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八十章 夜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章 夜襲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展興昌從蠻族營帳出來的時候,周圍的蠻族士兵發出了輕蔑的口哨聲。

這次他負責前來和蠻族談判,不過他沒有見過那個貝善台吉。

和他見面的是一個叫劉軒的漢人。

他當即提出齊王投降的條件:蠻族撤出山海關,將幽州等地划給齊王,從此齊王對蠻族稱臣。

這個條件當然屬於獅子大開口,也如同他預期的一樣沒有達成任何結果。

而蠻族同時給出的條件是打開滄州城門,他們不會傷害齊王,他們可以給齊王一個州作為封地。

展興昌自然也不會答應。

不過展興昌也沒有一口拒絕,而是說回到城中請示齊王。

「殿下,這次我們可以拖延個三五日再出去繼續談。」展興昌說道,「不過在我看來,這個蠻族似乎也對這件事不是太傷心,我感覺似乎也是緩兵之計。」

「這個貝善作戰一向不守規則,何難預料他接下來要幹什麼,以靜制動便可,不過這談判一般來說都是一邊打一邊談的。」

說完,他對羅信說道:「今晚不要閑著,沒事就給蠻族營帳來幾炮,讓他們睡也別想睡的安穩。」

「殿下,這件事就交給我吧。」羅信嗜血地說道。

這次談判本來就是可有可無的,蕭銘不過是在涮貝善,不過他清楚,貝善也可能在涮他。

既然如此,大家就繼續相互傷害。

反正他又不急,這攻城的總比守城的要著急吧。

一天的廝殺,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在傍晚蠻族燒火做飯的時候,忽然城牆上火炮齊鳴,一個個黑色的實心彈向蠻族的營地飛去。

在望眼鏡中,正吃飯的蠻兵一陣混亂,不少蠻兵被炮彈擊中。

貝善此時正在吃飯,這動靜把他也嚇了一跳,他立刻從營帳中跑出來拿著盾牌死死護住自己,就怕被一枚鐵蛋擊中。

古爾泰此時正指著滄州的城牆跳腳大罵,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談判的使者剛走,守軍就進攻。

正在吃飯的蠻兵立刻重新集合,只是他們等了很長一段時間再也沒有第二道響聲。

而城牆上也不見其他動靜,於是決定再次吃飯。

夜幕降臨,蠻族營地的篝火分外耀眼,這些蠻族顯然不清楚滄州城守軍看他們比他們看滄州守軍要清楚的多。

羅信一直在城牆上,他時刻拿著望遠鏡盯住蠻族的營地,每隔一段時間,他就會對蠻族營地來上一炮。

然後蠻族營地就會混亂一陣,畢竟誰也不想自己夢中就被鐵球給砸死。

這種恐懼讓不少蠻族騎兵根本無法入眠,而是一直盯著城牆上的火光。

他們發現每次鐵蛋總會在火光之後才會到大營中,所以每當看見火光,他們就到處亂跑試圖躲避。

此時的貝善同樣睡不著,儘管護衛舉著盾牌團團保護他。

他睡不著一個是因為不斷的火炮聲,還有一個則是在等待城牆被炸開的消息。

只是他很快看見滄州城牆下亮起了火光,滄州城的守軍似乎再往下面澆火油。

「晚上都給我打起精神來,殿下說了,這蠻族說不定晚上會派人摸過來埋炸藥,到時候咱們可就一起上天了。」

今晚由魯飛守夜。

他將火油倒下,城下堆積的屍體和破碎的雲梯瞬間燃燒起來。

自從蕭銘看出蠻族打算使用埋火藥的辦法破城之後,他就讓城牆上的守軍時刻注意哪些挖坑洞的奴隸兵。

因此每次出現這種奴隸兵,城頭的守軍總會第一個射殺。

「是,校尉。」士兵被魯飛的話嚇唬住了,本來睏倦的人立刻睜大了眼睛。

他們正說著,忽然看見一個沒被火焰覆蓋的角落有人影,一個士兵喊道:「下面有人1

頓時,箭矢立刻飛向那個角落,一聲聲慘叫接連傳出。

只是這個身影倒下,另一波身影又接著跑了過來。

魯飛眉頭一皺,拿起一個火把扔了下去,火光中照耀出密集的奴隸兵。

趁著夜色,奴隸兵再次攻城。

「扔火藥罐,快1魯飛大喊一聲。

這蠻族也實在狡猾,為了不被火炮瞄準,竟然趁著夜色進攻。

「轟隆隆1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立刻驚動了城中所有人,剛剛睡下的蕭銘立刻爬起來,登上了城牆,此時城下傳來陣陣喊殺聲。

而與此同時,天空中傳來弓箭破空的聲音,蠻族的弓箭手同樣中射擊。

黑暗中,滄州守軍看不到隱藏其中的蠻兵,只能胡亂反擊,一時間傷亡比起白天陡然增多。

「火藥罐扔到城牆下。」蕭銘上了城牆立刻喊道。

此時貝善組織進攻,唯一的目的就是將火藥桶埋入城牆下,此時絕對不能讓他得逞。

所以此時再也不能顧忌消耗火藥罐了。

盾手在黑暗中建立了盾牆,城頭的士兵不斷將火藥罐扔下去。

慘叫聲,爆炸聲中城下屍體堆積了一層又一層。

望著遠處已經完全陷入黑暗中的蠻族營地,蕭銘神色嚴肅,這個貝善果然是個難以對付的角色。

火炮沒有目標,自然無法開炮,這一夜註定難熬了。

又是鏖戰了一夜,六百餘火藥罐在一夜之間被消耗乾淨,城牆下的屍體堆積了厚厚的一層。

不過這些火藥罐沒有白白投擲,奴隸兵的屍體此時已經將壕溝填滿,自然也將蠻族在下面挖的坑洞給填了起來。

再想在城牆上鑿洞可就不會那麼簡單了。

「殿下,在這樣下去,火藥罐就不夠了。」羅信擔憂道。

本想節省著使用火藥罐,但是貝善這一招完全打破了蕭銘的計劃,若是再來幾次這樣的夜襲,恐怕城牆真的要完蛋了。

牛看出蕭銘的擔憂,他對蕭銘說道:「殿下,不必擔心,火炮之鋒利無人可擋,這自然可以挫敗蠻族,但是殿下怎麼又忘了戰爭的勝負是在於每一個大渝國的百姓,沒有火炮和火藥罐的時候,我們依然可以用血肉之軀擋住蠻族的進攻。」

蕭銘怔了一下,他看向城牆上的將士,是啊,當什麼都沒有的時候,至少自己還有這些悍不畏死的士兵,自己又有何懼!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