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九十八章 父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八章 父子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時節已經入秋,朱雀大道兩側的榆樹在微風輕撫一下落葉紛紛。

被長安繁華刺激的有些眼紅的魯飛說道:「咱們青州什麼時候也能如這長安一般繁華。」

「這可很難,這長安可是七朝古都,這繁華是傳下來的。」羅信洋洋得意。

「胡說八道,這繁華又不是生娃,怎麼傳下來,哼,咱們青州只要殿下在,不出幾年,肯定比長安要繁華。」魯飛爭辯道。

羅信撇了撇嘴表示不信。

蕭銘面帶微笑,其實羅信說的也有道理,長安城的繁華來自整個大渝國的權貴全部集中在此。

用現代的經濟學來解釋,就是高消費拉動了長安的經濟,促進了長安的繁華。

現在他在青州吸引商人的策略也正是這個目的。

隊伍正在行進到中途,忽然前面傳來急促的馬蹄聲,不一會兒,三個身穿禁軍盔甲的騎兵到了蕭銘面前。

「大哥1羅信看見來人,驚喜地喊了一聲,此人正是羅信的哥哥,羅宏。

羅宏看了眼羅信,輕笑一聲,下馬對蕭銘躬身道:「金吾校尉羅宏見過殿下。」

得知是羅信的哥哥,蕭銘的神情輕鬆起來,按照規矩,跟隨他前來的一千騎兵是不得入宮的,這些騎兵會被長安城的禁軍安置到軍營中。

若是其他人蕭銘還不放心,但是羅宏,他就安心了一些。

「免禮。」蕭銘說道:「羅校尉可是前來安置本王的兵馬?」

「正是,末將正是奉陛下之命前來。」羅宏一板一眼的說道。

比起羅信,這個羅宏要死板的多,這一點蕭銘以前在長安的時候就有所耳聞。

這時他說道:「魯飛,你跟著羅校尉先去一趟,將士兵們安置妥當了。」

魯飛點了點頭,抱拳道:「是,殿下。」

羅宏抬眼又打量了一下蕭銘,也未說什麼,帶著魯飛和一眾騎兵向東而去。

馮德水趁機說道:「皇上還是心疼殿下的,生怕其他皇子在其中作梗,刁難殿下的士兵,這才讓羅宏負責接待,這羅宏品行端正,殿下倒是不必掛心。」

「父皇厚愛,本王心中感動。」蕭銘附和著說道。

這馮德水一路上沒少在蕭銘面前為蕭文軒說話,他心裡清楚,恐怕這蕭文軒擔心自己記恨他以前對自己的作為,這交代馮德水盡量緩和父子二人之間的關係。

長安城從南到北的路很長,而皇宮正在坐落在最北面。

一行人走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才抵達皇宮,在皇宮的正門宣德門停下。

「殿下,走吧。」馮德水滿臉笑容,他的任務終於完成了。

望著宮門內此起彼伏的巋巍宮殿,白玉石鋪成的道路和台階,蕭銘彷彿置身前世的紫禁城。

唯一不同的就是這裡的建築結構不一樣了。

跟著馮德水蕭銘進入了皇宮,過了承慶殿,二人過了一條迴廊,在一個荷花池的前的廳堂停下。

馮德水這時叫住一個小黃門問道:「皇上是不是在御書房中?」

「回稟馮侍郎,皇上正在裡面等待殿下。」小黃門說道。

馮德水看向荷花池上白玉橋對面的房間說道:「殿下,到這老奴就不送了,皇上正等著你吶。」

「多謝馮侍郎一路上辛苦陪伴。」蕭銘拱了拱手,「以後,本王必回記得馮侍郎的好處。」

馮德水眉開眼笑,「殿下如此說,老奴的心暖呼呼的,殿下還是請吧。」

點了點頭,蕭銘向御書房走去,這個地方他一點都不陌生,畢竟蕭銘可是在皇宮中長大,對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是十分熟悉。

而這眼前的御書房更是前身蕭銘經常玩耍的地方。

只是此時的蕭銘並非蕭銘,現在要見到蕭文軒這個便宜父親了,他心情也有些忐忑,畢竟這可是大渝國的皇帝,九五之尊。

穿過白玉橋,蕭銘到了御書房前,上面的三個燙金大字閃爍著金光。

進入御書房,他看見一個穿著龍袍,正背對自己的人,他躬身說道:「兒臣參見父皇1

蕭文軒緩緩轉過身,目光落在蕭銘的身上,在蕭銘還未進入長安的時候,馮德水便已經派人告訴他了。

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便一直等在御書房,想到要和蕭銘三年後的第一次見面,他有些心潮起伏,這個被自己丟在青州,三年前又被鞭笞一頓趕回去兒子,他如今會如何看待他這個父親?

「你長大了。」

沉默地注視了一會兒蕭銘,蕭文軒本來想好的話忽然都沒說,而是感嘆了一句。

蕭銘怔了一下,他抬眼望了眼蕭文軒。

如今的蕭文軒已經年過半百,頭髮間露出白絲,身體也有些佝僂,看起來像是個半百的老人。

不過和以前一樣,他身上的那種威嚴氣勢卻一點都沒有削弱。

「父皇還是神采無雙,威嚴依舊。」蕭銘平淡地說道。

聞言,蕭文軒笑了起來,「什麼時候你也學會拍馬屁這一套了,看來這三年你在青州學到了不少東西。」

「這是龐玉坤教導有方,兒臣也不過學得一點皮毛而已。」蕭銘把黑鍋甩給了龐玉坤。

蕭文軒又打量了一下蕭銘,蕭銘這話他自然是不信的,龐玉坤是什麼樣的人他狠清楚,教什麼也不會教他拍馬屁。

他想了一下便明白這是蕭銘的推托之詞。

不過他也不想糾結這個問題,這次蕭銘來長安可是為了滄州的事情,他說道:「今天已經不早了,你去看看你的母親吧,他可是很想念你的,至於這滄州之事,明日說也無妨。」

「是,父皇。」蕭銘規規矩矩地說道。

剛才蕭文軒眼睛一轉,他就明白自己說的話不對了,看來在這位帝王面前,還是要小心一點。

蕭文軒揮了揮手,其實他有很多話要和蕭銘說,但是出於一個父親和帝王的尊嚴,有些話他無法開口,與其這麼尷尬,不如暫且緩緩再說。

蕭銘躬身退出御書房,心中也是一松,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和蕭文軒說話,心中十分尷尬。

沿著御書房向東走,小黃門引著蕭銘過了一個拱門,這後面便是嬪妃們的院子。

此時蕭銘更加緊張了,這要見的可是珍妃,他名義上的母妃。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