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一十章 贈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 贈詩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日頭到了正午,曲江池的人流越發濃密了。

略帶秋意的陽光灑下,溫度中帶著一絲涼意,高遠的藍色穹頂之上朵朵純凈的白雲漂浮,美麗原始的景緻讓人心曠神怡。

柳樹下,蕭銘的應允讓三人大喜,接著秦瑞為難道:「殿下,這詩會乃是公主主持的,這上面寫著憑詩進入,不瞞殿下,這五年間每次我等都會被擋在門外,還被其他人嘲笑一番,如今殿下據說才情無雙,這次可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才是。」

「就是,要是能同公主殿下一起游湖,這晚上回去死了也值得了。」朱玉書一副嚮往的神色。

杜博遠聞言撞了一下出神的朱玉書,朱玉書回過神來,這才想起這公主是齊王的姑姑,此時怎麼說豈不是大不敬。

他趕緊說道:「罪過,罪過,殿下,我這是胡說八道,胡說八道。」

對這位姑姑蕭銘一直有一種很危險的感覺,能籠絡這麼多裙下之臣,她這位姑姑看似無害,其實能量巨大。

也正是因為如此,魏王才會對她格外照顧。

「無妨,與其讓其他酸軟的書生去和姑姑游湖,還不如讓你們得了便宜。」蕭銘沒心沒肺地笑道,他可不把平陽公主當姑姑。

三人聞言,頓時一驚,接著紛紛露出感激涕零之色,秦瑞說道:「殿下,五年不見,殿下還是那般真性情,為了殿下今日如此照顧我們,今後有什麼事情,我們三個絕不推辭。」

「絕不推辭。」

朱玉書和杜博遠同樣喜不自禁,在他們心中,這齊王還是和當年一樣,太夠意思了。

蕭銘淡淡笑了起來。

其實和平陽公主游湖不會發生什麼,這不過是一種榮耀而已,基本上等於明星和粉絲拍個照之類的。

雖說在蕭銘看來很無趣,但是若是三人能和平陽公主游湖,這足夠他們拿出來吹上一年了。

「既然如此,我們現在就進去?」

帷布外面被淘汰人嘆息著離開,被選中的書生,貴族子弟大笑著進入帷布內,門口的人越來越少,蕭銘說道。

「那麼還請殿下費心了。」三人一臉期待。

「那你們聽著。」

蕭銘細想一下,科技庫中的詩詞歌賦頓時湧上數十萬條,他挑了三首出來。

對秦瑞,他說道:「這首詩叫《相思》,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妙呀1三人聞言拍手叫好。

朱玉書大喜過望,說道:「殿下大才,這隨意的一首詩就說了相思之情,此情此景,這首詩太適合詩會了,秦瑞,這首詩給我吧,我先進去。」

「滾1秦瑞立刻急眼了,「殿下這是給我的,誰都不能搶。」

「我就要搶,你要是不給,我今晚就回家告訴我爹你父親前天逛了青.樓,讓他在皇上面前參你爹一本。」朱玉書淡定道。

「無恥1秦瑞和杜博遠同時罵道。

朱玉書嘿嘿笑道:「為了公主殿下,無恥又何妨?殿下,我去也。」

說罷,朱玉書一邊念著詩詞,一邊向帷布前走去。

秦瑞頓時哭喪著臉看向蕭銘:「殿下,你可要為我做主呀,這朱玉書太卑鄙了。」

蕭銘搖了搖頭,這朱玉書深刻反映了當年四人流.氓個性。

他說道:「怕什麼又不是沒有了,這首詩叫《聽箏》,鳴箏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顧,時時誤拂弦。」

「妙,殿下出口成章,這讓我等佩服的五體投地。」秦瑞聽了這首詩臉上的氣憤之色立刻消失無蹤,樂滋滋地說道。

杜博遠早已忍不住了,一把推開秦瑞,「殿下,還有我,還有我。」

蕭銘看了眼杜博遠,說道:「洪之出生將門,這情呀念呀之類的詩不合適,本王給你這首詩叫做《八陣圖》,聽著,功蓋三分國,名成八陣圖。江流石不轉,遺恨失吞吳。」

杜博遠一聽,喜的抓耳撓腮,這三人和以前的蕭銘一樣不學無術,畢竟生在官宦之家,將來當官根本不需要參與科舉,自然一個個懶得讀書,這詩自然也就不會了。

念了這三首詩,蕭銘跟著秦瑞和杜博遠向帷布出走來。

這時的朱玉書已經將詩作寫了下來,門口的金甲侍衛將詩作拿去,從側門進入了帷布內,似乎要呈給平陽公主。

「殿下,請?」

到了門前,朱玉書忙給蕭銘遞上紙和筆,秦瑞和杜博遠一副仇人的模樣瞪著朱玉書。

朱玉書連連賠笑,說請二人吃酒,二人才作罷。

「你們先進去吧。」蕭銘倒是不著急,讓給秦瑞和杜博遠。

此時二人也急著進去,拿起紙筆便寫了起來。

不一會兒,金甲侍衛走了出來,說道:「這位公子,你可以進去了。」

「殿下,多謝了,我在裡面等著殿下,這後面還要仰仗殿下多多幫忙呀。」朱玉書對蕭銘深深鞠了一躬。

說罷,大笑著走了進去。

這時秦瑞和杜博遠也寫好了,將詩作呈了進去,同樣,二人也全部通過。

只剩下自己,蕭銘想了想提筆寫道:「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后百花殺。衝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寫完這首詩,金甲侍衛將詩作呈了進去。

一道帷布相隔的一側,此時平陽公主正端坐在一把鋪著貂絨的紅木椅上,在她的下方,擺著兩排桌椅,此時坐著不少長安城中的才女,鶯鶯燕燕,綠肥環瘦,倒是人比花嬌。

「公主殿下,今年倒是來了不少有才學的青年才俊,這一首《相思》之後,又是一首《聽箏》,現在又是一首《八陣圖》,往年可很難見到這樣的詩作。」

平陽公主左下手,一個女子開口說道,此女一身紅紗披身,冰肌玉膚,眉心一點硃砂,五官精緻倒是個十足的美人。

「襄城公主的話倒是一點都不假,本宮以為今年不過爾爾,不曾想這最後幾首詩倒是超凡脫俗,不過這些詩作不過事前準備的,不能全算本事,待會咱們出題,讓他們即興賦詩,這才能看出他們的本事。」平陽公主笑著說道。

接著平陽公主看向坐在右側下手帶著面紗的女子說道:「玥兒,你今年還是第一次參見詩會,你說呢?」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