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零八章 曲江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八章 曲江池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ps:感謝yang199174今天的盟主打賞,明后兩天連續為盟主加更,同時感謝絕魂令,p妖僧的,孫小冊,無雙情,子閆5,來一大腕面,elikelbe,不死佬鳥,張睿思密達等書友額打賞,無盡的滄桑~紫星~kevin93不覺已千霧兔崽子風箏v的裸奔的小肥幽藍焰火s凌亂的兔斯呵呵先生88書ぷ蟲libiao1649king冰衫(因為人太多蝸牛不一一列出了,謝謝大家的支持。

曲江池,號稱長安八景之一,乃是長安城的內湖。

在長安城,每年春季,秋季,總能看見貴族子弟,大家閨秀在這遊玩,在湖水中畫舫更是如過江之鯽,每每才子佳人相會於此,樽壺酒漿,妙筆笙歌,悠遊宴樂於曲江上。

而每年的科舉在考場及第之後,書生們也每每成群結伴,到曲江大擺筵席,飲酒作樂,所謂「曲江流飲」正是由此而來。

在蕭銘的記憶中,這曲江池是這長安城中最熱鬧之處。

三人抵達曲江池的時候,這裡的盛景也正如他記憶中的那般,只見曲江池碧波蕩漾,其上畫舫密布,不時有絲竹之聲從畫舫傳出,伴隨著女子曼妙的歌聲。

湖畔上,秋菊奼紫嫣紅,爭奇鬥豔,才子佳人彼此相伴,更有商販叫賣,雜耍賣藝等鑼鼓之音,小吃美食靡靡肉香。

「殿下。」

在曲江池拱橋上,蕭銘見到了已經穿著便服的魯飛和羅信。

「這詩會開始沒有?」蕭銘直接問道。

他這次來目的很單純,就是看能不一睹這斐玥兒的芳容。

對於其他,他倒是沒什麼興趣。

「還沒有。」羅信指著拱橋下前面說道:「不過這次似乎來的人不少呢?」

蕭銘看去,在羅信指著的地方此時已經被綢緞圍了起來,而且外圍被一群穿著黃金甲的士兵圍祝

不用說,這也只有平陽公主能有這個手筆了。

而此時書生們都被擋在帷布的外面,一個個探頭伸腦不住往裡面看去。

「殿下,這人這麼多,我看還是不去什麼勞什子詩會了,不如和我等到畫舫中吃茶。」魯飛一看見這麼多就頭皮發麻。

二人不理會精蟲上腦的魯飛,羅信繼續說道:「據說這次詩會的佼佼者可以同公主一起游湖,這些個書生一個個可都急的不得了了。」

蕭銘不爽道:「那這詩會可就沒意思了,我才懶得和我那姑姑一起游湖。」

「殿下,我的話還沒說完呢,我剛才過去看了,上面可是寫著這佼佼者可不分男女,也就說勝出的女子也會和公主殿下一起游湖,這斐玥兒才情在長安城是有目共睹的,說不定到時候……」羅信嘿嘿笑了起來。

蕭銘皺了皺眉頭,「何必如此麻煩,我和姑姑說一聲,難道她還能不讓我上船?」

「當然不能,去年的時候,太子殿下可都被公主趕出來了。」羅信信誓旦旦。

平陽公主的作風他還是清楚的,羅信這麼一說倒是有可能,他說道:「好吧,你們兩個該幹嘛幹嘛去,我去探探情況。」

魯飛早就等不及了,拉著羅信就走。

三人從石橋下去,到了詩會現場,這時才看見上面寫著「憑詩進入。」,而不少書生的手裡都拿著自己的作品等待詩會開始的時候上交。

他看向另一面,只能通過長長的帷布看見有不少女子的身影在排隊,想必也是等待詩會開始。

「殿下,這可怎麼辦?看來那邊也是需要詩作才能進入的。」紫菀和綠蘿同樣看見了上面的字。

「這還不簡單,本王現在教你們幾首詩,你們背下來,混進去還不簡單,記住,一定要打聽一下斐玥兒,看看她的樣貌。」蕭銘說道。

蕭銘現在也是為了保險起見,畢竟這邊他很可能會被某位皇子或是權貴子弟認出來。

到時候平陽公主得知了消息,那斐玥兒得知自己在,肯定會躲避,那時可就晚了。

所以,他待會讓綠蘿和紫菀先進去,自己稍晚的時候再進去。

「是,殿下。」綠蘿和紫菀笑道。

她們雖然也會作詩,但是還真的擔心自己的詩比不上人家。

這蕭銘幾番詩作都是震動長安,此次他出手,這肯定會沒問題了。

想了一下,蕭銘決定將唐朝時期上官婉兒的詩作教給二人,畢竟是女性的詩,很適合二人,這其中一首是《彩書怨》:葉下洞庭初,思君萬里餘。露濃香被冷,月落錦屏虛。欲奏江南曲,貪封薊北書。書中無別意,惟悵久離居。

這第二首同是唐代才女姚月華的詩《楚妃怨》:梧桐葉下黃金井,橫架轆轤牽素綆。

美人初起天未明,手拂銀瓶秋水冷。

念完這兩首,紫菀和綠蘿一副吃驚的神色,這兩首詩一看便是女人作出來的數詞,一個《彩書怨》,一個《楚妃怨》,這都是女人暗自悲嘆的詩詞。

「殿下,這……」震驚過後,紫菀和綠蘿便是怪怪的眼神看著蕭銘。

若不是為了看一眼未來王妃的模樣,蕭銘才不會拿這兩首詩出來,綠蘿和紫菀看他的眼神,和現代女人看見男人穿著絲襪一樣。

咳嗽了兩聲,他說道:「這是我從母妃那裡拿來的,還不快去1

紫菀和綠蘿這才恍然大悟,趕緊把這兩首詩給背了下來,接著蕭銘又將李清照的《聲聲慢尋尋覓覓》教給了紫菀。

到時候只需要紫菀過關就可以,畢竟紫菀比綠蘿機靈,到時候也能隨機應變,綠蘿只需在裡面看熱鬧就可以。

將詩反覆背誦熟了,這時詩會現場忽然一陣人潮湧動,這交詩詞的時間到了。

蕭銘說道:「你們去吧。」

紫菀和綠蘿點了點頭,二人攜手去了帷布的另外半邊。

而蕭銘則是站在大後邊的一棵柳樹下看熱鬧。

「殿下?」

「站住1

正在這時,忽然連續連個聲音響起,第一個人的聲音蕭銘有些熟悉,第二個聲音則是趙龍趙虎齊聲發出的。

蕭銘轉過頭來,看向一個穿著青色圓領衫的翩翩公子,見這人眉心長著一點痣,蕭銘腦海中一個人的名字跳了出來。

「秦瑞1蕭銘說道。

聞言,眉心有痣的青年大笑道:「殿下,是我呀,五年不見,我也差點沒敢認殿下。」

關於秦瑞的信息在腦海中過了一遍,又想起名單上的人,這秦瑞的父親也是此次他要拉攏的對象,於是說道:「趙龍趙虎,不得無禮,這乃是當朝少府監秦成明的大公子。」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