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七十六章 蠻族大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 蠻族大軍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昨夜,蕭銘吃了飯便倒頭即睡,整整一夜的時間他夢中全是滄州城血戰的景象。

奴隸兵驚恐的眼神,四濺的鮮血,火藥罐爆炸掀起的血霧。

大半年前他還是在實驗室里享受優渥環境的宅男,而現在他不得不為了生存,直面這殘酷的冷兵器的戰爭。

這種場面可比親眼看著街頭械鬥來的要驚恐百倍,千倍。

烏壓壓的人群怒吼著衝過來的時候,這本身就是一種精神上的壓力。

只是他現在必須要承受這些,也必須習慣,因為他以後的人生很可能會一直伴隨著這種場面。

城牆上,昨天被消耗的物資又被重新運來,這些從未經歷過戰爭的新兵在一夜的時間似乎成熟了不少。

昨天的勝利讓他們明白只要團結起來,蠻族也並不可怕。

「殿下,估計這兩天蠻族不會再進攻了。」牛拿著單筒望遠鏡看著蠻族的營地對蕭銘說道。

蕭銘也在望著蠻族營地,此時蠻族營地中還燃燒著篝火,奴隸們在營地間穿梭被驅使重新製作雲梯等工程器械。

而蠻人則是營地圍著篝火烤著牛羊,陣陣肉香傳來,倒是讓不少士兵咽了口水。

「別饞,等打贏了,本王也讓你們吃肉1蕭銘對一種士兵說道。

「嘿嘿……」

周圍的士兵立刻發出鬨笑聲。

牛說道:「殿下說的沒錯,一直以來都是蠻族搶我們東西,等打贏了,我們也去搶他們的牛羊,讓你們吃個夠。」

「這還不好說,到時候我帶上騎兵出城再給你們搶個蠻族老婆回來!」魯飛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粗魯地說道。

這下士兵們笑聲更大了。

在軍隊中玩文縐縐這套,士兵們是不吃的,畢竟這些士兵基本上不識字,說些實際最重要,他說道:「你們看見這城外的土地了嗎?這土地肥沃嗎?」

「肥沃!」士兵們齊聲喊道。

蕭銘繼續說道:「那好,從現在開始你們每殺一個蠻人,本王就承諾給你們這滄州城外的十畝地,殺的越多,地就越多,等有一天本王帶領你們奪回山海關,你們一個個的可他娘就成了大財主了。」

「殿下,你可說真的?」忽然一個士兵問道。

「本王一個唾沫一個釘,魯校尉,牛都督可都在這裡。」蕭銘對這個士兵說道。

士兵露出激動的神色,他說道:「殿下,我以前就是幽州人氏,是逃難到了滄州,要是有一天打到了山海關,我能在老家選塊地嗎?」

「當然可以。」蕭銘說道。

士兵點了點頭,神色堅定,他說道:「殿下,這青州軍里有不少故鄉都在幽州的,為了殿下這句話,我們一定拼了命殺敵。」

牛和蕭銘對視一眼,紛紛滿意地點了點頭。

在軍隊中,一個士兵作戰*是能夠取得戰爭勝利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對一個士兵來說,他們對遠征的*基本不大,這次青州軍能夠士氣高昂地守衛滄州,很大一部分因素是他們身後就是自己的土地和父母。

而將來如果要奪回山海關,這些士兵的願望就會相對少了一些。

這時原本生活幽州的士兵願望會更強烈一些。

想到這裡,蕭銘萌生了一個想法,「牛都督,本王想建立一隻特殊的軍隊,名字叫關寧鐵騎。」

「關寧鐵騎?」牛神色玩味,他說道:「如果我沒猜錯,這關應該是山海關,這寧就是寧遠吧,看來殿下的目標長遠。」

蕭銘點了點頭,這關寧鐵騎其實是在現代明末作戰能力最強的三隻軍隊,關寧鐵騎就是其中之一。

因為當時奉行以遼人守遼土,以遼土養遼人的策略,並從遼人挑選精銳,組建了後來讓金軍聞風喪膽的關寧鐵騎。

蕭銘這次目的是相同的,正是以雍王舊部和舊民組建一支騎兵,這隻騎兵必然會了故土全力和蠻族作戰。

「正是。」蕭銘接著將自己的想法和牛說了。

牛點了點頭,「嗯,殿下深思遠慮,末將佩服,只是大渝國缺馬,這組建的騎兵的馬匹可是個問題。」

「沒有馬,我們就想辦法從蠻人手中搶來。」蕭銘望著蠻族營地中成群的馬匹說道。

牛搖了搖頭,他可不相信這個情況下還能從蠻族手裡搶來馬匹。

守城尚且不足,進攻就不用提了。

正如牛說的一樣,連續三天的時間,呼延陀部落一直沒有再次攻城。

在第三天晚上的時候,一支龐大的軍隊出現在了呼延陀營地的北方。

透過望遠鏡,蕭銘看見了軍中招展的旌旗上畫著一隻狼頭,這是只有蠻族可汗才有權利攜帶的王旗。

而同時,器械司的四門火炮也抵達了滄州城,還有五百個火藥罐和不少顆粒火藥也隨行抵達。

當夜,蕭銘命令士兵將火炮全部架設在炮台上。

此次蠻族蠻族大軍一眼望不到邊際,他也無法判斷到底來了多少蠻族軍隊。

但是只是這個規模,恐怕奴隸兵的數量就足夠他頭疼了。

大戰即將來臨,城中的氛圍陡然肅然起來,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沉重的神色。

「能守得住嗎?」這是每個人心中的問號,不過這個答案很快就會解開……

蠻族營帳。

古爾泰和劉軒同時進入王帳,裡面一個鐵塔一般的高大男子坐著,古爾泰神色有些不愉,說道:「貝善台吉,大汗沒有來嗎?」

此人正是長安城中作為使者的貝善,他說道:「一個小小的滄州城怎麼需要父汗親至。」

「那貝善台吉帶著王旗,豈不是對大汗的不敬?」古爾泰聲音有些沙啞。

貝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說道:「這是父汗的命令,一個王琪而已,不過是來嚇唬一下這些大渝國的士兵而已,怎麼?古爾泰旗首對父汗的命令很不滿嗎?」

「我怎敢違逆大汗的話。」古爾泰說道。

貝善冷笑一聲,這個古爾泰一向和他大哥走的很近,對自己一向不待見。

畢竟將來繼承汗位會是他大哥,而他只會去一個邊遠的地方建立自己的汗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