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七十九章 緩兵之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 緩兵之計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退了,退了1

城頭上望著如同潮水般潰散的奴隸兵,不少士兵興奮大喊。

牛嘴角揚起一抹笑意,他說道:「殿下,火炮讓敵人害怕了。」

「第一次見識這種威力無端的武器,一開始害怕很正常,不過等他們熟悉了之後,才是真正的血戰。」蕭銘說道。

牛沉默著點了點頭,不可置否。

打到現在,他們接觸的基本上是奴隸兵,還沒有和蠻人真正的交手,而蠻人才是這場戰爭的主要力量。

他們一直在利用奴隸兵消耗青州軍的士兵,彈藥,防守物資。

「殿下,火藥罐和火炮還是留在最後關頭使用吧,我擔心……」牛猶豫了一下說道。

也是蕭銘在思考的問題,到現在蠻族一直沒有出動的跡象,如果這個時候火藥罐和炮彈消耗一空,最後的時刻就真的艱難了。

因為這個時候類似於田忌賽馬,蠻族一直在用下等兵消耗他的上等兵。

「停止射擊1

這時蕭銘喊道。

正因為火炮威力興奮的魯飛聞言不解地走了過來,他說道:「殿下,這是為什麼?好不容易讓這些蠻兵吃上苦頭。」

蕭銘沒有理會他,而是看向羅信,「火藥罐和炮彈還有多少?」

羅信處在興奮中,聞言,頓時背後有些發涼,他說道:「火藥罐還剩下一千五百多個,炮彈還有二千三百發。」

魯飛這時明白了蕭銘的意思,他鬱悶地跺了跺腳,「這陳文龍和陳琦也是的,怎麼就不能多準備一些,這下可怎麼辦?只是這些奴隸兵就能把火藥罐和炮彈消耗一空。」

「回回炮已經被摧毀了,從現在開始火藥罐和火炮都節省著用,時間倉促,器械司也沒法準備太多的彈藥,現在我們要拖。」蕭銘分析道。

牛點了點頭說道:「沒錯,蠻兵長途跋涉,這糧草後勤可比我們麻煩多了,而且他們的人數眾多,只是每日吃的糧草就不計其數,這呼延陀部落非給啃得骨頭都不剩下,而我們正逢麥子成熟,這大批量糧草很快就會抵達,而時間越久,我們的火炮和炮彈就會越多。」

魯飛和羅信點了點頭,魯飛說道:「不過這蠻族恐怕不會給我們拖延的時間呀。」

四人正說著,忽然一隻利箭從蠻族的陣營中飛了過來。

到了城頭,這隻箭顯然有些後續無力,牛動作敏捷,一下將箭只抓在了手裡。

「殿下,這上面有封信。」牛說道。

蕭銘望了眼轉身回去的蠻族騎兵,說道:「拆開看看。」

牛將信件拆了下來,掃了眼交給了蕭銘:「對面的果然是蠻族的台吉貝善,他在勸殿下投降。」

心中貝善寫到:念大渝國和金帳汗國多年之友誼,不願見滄州城生靈塗炭,若齊王願意投降,本台吉可保證殿下及安全無虞,若是執迷不悟,滄州城定然片甲不留。

「哈哈哈,這個貝善倒是有趣,既然如此,誰願意出城和蠻族談判。」蕭銘忽然說道。

魯飛聞言頓時惱了,他怒道:「殿下要做那投降的賊子,我魯飛第一個不答應1

「蕭銘,我真是看錯你了,虧我還千里迢迢從長安來投奔你,如今勝券在握,你卻要投降,我也不答應!「羅信怒道。

牛一聲嘆息,「你們兩個蠢貨,難道不懂什麼叫緩兵之計嗎?」

蕭銘無奈地搖了搖頭,這時看見展興昌站到他的面前,展興昌說道:「殿下,這眾人中看來也只有我適合去了。」

「你真的要去,貝善性情善變,你此去很可能有去無回。」蕭銘說道。

展興昌神色清淡,他說道:「食君之祿,忠君之事,畏首畏尾,不丈夫1

危難之刻才能看見一個人的品質,展興昌瘦弱的身軀在蕭銘眼睛忽然變得高大起來。

魯飛和羅信此時已經明白過來,他們紛紛對展興昌投去敬佩的神色,魯飛說道:「展司馬,以前多有得罪之處,還望見諒,沒想到你也是條真漢子。」

展興昌抱了抱拳,說道:「都是為殿下效勞,你們上陣殺敵,我不過是賣弄口舌而已。」

他接著轉向蕭銘,「事不宜遲,殿下還是讓我出城吧。」

此次,蕭銘不過是想忽悠一把貝善,所以這件事才會很危險,他點了點頭,重重拍了拍展興昌的肩膀。

牛這時讓人拿過筆墨紙硯,蕭銘同樣寫了封信,意思是投降可以,但是需要談判說清楚投降的條件。

使用同樣的辦法,牛使用弓箭將這封信射了出去。

蠻族營帳中,貝善陰沉著臉,火炮和火藥罐的威力歷歷在目。

這一次撤退之後,奴隸兵士氣大減。

儘管後面蠻族士兵不斷射殺潰散的奴隸兵,但還是無法抵擋這潰敗之勢。

這讓他們不得不重新修整才能重新進攻,這時,對付西域諸國的經驗讓他決定勸降。

雖然他自己也不相信在滄州守軍佔據優勢的情況下回投降,但是閑著也是閑著,他從來不會放棄任何一個機會。

只是當勸降信送上去之後,他忽然發現城頭的炮火忽然停下來了。

不一會兒,斥候將一封信送了過來。

「談判1貝善的表情精彩紛呈,「齊王居然同意投降。」

劉軒聞言幾乎是一臉懵逼,這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他說道:「台吉,這個齊王陰險狡詐,這恐怕是緩兵之計。」

貝善笑了笑,「是自然好,不是也無妨,大家都是緩兵之計。」

頓了一下,他對古爾泰說道:「趁著今晚的夜色,一定要炸掉城牆。」

「是。」古爾泰說道。

這幾番進攻,他旗下的奴隸兵損失慘重,雖然心中不願意,但他此時也不敢違抗貝善的命令。

在戰場上因為違抗命令被這位貝善台吉斬首的旗首可不少。

又等了一會兒,貝善看見滄州城的城牆上下來一個人,估計是派遣來的使者。

貝善這時對劉軒說道:「你們漢人最了解漢人,這件事就你來辦吧,齊王如果真的投降,你再來和找我。」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