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九十章 報紙抵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章 報紙抵達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羅權走在前往斐濟家的路上,他手上拿著一份來自青州報紙。

比起上次,這次來自青州的報紙不但沒有抬高價格,相反還降了不少,販賣的報紙的商人話讓他現在還記憶猶新。

「某雖為商人,但也是大渝國子民,至此歡慶之際,怎能眼中只有錢無氣節。」

一邊走著,羅權一邊感嘆,這次蕭銘的勝利來的太及時了。

當大渝國的百姓已經麻木被外敵欺辱的時候,這場勝利如同一聲巨雷震醒了不少人。

以前誰都不願意談論國事,現在路邊賣燒餅都在說著滄州大捷的事情。

如此想著,他已經到了斐府。

這時斐府的管家已經在門口等著他,見羅權過來,管家說道:「老爺就知道將軍會過來,讓老奴特意在外等待給將軍開門。」

「是嗎?這個老狐狸。」羅權笑了聲,跟著管家進了斐府。

這時斐濟正在正堂中等著羅權,見到羅權的時候,斐濟揚起了手中的報紙,滿帶笑意。

「你呀你,竟然這次比我還要快。」羅權笑道。

這些日子,朝中的主和派徹底了沒有了往日的囂張氣焰,而主站派則是氣勢高昂。

羅權身為主站派第一人,這些日子心情自然是極佳的。

斐濟笑道:「不快不行啊,這滄州大捷實在是為大渝國的百姓出了口惡氣,我這剛看完報紙,也是心潮澎湃。」

「可不是,我在路上看完報紙,幾乎都要大聲叫好,這報紙上撰寫的內容詳細,此次戰役能贏實屬不易呀。」羅權說道。

斐濟盯著羅權說道「你這高興還是為羅信吧,這報紙上齊王可是點名表彰了這次守城之戰中表現優良的將領,這羅信可是排在第一位的。」

「不能這麼說,這第一位應該是牛才是,若不是他治軍有方,羅信那點本事根本用不上,不過可惜牛乃是戴罪之身,估計齊王也是考慮到這個,沒有讓他的名字出現在報紙上,免得崔浩等人藉機鬧事。」羅權謙遜地說道,但是臉上高興的神色誰都看得出來。

這次滄州大捷,他羅家也有一份功勞,他這個父親怎能不高興。

而且憑著這功勞,羅信日後飛黃騰達也是指日可待。

斐濟對羅權的性格瞭若指掌,自然也清楚羅權的心思,這廝此次過來不過是和他炫耀自己的兒子的。

他說道:「話不能這麼說,你要是不好開口,這次我替你開口,為羅信在陛下面前請功,如何?」

「這怎麼使得,羅信這小子不過是沾了齊王的光,陛下自會有思量的。」羅權推辭道。

斐濟的笑意更濃了,相比牛的耿直,這羅權顯然更為圓滑一些,不然他也不會身為主站派,如今仍然身居高位。

這其一是因為羅權戰功卓著,這第二便是這羅權知進退,而且也不死板。

此次羅信若是升了官,羅家在軍中的威望也會更勝一籌,到時候面對那些求和的大臣,他的底氣也更硬一些。

「此時不必再提,羅信的功勞必須得提。」斐濟直言道。

羅權心中欣喜,在斐濟面前他就多做偽裝了,他笑道:「多謝斐兄了,改日我請你喝酒。」

說完此事,羅權話鋒一轉,小聲說道:「我聽說陛下這次親自為齊王提親,不知道斐兄是如何考慮的。」

這話讓斐濟皺了皺眉頭。

他嘆了口氣,說道:「實不相瞞,陛下的確又找我說了此事,而且口氣頗為強硬,大有我不答應就不罷休的意思,只是玥兒的身體你也清楚,我真的不想讓她遠嫁青州。」

「此次陛下心情大暢,這自然是要嘉獎齊王,我思來想去,也只有這件事才對得起齊王的功績,而且陛下的考慮也很深遠,也是為了齊王日後的安穩。」

斐濟說道:「陛下自然是如此考量,可是我卻更為擔心呀,此次齊王鋒芒鄙陋,當然會引起其他皇子的記恨,同時,蠻族也必然會將他當做眼中釘,肉中刺,這最最重要的是,齊王滅了封地的豪族,這件事為天下豪族所不容,將來的命運艱難多舛是必然的。」

這些日子羅權只是高興了,聽到斐濟這麼一說陡然明白過來,他的心也沉了下來,「斐兄所言極是,我倒是忽略了這些,這次齊王的功績雖大,但是他仍舊勢單力薄,而且皇位一向長幼有序,況且他的母親珍妃還沒個有勢力的娘家,這皇位恐怕與他無緣埃」

「正是,所以我才苦惱這件事,只憑這件功勞,他娶我斐家之女也是足夠了,我擔心的只是日後他會不會落了一個寧王的下常」

提到寧王兩個字,羅權的臉色頓時大變。

他看向四周,見四下無人才說道:「斐兄,你怎麼老糊塗了,這寧王的事情你怎麼也敢提,陛下可是最忌諱此時,朝堂之上為寧王求情的大臣死了不知道多少個,這個教訓還不夠嗎?」

斐濟陡然驚醒,若是這話被細作聽見,這朝堂之上必然會有大臣彈劾他同情寧王。

那時即便是他斐家族長恐怕難免落了個罷官歸田的命運。

他拱了拱手,「多謝羅兄提醒,我也只是舉個例子,但凡新皇登基,都會忌憚曾經功勞卓著的皇子,我可不想女兒跟著受罪。」

嘆了口氣,羅權說道:「這倒是未必,我看著齊王不是旁人,你想想,這滄州城破才幾年,他這又帶著青州軍報仇雪恨,你想想,這說明齊王有大才,只是以前不用功了而已,現在走上了正道,將來說不定可以成為魏王一樣的人,世代為大渝國守衛邊疆。」

斐濟此時也是心煩意亂,他說道:「罷了,罷了,先不提此事,走走走,在家中實在煩悶,我們出去走走。」

說罷,二人轉身走了出去,臨走的時候斐濟瞥了眼正堂側面的角落。

他一走,兩個身影立刻從角落裡溜了出來。

小環嬉笑著說道:「小姐,你聽見了嗎?皇上要為齊王和老爺提親了,恭喜小姐要出嫁了。」

斐玥兒聞言,登時紅了臉,啐了一口說道:「死丫頭,我讓你胡說。」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