門火炮了,不日,蠻族的主力大軍恐怕就會到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