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零五章 父子交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五章 父子交心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承慶殿後的楓樹被秋風捲動,紅葉簌簌而落。

火炮之事說完,二人間陷入了沉默。

良久,蕭文軒似乎是下定決心,這才說道:「銘兒,你是不是還在恨朕。」

在蕭銘的記憶中,蕭文軒自從他十歲之後就沒有這麼叫過他的名字了,怔了一下,蕭銘說道:「兒臣不敢。」

「不敢?呵呵,你沒說不是,看來你還是在怨朕。」蕭文軒苦笑一聲,這年紀越大,他反而越是多愁善感,若是以前,他是不會在乎這些皇子對自己想法的。

蕭銘暗暗叫苦,他倒是真的不怎麼恨蕭文軒,畢竟自己是個贗品。

而且這些日子他通讀史書,這大渝國被流放,刺死的皇子不知凡幾,這蕭銘能活到現在已經不錯了。

「兒臣真的不恨父皇,若不是父皇,兒臣現在恐怕還在長安的溫柔女兒香中,又怎麼能如今為大渝國的江山社稷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呢?」蕭銘真誠地說道。

蕭文軒轉過身,注視著蕭銘的眼睛,似乎想要把蕭銘看透一樣。

蕭銘面無懼色,神色依然真誠。

在大渝國這種尊卑界限分明的地方,若是一般的皇子被這麼盯著,估計心裡會有些發虛。

但是蕭銘可是來自人人平等的世界,對這種尊卑缺乏體會,因此,面對蕭文軒他不但沒有畏懼之意,反而帶著一份對帝王至尊的好奇。

在歷史書上,關於這些帝王一把來說都太過簡單,你不是明君便是昏君,而這些人帝王真實的性情如何,鮮有人關心。

「果真如此,父皇就安心了,也沒有枉費父皇的一片苦心。」蕭文軒緩緩說道。

「父皇?」

蕭銘露出困惑的神色,話說到這個地步,蕭銘十分清楚蕭文軒要說什麼了。

果然蕭文軒說道:「在一眾妃嬪中只有你的母妃沒有任何背景,同樣,在一眾皇子中也只有你沒有任何豪族的背景,當初父皇若是將你留在長安,以你當時飛揚跋扈的性格,不知道幾時就會送命。」

「不過父皇也不得不承認,當時因為你性情乖戾,父皇的確對你很厭惡,這兩條,父皇最終將青州封給你,如此一來,在青州這個地方你再胡來也不會鬧出多大的事情,而且遠離長安,也會讓你被其他皇子遺忘,即便太子登基,也不會把你當個威脅,你這一輩子就能平平安安地度過,如此一來,朕對你母妃也有了交代。」

蕭文軒的神色清冷,似乎在說故事一般。

蕭銘有些詫異,這蕭文軒實在和他談心,於是他說道:「過去都是兒臣不好,枉費了父皇的一片苦心,不過兒臣現在已經痛改前非,今後一定不會讓父皇失望。」

「此次滄州大捷,你已經證明了痛改前非的決心,此事讓父皇始料未及,不過父皇很高興,你碌碌無為一生,固然可以保命,但是身為皇子,你能夠為國家社稷盡一份力,這更是皇家之福,今後,你切忌不可忘了初衷,要像你三皇叔輔佐朕一樣輔佐新皇。」

「兒臣記住了。」蕭銘躬身說道。

他十分清楚,這皇位現在怎麼都輪不到自己,畢竟這立長不立幼的規矩是歷朝歷代的祖宗家法。

何況蕭文軒為了保護自己,但是沒說自己很得寵,正如龐玉坤分析的一樣,蕭文軒最喜歡的還是太子,對於他,蕭文軒不過是在盡一個父親的責任。

而且也是為了不讓他的母妃珍妃擔心。

不過對蕭銘來說,他並不在乎這個,因為現在蕭文軒對他的態度顯然也發生了改變,這種改變類似於他對待魏王,是一種器重。

而這比簡單的寵愛可有價值的多。

寵愛無非只是單純的感情上會偏重,但是器重,無論是感情上還是理智上,現在的蕭文軒對蕭銘都會偏重。

現在蕭文軒能做到這點,他已經非常滿意了。

這次來長安,蕭銘一個是為了在長安為自己尋找一些幫手,另外一個目的就是想要維持大渝國內部的穩定。

目前來說,這火炮對蠻族和藩王們的威懾足夠讓他們老實一段時間。

這個時間內,蕭銘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來發展青州,如今這天時地利都有了,還就差了一個人和。

不過和魏王虛與委蛇已經是他進行人脈投資的一個開端,不過在他的計劃中,這人脈的最高價值投資當然還是蕭文軒。

所以即便不是出於父子這層關係,蕭銘此次來長安也會盡量討蕭文軒的歡心。

也正是基於這個因素,蕭銘表現的很合蕭文軒的脾性。

「嗯,記住就好,你的封地緊挨著魏王的封地,這一點你要向他學習,日後切勿有任何非分之想,否則父皇難以容下你。」

這一句,蕭文軒的口氣十分嚴厲,已經是警告的口氣,告誡蕭銘不要生出謀反之意。

「兒臣不敢。」

蕭銘表現的仍然很順從,不過他想到,等你駕鶴西去,這就由不得你了,新君若是識時務尚且好說,若是不識時務,也不能怪我。

「該說的父皇也都說了,如今你能夠忠誠於藩王藩屏皇室的職責,父皇也必回對你多多照顧。」蕭文軒忽然面帶笑意地說道。

蕭銘暗笑,這蕭文軒還是有兩把刷子的,敲過大棒,又給了胡蘿蔔。

話題到此,蕭文軒似乎也沒有多餘的話要教育蕭銘。

而是問起了蕭銘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比如青州住的是否適應?吃的習不習慣等等,這些話題雖說不大,但是卻是一個父親對子女的關心。

比起前面的話,這些話倒是讓蕭銘感覺到二人還像個父子。

不過在青州時候,蕭銘只是拿記憶中的印象揣度蕭文軒,現在看來,這蕭文軒雖然不是明君,但也不是昏君,至少關鍵時刻還是有救的。

綜合分析了一下,他覺得和蕭文軒打好關係還是個不錯的選擇,於是說道:「父皇,此次進京,兒臣還給父皇帶來了一個十分精美的禮物,父皇見了一定會喜歡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