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八十二章 退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二章 退了?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青州城又送來了十門火炮,而且來的人還說有什麼葡萄彈也送回來了。」

城牆上,一個輔兵對蕭銘喊道。

「葡萄彈終於來了嗎?」蕭銘忽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因為葡萄彈生產起來很麻煩,儘管器械司一直在生產當中,但是數量太少。

雖說這些葡萄彈同樣是實心彈,但是這些實心彈很小,一個炮彈里要包裹幾十個,甚至上百個小的實心彈。

這些葡萄彈從火炮里打出去類似散彈槍一樣,射程會減少,但是殺傷的面積會大大加強。

也正因為如此,生產一個葡萄彈相當於生產幾十個,上百個實心彈一樣麻煩,雖然使用的材料數量基本相當。

如今這葡萄彈送過來,正是對付攻城士兵的絕佳武器,不過當他看向城外的時候,忽然面色一變。

他急聲說道:「將所有運過來的火炮架設到城門兩側,快!」

輔兵聞言,立刻跑下城牆。

這時蕭銘在人堆里找到了羅信,他喊道:「帶著十組炮兵跟我下去,快點,來不及了。」

羅信正殺的紅眼,這時冷靜下來,他看了眼城外,頓時明白了蕭銘的意思。

二人快速下了城牆。

此時在城下還有兩千多應急的士兵,蕭銘喊道:「在城門口擺下空心方陣1

士兵們聞言,立刻變換隊形,變成了前後交叉的五個空心方陣,方陣中兩長矛兵在前,三排弓弩手在後,他們手中掌握著最後的箭只了。

同時,炮兵們立刻將火炮移動到空心方陣的兩側,炮兵們將一個個和炮口同樣粗,捆紮起來的袋子塞入了火炮中。

這些袋子里裝的就是一個個的實心彈,合在一起便是葡萄彈。

剛才二人在城牆上都看見蠻族士兵抬著十幾個火藥桶沖向了城門。

本來城門這個地方是整個壕溝中最深的地方,城門下如同懸崖峭壁一般根本無法攀爬。

但是連日死戰,城門下的壕溝被屍體填的七七八八。

此時城外的蠻兵還在用屍體填壕溝,基本上已經完成,這時蠻族抬出了火藥桶,正是為了炸了城門。

以蠻族尿性,城門破了之後,下面就是騎兵衝鋒。

正因為如此,蕭銘在城門后專門擺下了對付騎兵的簡易版空心方陣。

這種空心方陣是火器發展起來之後的一個方陣,被用來專門對付騎兵。

空心方陣的四面都是射擊的士兵,前後陣相互保護,可以保證任何方向都可以開火,從而避免被騎兵側翼包抄。

而充入空心方陣中間的騎兵面對將是數面的射擊。

此時,蕭銘又在兩側擺下火炮,更是彌補了空心方陣火力不足的缺點。

「轟1

一聲雷霆一般的巨響伴隨著城門粉碎的木屑一起飛來,整個城門轟然坍塌。

透過城門,蕭銘看見了蠻族的鐵騎揚著手中的彎刀沖向城內。

為首的騎兵個個胳膊上刺著血色的狼頭,這是貝善麾下最強的騎兵。

五百米,三百米,二百米!

急速衝鋒的騎兵轉眼而至,就在騎兵沖入城門,進入滄州城的一瞬間,蕭銘喊道:「開炮1

「轟轟1

連續的炮聲響起,衝過來的蠻族騎兵化作了一團血霧,成片成片的倒下,人馬俱碎。

後面的騎兵看到此種情景驚駭欲死,但是他們無法停下,只能繼續往前沖。

只是三門火炮一同開火,瞬間數百騎兵死的一乾二淨,剩下的騎兵沖向了空心方陣。

這時弩手立刻進行三段射擊,衝過來的騎兵倒在了半路上。

而那些僥倖衝到陣前的騎兵看見了立起來的長矛,戰馬嘶鳴,被長矛刺穿了脖頸。

一波騎兵倒下,一波騎兵又沖了進來。

這時又是三門火炮對著騎兵開火,葡萄彈在出了火炮的瞬間化作彈雨撲向了騎兵,又是一團血霧爆出。

第三波騎兵而至,這時四門火炮同時開火。

而當另外一批騎兵出現的時候,第一次的火炮已經填裝完畢。

屍體堆積了一層又一層,城門口蠻族士兵的屍體和馬匹的屍體越堆越高,後續的騎兵無法再騎馬衝進來,他們下了馬,爬過屍山繼續向裡面充入。

而這時青州軍士兵的陣型再次變化,他們成了十分緊密的長方形戰陣,嚴密的盔甲,訓練有素的戰陣讓如同鋼鐵機器一步步將蠻兵趕往城門口。

漸漸的,城門口蠻兵的屍體堆積如山,將城門幾乎堵祝

「蠻兵退了,蠻兵退了1

不知道是誰在城牆上喊了一句,立刻一種勝利的歡呼聲響徹了整個滄州城。

「蠻兵退了!蠻兵退了1羅信一怔,跟著喊了起來,但是喊著喊著,他忽然大聲哭了起來。

這仗太難打了,每個人幾乎都透支著生命在進行這場戰爭。

每個士兵都曾經幾日幾夜不曾睡上一覺。

蕭銘猶如還在夢中,喃喃道:「蠻兵退了。」

望著城門口鮮血彙集成的血流,他瘋了一樣衝上了城牆上。

在他的眼中,蠻族軍隊已經從城牆下撤離,原本聲勢浩大的蠻族軍隊,此時凌亂不堪。

而在城門口數千匹沒有主人的戰馬在遊盪。

「殿下,蠻族退了1牛渾身浴血,眼眶微紅。

這次蠻族是真的退了,因為這些蠻兵撤退的如此慌亂,而蠻族大營中的蠻族騎兵也慢慢向被撤退。

又是一天的時間。

這仗從早上打到了晚上,蠻族終於退了嗎?

「不能馬虎大意,貝善詭計多端,說不定還有詭計。」蕭銘說道。

牛說道:「殿下,不會的,這次蠻族是真的撤了,老夫可以保證,這次蠻族損失極大,即便是貝善也不敢再繼續冒險。」

「是嗎?但是還是小心一點為上,今夜依舊不能放鬆警惕。」蕭銘說道。

牛點了點頭,說道:「是,殿下1

這時他和蕭銘一起下了城牆,到了城門口看見堆積如山的屍體,牛倒吸一口冷氣,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用屍體將城門賭起來。」不等他問,蕭銘又下了一個命令。

望著面前的齊王,牛沉默不語,一場戰爭讓這位皇子改變了不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