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零九章 舊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九章 舊友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是我秦瑞呀。」

秦瑞滿臉喜色,輕輕搖著紙扇向蕭銘走來,一副老友重逢的模樣。

當年蕭銘在這長安城混跡的時候,身邊還是有幾個交情甚篤的紈子弟,這秦瑞便是其中之一,五年不見,秦瑞的樣子倒是一點沒變,還是一副被酒色掏空了身體的樣子,只是黑眼圈比以前更重了。

看來五年來這小子是死性不改。

等秦瑞過來,蕭銘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說道:「真是巧,沒想到能在這裡遇到你。」

「豈止是巧合,殿下,咱們這是有緣分。」秦瑞笑嘻嘻地說道,接著他感慨道:「只是如今殿下身為齊王,滄州大捷又讓殿下名滿天下,相比之下,某在殿下面前倒是更加相形見絀了。」

「這話可就不對了,當年本王說過,無論本王在何處總會記得你們的好處,此時又何必說什麼滄州大捷,你我二人之間不必如此生疏。」蕭銘說道。

這話讓秦瑞心中寬慰,他說道:「有殿下這句話,也不枉我們當年和殿下出生入死,上刀山下火海,如今殿下歸來,我們還是以殿下馬首是瞻。」

這秦瑞能說會道,這當年所謂的出生入死,上刀山下火海不過是跟著蕭銘聲色犬馬,欺男霸女而已。

不過這當年的齷齪之事現在他自然不能提,他這麼一說,既能讓蕭銘記住二人的友情又不會讓蕭銘惱怒。

二人說了會兒話,敘敘舊事,秦瑞頓時覺得回到了當年,對蕭銘倒是漸漸又如當年一般親密起來。

他說道:「殿下,以前每年這個時候我們都會陪著殿下來這曬秋節上遊玩,沒想到此次殿下回長安,你我二人心有靈犀,這次又遇見了,說不得,此次要在玩個盡興再回去。」

這次蕭銘回到長安,這計劃中的一件事便是把以前長安城交情不錯的人籠絡起來。

雖說這些人是紈中的紈,如同街頭混混,但是不得不說,十三四歲那會兒這樣的交情反而更深。

正所謂一起扛過槍,一起嫖過娼,這前者是沒有了,但是後者以前卻是很多。

最重要的是這些紈子弟個個出身不凡,否則也沒膽子在這長安城中混作非為。

所以,對蕭銘來說,重拾以前長安城中的關係是比較穩妥的一步,這比去拜見他那些老狐狸可要強的多。

再說這些紈子弟如今都多少在長安城中任職,比如這秦瑞,就在他父親秦成明的手下。

而這秦成明身為少府監,管轄的是大渝國的手工業,比如小規模織布,紡紗,造紙等等。

對蕭銘來說,手工業正是他下一步振興青州經濟的辦法,將來說不得要和這少府監打交道,畢竟在秦成明手裡可是掌握著不少手工業的資料。

這些資料上記載著大渝國幾乎所有的手工作坊,種類,地理位置,只是這個資料對他就很重要。

因為他能通過這份資料很輕鬆掌握大渝國目前手工業的狀況,這對青州手工業的發展很重要,畢竟知彼知己,百戰不殆。

「那是當然,這曲江池如今最熱鬧的地方便是這詩會了,現在時候也差不多了,我們進去吧。」蕭銘說道。

秦瑞說道:「殿下等等,我去去就回,同我前來的還有朱玉書,杜博遠,殿下該不會忘了他們吧?」

「他們兩個也來了?」

蕭銘心中驚喜,這當年長安城的四大混世魔王倒是全部到齊了。

「那是當然,殿下自去青州之後,我們三人還是一起……」秦瑞說著,忽然一臉淫笑,蕭銘頓時會意,也笑了起來。

「那真是太好了,不若就讓他們二人也過來吧。」蕭銘說道。

秦瑞點了點頭,一路小跑去了。

這時蕭銘才細細回想這朱玉書和杜博遠。

其中這朱玉書的父親是御史大夫,負責監察百官,代表蕭文軒接受百官奏事,管理重要圖冊、典籍,代朝廷起草詔命文書。

而杜博遠的父親則是羽林中郎將,掌管皇宮內外的安全,深得蕭文軒的器重。

這二人中一個嘴大,畢竟屬於言官之首,他們基本上相當於現代的紀檢委,官不大,但很可怕,龐玉坤當年正是在御史台當的言官。

另外一個則是負責皇宮安危,同樣很重要,據說現在皇子們一直在爭相拉攏杜博遠的父親。

掌握了皇宮的安全,可就等於掌握了宮中所有人的性命。

不過因為太過敏感,所有的皇子也都小心翼翼,點到為止,因為到現在杜博遠的父親,杜蘅還是保持相對的中立。

想到這,此時蕭銘不得不感慨這可能是前身蕭銘乾的最正確的一件事了,即便他是無心的。

只是蕭銘也清楚,他只是與杜博遠和朱玉書的關係比較不錯,還影響不到這兩位大員。

但是自己已經是近水樓台先得月了。

秦瑞走了一會兒,很快帶著兩個人過來,這兩人一高一矮,高的很瘦,矮的很胖,高個子是朱玉書,而矮個子就是杜博遠了。

「殿下,我們可真想你呀。」二人見到蕭銘大喜過望。

這能在玩到一起去的,必然性格也是相投,和秦瑞一樣,兩人也是放蕩不羈,語言誇張。

「平山,洪之。」

蕭銘拱了拱手,這大渝國每個書生基本上都有字,蕭銘正是叫他們的字。

「殿下。」二人到了蕭銘近前,躬身行了一禮,接著起身,四人對望一眼同時大笑起來,彷彿回到了以前。

朱玉書和秦瑞一樣,拿著一把紙扇故作風流,「剛才我正和洪之說要去拜訪殿下,不曾想在這裡就遇到了,如今我們長安四大混世魔王重聚,說不得又要在這長安城中掀起一陣狂風驟雨了。」

「平山此言有理,逢此詩會,我們和殿下再次重逢,可見乃是命數,殿下,你不再這幾年,我們被這幫酸溜溜的文人羞辱了不少次,而如今殿下的詩作傳遍長安,這次說不得要打這些書生的臉為我們報仇雪恨呀。」

蕭銘雙手背在身後,笑道:「這還不簡單,本王就帶你們闖闖這詩會。」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