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零一章 爭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一章 爭辯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ps:今天加更,晚上還有三章,另外打滾求助攻。

金色的陽光籠罩著殿宇,清晨的皇宮似乎散發著濃重的祥瑞之色。

羅權的話讓蕭銘微微點了點頭,他倒不是贊同將這火炮交給禁軍,而是贊同羅權對藩王們的不信任。

這才是一個忠心為國的大將軍該說的話,也是值得他拉攏的理由。

「這火炮生產技術,本王誰都不會給。」

蕭銘用堅定的語氣回答了羅權的話。

「殿下……你這……」羅權露出不解的神色,甚至有些慍怒,對其他藩王蕭銘這麼說尚且說得通,但是對直屬皇家的禁衛軍也這麼說,他實在不能理解。

魯飛在後面聽到蕭銘的話重重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擔心蕭銘一口應承下來,而羅信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羅權的反應在蕭銘意料之中,待會在朝堂之上這麼說,群臣的反應肯定會比他更大。

不過在這之前,他需要爭取一下羅權待會兒對他在朝堂上的支持。

他解釋道:「大將軍這朝堂如今已經不是皇家的朝堂,這禁軍又如何是皇家的禁軍,大將軍捫心自問,如今這禁軍都是忠心耿耿為了皇家的人嗎?」

羅權頓時啞口無言,他說道:「並非如此,這禁軍中的將領多有來自其它藩國的貴族子弟。」

「既然如此,把火炮技術交給禁軍,這和把火炮技術交給藩王們有什麼區別?」蕭銘淡淡說道。

羅信附和道:「是呀,爹,殿下說的不錯,這火炮技術落在藩王們的手裡,估計這蠻族得到火炮技術也就只是時間問題了,那時火炮加上蠻族騎兵,大渝國將更為艱難呀。」

「可是難道殿下就準備私藏這火炮的技術嗎?」羅權還是有些不甘心。

主站派好不容易看見對蠻族的戰爭會因為火炮發生傾斜,現在蕭銘又要毀滅他的希望,這讓他一陣失落。

輕輕笑了一聲,蕭銘說道:「大將軍,你別急呀,本王的話還沒說完呢,無論是禁軍,還是北部抵禦蠻族的藩王,需要的是火炮而非火炮技術,為了火炮不被蠻族竊取,本王覺得這火炮技術還是留在青州比較穩妥,至於火炮,本王可以賣給朝廷和北方三個藩王,這個本王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吧,畢竟火炮可事關青州的生死。」

羅權頓時鬆了一口氣,蕭銘至少還沒有把事情做絕,這麼一說,倒是還有幾分道理。

這火炮技術若是散播出去,不是大利,而是大害,畢竟這長安如今複雜的很。

「殿下大義,末將是誤會殿下了。」羅權說道。

「無妨,之所以和老將軍說,本王還是希望老將軍在朝堂之上能夠在父皇面前說明厲害,畢竟本王勢單力薄,自己說出來難免落人話柄。」

「殿下放心,此次朝堂之上,末將必為殿下據理力爭。」羅權說道。

在羅權看來,蕭銘這麼說,肯定是準備在朝堂之上死死咬住火炮技術不鬆口了,自己幫襯一下也能賣個人情。

蕭銘滿意地點了點頭。

關於火炮,這次暴露之後蕭銘是不可能獨吞的,這一點他看的很清楚。

因為即便是蕭文軒此時也不會保持淡定,必然想要裝備一隻火炮部隊,對金帳汗國保持威懾,同時在談判桌上才會有底氣。

而且這火炮事關國家大義,蕭銘固然功勞很大,但是這件事犯了錯,依然會被萬人唾罵,這對他封地的發展十分不利。

所以和展興昌,龐玉坤,牛等人商議之後,蕭銘決定不給技術,只賣火炮,如此一來,大義上說的過去,足以堵住天下悠悠之口。

同時,自古以來什麼最賺錢,當然是賣軍火。

這火炮賣出去之後,附加火炮的炮彈,火藥都是消耗品,後續火炮的維修保養這也是錢。

軍工坊實現盈利,他有了錢才能持續升級工業技術,購買材料,研發其他武器裝備。

而且這些北方的藩王買了蕭銘的軍火以後對蕭銘必然有所顧忌,畢竟蕭銘一個不高興不賣了,他們還不發瘋,畢竟此時的禁軍肯定首先裝備了火炮,對他們來說這將導致軍事平衡被打破。

一言而畢之,等於蕭銘捏住了他們的命根子。

不過蕭銘也不傻,他肯定不會將同等威力的火炮賣出去,和現代的軍火銷售一樣,他肯定會搞出一個外貿版的火炮以保證自己的軍事優勢。

比如他的火炮射程是三里,賣出去的火炮射程只需要一里,二里就行了。

等他的火炮射程和威力進一步提高,他再將三里的賣出去。

而不斷升級的火炮,也必然會引起新一輪的購買,從而讓他財源滾滾而來。

一路上談著火炮的問題,四人到了承慶殿中。

此時還未到朝會開始的時間,大臣們三三兩兩聚在承慶殿中說話。

蕭銘的到來立刻吸引了大臣們的注意,不少武將立刻蜂擁過來和蕭銘寒暄。

這裡面不少將領蕭銘都不認識,但還是一一回禮。

「賢侄,賢侄1

蕭銘正在和一眾武將寒暄的時候,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接著蕭銘便看見一個胖子擠了進來,不是別人,卻是魏王。

「賢侄呀,我在這長安城可等你多日了。」魏王上來使勁拍了拍蕭銘的肩膀,模樣親昵。

蕭銘被魏王拍的肩膀生疼,此次滄州大捷蕭銘是首功,這魏王也沾了光。

他已經聽馮德水說了,魏王將提供煤鐵,硝石等物資的事情全都上書告訴了蕭文軒,字裡行間請功的味道濃郁。

所以現在魏王最想見到的就是蕭銘,生怕蕭銘在朝堂之上不配合他。

其實,昨天的時候他就想拜會蕭銘,奈何蕭銘一直在宮中,而蕭銘回來的時候,長安城已經宵禁,他倒是不方便出來了。

「三皇叔,若不是昨天耽擱了,我正想去拜會三皇叔,此次滄州大勝多謝三皇叔的糧草支持。」蕭銘對魏王的心思自然一清二楚。

滄州守住了,下面他就要搞經濟,大發展,這和魏王套套交情也是必要的。

雖說彼此恨得要死,但是表面上的和睦還是要做的,畢竟誰願意和銀子過不去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