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八十九章 喜憂參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九章 喜憂參半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八月間,烈日烘烤著長安城。

而滄州大捷的消息讓炎熱的長安似乎更加火熱起來。

大街小巷,民宅,大院,人人都在討論這個消息。

百姓們是狂熱的,主戰派的官員是狂熱的,他們第一時間趕往宮中向蕭文軒道賀,他們的主張在這一刻得到了印證。

不過幾家歡喜幾家愁,主和派的官員在得到這個消息以後如喪考妣。

但是畢竟這是大渝國的勝利,他們也同樣來到了宮中向蕭文軒道賀。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滄州大捷,齊王挫了蠻族的銳氣,蠻族使者的無理要求自可全部不予理會。」承慶殿中,羅權器宇軒昂,大聲說道。

其他主站派官員站在羅權的身後,一個個如同鬥勝的公雞一樣鄙夷地看著主和派官員,意思是你們這些懦夫看看,蠻族也不過如此。

蕭文軒聞言哈哈大笑,這麼多大臣前來道賀,倒是他更為高興。

「同喜,同喜,此乃普天同慶之事。」

崔浩等一班文臣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此次蠻族在滄州大敗,短時間內定然不會再去滄州找霉頭。

這趙王,梁王的封地可就要難受了。

若是蠻族將這次失利的怨氣撒在趙王和梁王身上,他們這些靠著趙王和梁王過奢靡生活的官吏可就要斷了銀子供奉。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崔浩假意恭喜,接著說道:「陛下,齊王大勝固然可喜可賀,可以蠻族的作戰手法來看,十萬兵中不過兩三萬是蠻兵,其餘則是奴隸兵,由此可見,這些損失對蠻族來說不過是皮毛而已,若是蠻族因此惱羞成怒,再舉大軍,那時可就不可同日而語了,所以,陛下,齊王勝了,可喜,但此時斷不可魯莽行事和蠻族全面交惡,此時當派使臣前往金帳汗國陳述此次乃是齊王自己的行為,和大渝國無關。」

「陛下,三思。」崔浩身後的人齊聲說道。

「一群懦夫!叛賊!此次大勝,正可以趁此斷了歲貢,讓蠻族將幽州一帶歸還我大渝國,豈能舔著臉去派出使者畏懼得罪蠻族。」羅權罵道。

蕭文軒的笑容漸漸消失了,他說道:「朕曾說過,此次若是勝了,從此你們不可再提歲貢,割地,求和之事,今天這話朕念你是崔氏之人,全當你沒說,若是再提,休怪朕翻臉無情。」

崔浩嚇得身子一抖。

蕭文軒的口氣十分冰冷,絕對不是玩笑,他不敢再說,看來上次貝善對蕭文軒的侮辱讓他徹底恨上了蠻族。

大臣面前,太子等一眾皇子同樣到了承慶殿。

此時太子等人心中五味雜陳,如今傻子也看得出來蕭文軒因為此事有多高興,他們的七弟受寵已經是可以預見之事。

太子心情尤為複雜,一面是祖父趙王希望滄州失守,減輕趙國的壓力,一面他想到得到蕭銘的支持。

此次滄州大捷,蕭銘在諸位藩王中的地位定然會上升,此時若是得到蕭銘的支持,他的皇位則是又多了一份保障。

可是因為趙王,他又對蕭銘如何也喜歡不起來。

不過猶豫了一下,他還是說道:「父皇,此次七弟是大功一件,應該多多獎賞才是。」

「嗯,太子說不錯,這才是你這個當大哥該說的話。」蕭文軒滿意地點了點頭。

太子一喜,繼續說道:「此次七弟戰功卓著,父皇當解除當年的禁足令,如此一來,七弟也能時常回長安省親。」

「嗯,這個不必言說,如今齊王能夠獨當一面,乃是皇家柱石,理應得此待遇。」

蕭文軒越發覺得太子今天懂事。

二皇子等人心裡酸溜溜,此前他們從未看得起蕭銘,一個距離長安遙遠的藩王,這是一個容易被遺忘的人。

現在這個人又重新進入了長安的中心,而且只是這一件戰功就抵得上他們所做的全部功勞,這委實讓他們心中不快。

但他們也都清楚,此時不是說蕭銘壞話的時候,畢竟崔浩已經碰了石頭。

二皇子說道:「父皇目光深遠,將七弟送往青州真是未雨綢繆,此次七弟大勝蠻族功不可沒,但父皇之功績,足可名留青史。」

「哈哈哈……」蕭文軒爽朗地大笑起來,儘管他知道二皇子不過是在拍馬屁,但是這話的確讓他們在群臣面前很有面子。

三皇子看了眼自己的哥哥,自己本來想說的話竟讓他說了,這皇子誰不清楚蕭文軒好大喜功的性格,此時把功勞往他身上扯上一點。

他自然會對誰印象又好一些。

不過他也不是吃素的,他直言道:「父皇,兒臣已經將父皇那日朝堂之上力拒群臣的話讓文官記下了,此次滄州大捷,正可以隨之載入史冊。」

正是說的不如做的,三皇頓時壓了二皇子一頭,二皇子頓時露出不快之色。

而太子更為憤懣,這次倒是又為其他人做了嫁衣。

蕭文軒滿意地掃了眼三皇子,接著看向一直不說話的四皇子,他沉聲問道:「老四,你怎麼不說話。」

四皇子聞言說道:「回稟父皇,兒臣是無法可說,心中已經是五體投地了。」

蕭文軒再次大笑起來,自從登上皇位,他就從來沒有一天笑過這麼多。

羅權等主戰派官員個個面帶喜色,羅權說道:「可惜這滄州之戰的具體情況還一無所知,只等這報紙進了長安才能清楚。」

提起這個,蕭文軒也是面露期待之色,他說道:「這個齊王也是,對朕也是賣關子,看來他是等著這報紙入了長安,所有人才能了解他的功績。」

「畢竟這的確是大功一件,可以理解,可以理解。」羅權笑道。

這滄州守住了,他高興的時候也在關心自己的兒子羅信,心在還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似乎看出了羅權的想法,蕭文軒說道:「大將軍不必擔心,羅信定然無事,不然齊王必會在信中說了。」

他這時站了起來,神清氣爽,對群臣說道:「等青州的報紙來了,朕在宮中擺宴慶祝此事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