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一百九十九章 重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九章 重聚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碧水閣中,琉璃一直等在門口。

從早上的時候,珍妃便來問了幾遍,生怕錯過齊王一樣。

不過也難怪,這齊王一去便是三年的時間,對一個母親來說,還有什麼比這個還痛苦,畢竟齊王可是珍妃如今唯一的指望。

倚在門口,琉璃正無聊地數著花瓣,聽見腳步聲,她本能地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只見小黃門領著一個翩翩公子向這碧水閣中走來。

這後宮嬪妃之地,唯一能自由往來的男人便是當年的聖上,除此之外便是皇子們。

此時看向這位公子,琉璃頓時驚喜起來,雖然三年前蕭銘的樣貌又改變了許多,但是大體模樣是沒變的,她立刻驚喜地跑了回去,叫道:「娘娘,娘娘,殿下回來了,殿下回來了。」

正在碧水閣中焦急等待的珍妃聞言一怔,接著兩行淚水便流了下來,她放下手中的女工,在宮女的攙扶下疾步走了出來。

蕭銘此時也到了門口,剛才的宮女他還記得,是珍妃身邊的琉璃。

不等他進去,一個紫色宮裝的美婦這時從殿中走出,看見蕭銘,美婦雙目含淚迎了上來。

這正是蕭銘前身的母親珍妃。

「銘兒。」到了近前,珍妃哭泣著抱住了蕭銘,痛哭不止。

其他宮女見狀也是擦拭著眼角,彷彿被這一幕感動。

蕭銘心中此時比見蕭文軒還要尷尬,這眼前的可是自己名義的母親。

對於珍妃,蕭銘心中是感激的,在任何時代,母親都是偉大的,珍妃和所有的母親一樣在長安這個危險的地方為自己擋風遮雨。

若不是珍妃的幫助,自己的美酒,香水也無法在長安銷售的這麼好,其中這宮中流傳出去的時尚風潮作用不校

按照正常的相見,前身蕭銘恐怕此時必定也會哭聲淚人了,只是蕭銘卻無法哭出來,畢竟自己不是那個蕭銘呀。

被珍妃抱住,蕭銘的手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讓什麼地方放,猶豫了一下,他還是拍了拍珍妃的瘦弱的肩膀,說道:「母妃,兒子回來了。」

珍妃在蕭銘的懷中點了點頭,半晌才抬起頭來,不住地打量蕭銘,彷彿要把蕭銘看個夠一樣。

擦了擦眼淚,珍妃抓住蕭銘的手,破涕為笑,對琉璃說道:「三年的時間,我的銘兒個頭也高了,人也越發英朗了,走,到屋裡坐。」

珍妃溫婉如水的樣子讓蕭銘心中一暖,這種被人關愛的感覺總會讓人觸動。

蕭銘心想既然已經是蕭銘了,以後就不要再記得前世了,畢竟這裡才是自己新的人生。

想到這,蕭銘忽然放開了一些,他陪著珍妃進入了碧水閣中,一路上面帶笑容。

「娘,這碧水閣和三年前一模一樣,倒是沒變。」

二人到了屋子裡,珍妃讓蕭銘緊挨著自己坐下,又讓琉璃給蕭銘泡茶。

從蕭銘進入碧水閣,珍妃的眼睛就沒在蕭銘身上離開過,她說道:「這裡面很多東西可都是你為娘布置的,每次看到這些,娘也有個念想,所以就沒讓下人動。」

蕭銘點了點頭,他看的出來,珍妃對自己是真的關愛,他說道:「娘,這三年你在宮中過的可好,沒有沒嬪妃欺負你,若是有,你告訴我,我替你收拾他。」

蕭銘這話讓珍妃心裡暖呼呼的,眼淚又留了下來。

這皇宮大院之中能相信的人沒有幾個,彼此之間相互防備,相互攻訐,日子過得如履薄冰,和每個妃嬪一樣,她們唯一剩下的就是自己的子嗣了。

「沒人敢欺負我,你這滄州大捷之後,這宮中的妃嬪對娘倒是更敬重了。」珍妃眼圈紅紅的。

蕭銘從懷中拿出手帕為珍妃擦去眼淚,說道:「娘,可惜孩兒不能把你接去青州,不然我們母子也不必骨肉分離。」

珍妃嘆了口氣,「男兒志在四方,何況你乃是藩王之尊,只要你能夠好好的,娘也就放心了,你能夠安安穩穩太平一聲,娘做什麼都值得。」

蕭銘心中越發感動,有母如此,也是一種幸運。

琉璃紅著眼圈這時勸道:「娘娘可別哭了,這殿下回來是值得高興的事,這哭多了可是要傷身體的。」

「對,對,不哭。」珍妃擦了擦眼淚,忽然笑道:「銘兒,你這次回來可是有件大喜事的,你父皇正在斐濟商量這將小女兒斐玥兒許配給你的事。」

琉璃笑道:「殿下,這斐玥兒在長安城可是出了名的美人兒,而且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最重要的是她可是斐家的女子,這長安的權貴一個個踏破門檻都沒用。」

在心中,珍妃已經和他說了此事,他說道:「只是這長安城見過斐玥兒的也沒幾個,又怎麼知道他到底是丑是美呢?」

珍妃瞪了眼蕭銘:「你這性子怎麼還是不改,色字當頭一把刀,這婚姻大事怎麼能只看相貌,只要是斐家的女兒,即便是個醜八怪別人也爭著娶,你倒是還挑肥揀瘦,為了此時,你父皇不知道和斐濟廢了多少口舌,到現在斐濟還是模稜兩可,這次你來長安,領賞之後便去拜見斐濟,這斐濟一向自恃清高,極為要面子,這事兒就等著你去一趟估計就能成。」

「娘,這斐濟也太拿大了,父皇的話他都不聽,豈不是要反了。」蕭銘一拍桌子。

珍妃輕輕打了一下蕭銘,「都說你這性子改了,我怎麼見還是和以前一樣,你父皇若是下旨,斐濟自然也無法抗旨,但是君臣之間也得講個禮數不是,要是那樣,讓斐家如何初心為你父皇效勞,總不能牛不喝水強按頭,這次你在長安可不能像以前一樣犯渾,不然娘寧可去死了。」

說到這,珍妃又哭了起來。

蕭銘無奈,說道:「娘,我聽你的便是了,等明日過後,我便去斐家拜訪,只希望這斐濟不要刻意刁難即可。」

珍妃頓時笑了起來,「這還差不多,你放心,這去斐家不過是走個過場,斐濟斷然不會刁難你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