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九十二章 軍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二章 軍葬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烈日當空,陣陣蟬鳴聲從樹木的枝丫間傳出,擾人心神。

斐玥兒輕鎖眉頭,她自小通讀史書,深知外族不斷入侵的屈辱歷史,雖為女兒身,心中不乏男兒對國家,對民族強盛的期盼。

不說她是否要嫁入齊王府,只是這潘玉對齊王的言辭便讓她頗為不悅。

一個人再無良知,也不能去詆毀這滄州大捷,詆毀此時親臨滄州城守衛城池的齊王。

她淡淡說道:「表哥還是請回吧,齊王未來如何?自有天命,我身體不是太舒服,這便回去休息了,還望表哥日後把更多的時間放在讀書上,而不是每日在這裡虛耗時間。」

潘玉聞言,臉色又白了一些,斐玥兒這是趕人,讓他不要再來。

他說道:「表妹,你要相信我,我是為了你好。」

說罷,潘玉嘆息一聲轉身離去。

小環見潘玉走遠,嘀咕道:「齊王再不堪,也比你強,誰不知道你在外面花天酒地的事情。」

「小環。」斐玥兒的聲音含著厲色。

小環是她的貼身丫鬟,但是畢竟只是個奴婢,這話若是讓別人聽見,小環難免要被責罰。

輕輕將手中的報紙放回原來的地方,斐玥兒輕輕搖了搖頭,帶著小環往回走去。

……

長安城中,報紙引起的轟動才剛剛開始,此時的報紙真可謂是一紙難求,從青州過來的商人被商賈,書生,官員團團圍祝

「大家不要搶,不要搶。」一個青州商人臉上笑開了花。

他本是青州一個普通書生,因為家境貧寒便想做些生意補貼家用。

當齊王得勝歸來之後,整個青州陷入了歡騰中,家家戶戶如同過年一般張燈結綵。

而第二天刊登滄州守衛戰的報紙出來以後,這報紙更是被瘋搶起來。

他一尋思,這滄州之戰不僅是齊王的事情,而且還是大渝國的事情,尤其是這長安肯定更為關心。

於是他向友人借了一大筆銀子買了一千份報紙到了長安城。

來到這長安城最熱鬧的曲江池畔,他這「青州報紙」一嗓子剛喊出就被圍了起來。

他幾乎被嚇得要逃走,但是看見這些人手裡拿著銀子一個個衝過來,他頓時淡定了,心想讓銀子炸砸死也值得了。

不過這報紙如此火爆,他也不敢賣的太貴,畢竟青州不過報紙三四文錢一份,最終他決定一兩銀子一份。

可是即便如此,這上千份報紙也轉眼間被搶購一空,更有甚至,有的書生直接買了數百份。

報紙賣的一乾二淨,書生望著面前一堆白花花的銀子。

這可是真金白銀,他現在第一次為銀子犯愁了,這一千兩不是銀票,揣在身上就走。

這上千兩按照青州今年收購糧食時候頒布的斤來算,可是一百斤,他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怎麼搬得動,這還真是一個種幸福的痛苦。

不過比銀子更開心是,他忽然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

這些長安的書生一向看不起來自青州的書生,每年進京趕考,他時常被人罵田舍奴這樣的難聽的詞。

可是此時這些圍在他身邊的書生無比眼中帶著艷羨,不斷詢問這滄州大捷更多的細節。

這讓他心中陡然升起了一種自豪之感,身為齊王子民的自豪。

第一次,他開始懷疑自己是否還要繼續進京趕考,或許留在青州也是個不錯選擇。

即便將來不能在官場上飛黃騰達…他望了眼地上的銀子,這賺些銀子總歸是不差的。

他正想著,忽然看見一群權貴子弟正在熱烈爭論著什麼,一副要打起來的樣子。

側耳細聽,他不禁笑出聲來,原來這些權貴子弟在爭論蕭銘在長安的時候,他們誰和蕭銘的關係最親密,一副和齊王很熟的樣子。

他搖了搖頭,心想齊王要是知道這長安城中到處在熱議他,也不知道會是什麼心情。

不過以他看來,恐怕特立獨行的齊王根本不會在乎這些人對他的談論,特立獨行一向是齊王的風格。

而正如他所想,蕭銘可沒時間在乎長安的反應。

此時青州在短暫的歡慶之後,被一種略微沉重的氛圍籠罩。

和長安的烈日當空不同,此時的青州下起了綿綿細雨。

若是以前,這樣的日子百姓們已經躲在家中,而今天,青州城泥濘的大街上卻滿是百姓。

此次滄州大捷,滄州城守住了,百姓們的糧食守住了,商賈們的腰包守住了,六州的安穩守住了。

但是勝利的背後,多少士兵失去了生命,多少父母失去的子女。

勝利是值得慶祝的,但是贏得勝利失去生命的士兵也要被永遠銘記。

於是短暫的休整之後,蕭銘決定為此次戰死的士兵埋入專門劃定的烈士陵墓,以讓百姓們永遠記住這些為了抗擊蠻族而戰死的烈士。

對這個時代來說,此舉從來沒有過,不過蕭銘自以為這很必要。

因為這不僅是在祭奠死去的士兵,也是為了激發每個士兵對蠻族的仇恨,更是為了讓千千萬萬的百姓明白他們的死是光榮的,他們的值得被銘記的,歷史不應該遺忘那些為民族拋頭顱灑熱血的平凡戰士。

他們死了,但是依舊活在每個人的心中,**雖滅,但是精神永駐。

大街上,排列成整齊兩隊的青州軍士兵沉默而緩慢地向城外走去。

中間,士兵們抬著陣亡士兵的屍體,腳步沉重。

兩側,死亡士兵的家屬悲痛的地哭泣著,這讓前來送行的百姓也為之動容。

蕭銘,牛,魯飛和羅信走在隊伍的最前面,此時他們全部穿著青州軍的盔甲,和普通士兵一樣走著。

在他們身上同樣扛著一個青州軍士兵的屍體。

此時面對這些陣亡的士兵,他們之間沒有尊卑,只有戰友之情。

士兵們緊緊抿住嘴唇,他們的目光注視著走在前面的四位最高將領,心中一股熱血在心中流淌。

曾幾何時,他們這些普通的士兵能夠享受如此殊榮,他們想,即便戰死沙場他們也無怨無悔了。

而那些還未參軍的青年心中則是有一股對蠻族的怒氣在沸騰,不少人握著拳頭。

等著軍隊下次招收士兵,他們一定要參軍,為這些死去的士兵報仇雪恨。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