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一十二章 衝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二章 衝突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潘玉1

詩會上因為這句話,頓時陷入了死寂,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蕭銘щww..l

這時又一聲響了起來,「潘玉,這話可不能亂說,你有什麼證據說齊王在作弊呢?」

「真是難得,沒想到蜀王也來長安了。」蕭銘看向說話的人說道,此人卻是五皇子蜀王。

「蜀王殿下,我可沒有胡說,這秦瑞,朱玉書,杜博遠哪個不是草包飯桶,他們的詩怎麼會入公主的法眼,剛才我就看見齊王殿下和三人竊竊私語,這必然是齊王教他們的。」潘玉說道。

陳玉書皺了皺眉頭,「潘玉,你我無冤無仇,你怎麼血口噴人,今天你倒是把話說清楚了,你想怎樣?」

蜀王聞言,勸道:「平山,這是何必,潘玉不相信你的才華你只需當著公主殿下的面再作一即可,無需動怒。」

眼睛在蜀王和潘玉的身上轉了一圈,蕭銘明白這二人一唱一和明顯是唱雙簧,這一個白臉一個唱紅臉而已。

蕭銘本就因為這蜀王在硝石上作祟心中十分不爽,加上以前二人在長安的恩怨,此時更是心中火起。

若不是他動員了整個封地的百姓尋找硝石,這次滄州之圍恐怕就是另外一個結果了。

而現在這個混蛋竟然大言不慚站在他的面前,再次和自己過不去

蜀王的話一說出,陳玉書頓時有些心虛,秦瑞和杜博遠也一樣,他們可真的是作弊的。

見二人不說話,潘玉更是來勁,「哼,踏秋詩會混入如此劣徒,這倒是真的污眾人的眼睛,而堂堂齊王卻助紂為虐,這傳出去豈不是笑話,丟了皇家的臉面。」

蜀王說道:「潘玉,話可不能這麼說,齊王以前可沒少丟皇家的臉面。」

這話一出,頓時詩會上響起不少惡意的笑聲。

蕭銘冷眼旁觀,此時蜀王終於撕掉了偽善的面具,他問陳玉書道:「平山,這貴族子弟污衊藩王該當何罪?」

陳玉書怔一下,說道:「回殿下,這污衊藩王,貴族子按律當鞭笞一百。」

「好,你現在便到外面尋一個鞭子進來。」蕭銘眯著眼睛看向潘玉。

這蜀王和他平級,二人有恩怨倒是罷了,這個潘玉是何人物,也敢來羞辱他,此次不給這些人一點顏色看看,他們還不知道他這齊王已經不是以前任人嘲笑的齊王。

「這……」朱玉書奇怪看了眼蕭銘。

「還不快去1蕭銘瞪了他一眼,朱玉書點了點頭,立刻跑了出去。

蜀王和潘玉這下倒是摸不著頭腦了。

沉默了一會兒,蜀王嗤笑道:「齊王,難不成你還想和本王打架不成,不過這次你可不要哭哭啼啼回去找你的母妃。」

龐玉坤說自己這次的功勞很大,很容易惹其他皇子的記恨,如今果真應了他這句話。

這蜀王看來就要當這個出頭鳥了。

自己若是受了這番羞辱,傳出去也會被人笑話,丟了顏面,這若是和蜀王打架,這事肯定要鬧到蕭文軒哪兒,到時候必然又是一頓訓斥,接著在朝堂上肯定又是被大臣們一陣數落。

不過他蕭銘可不是吃虧的人,他說道:「本王在滄州城頭和蠻族血戰的時候,你還不知道躺在哪個妓女的懷裡吃奶呢,就憑你也配和交手。」

此話一出,蜀王的臉頓時漲得通紅。

在長安的時候他和蕭銘一向不對頭,同時京城惡霸,二人沒少衝突。

這次蕭銘得了這麼大功勞,他自然是心中不服,這次蕭文軒將自己召入長安,他就一心想尋個機會羞辱蕭銘。

畢竟以前的時候,蕭銘總是被他欺負。

因為蕭銘年紀比他小,母妃也沒有什麼背景,被打一頓頂多回去向蕭文軒和珍妃告狀。

而對蕭文軒來說,當時頂多是把二人訓斥一頓。

「你再說一遍試試1蜀王怒道。

「你也配1蕭銘毫無懼色,此時這蜀王在他眼中比蠻族還可惡,這蠻族是死敵,而這蜀王卻不顧大渝國安危在扯他的後腿。

就在二人就要擼袖子上的時候,忽然一個嚴厲的聲音響起,「誰敢在本宮的詩會上胡鬧。」

帷布被拉開,層層珠簾之後,平陽公主等一眾女子被遮擋在後面。

「參見公主殿下。」,這時一眾書生躬身說道。

平陽公主是長輩,蕭銘和蜀王同時說道:「見過姑姑。」

「原來是蜀王和齊王,我當時誰有這大的膽子,怎麼現在打到姑姑的詩會上了?」平陽公主肅聲說道。

蕭銘說道:「回姑姑,蜀王污衊侄兒作弊,多次出言侮辱侄兒,侄兒不忿才會和他起了爭執。」

「蜀王,可有此事。」平陽公主沉聲道:「你們以前鬧鬧也就罷了,如今各為藩王,怎麼還如此胡鬧。」

「姑姑,侄兒是看不慣蜀王作弊才會斥責他,侄兒這麼做也是為了姑姑,陳玉書,秦瑞,杜博遠,三人是長安皆知的草包,怎麼可能會入眩」

「你說這四詩分別是齊王和他們三人的?」平陽皺著眉頭說道,他同樣了解這三人的本事。

「蕭銘,你身為齊王,怎能如此行事,此話你怎麼說?」平陽公主說道。

這件事蕭銘的確在作弊,但是這些書生也不幹凈,這次不少書生提前準備了詠菊的詩藏在身上,準備拿出來,不過因為不詠菊改詠戰詩,這些書生才會措手不及。

和這些人他們比起來,自己不過半斤八兩,他不否認,也不承認,說道:「姑姑怎麼又知道他們詠不出來這樣詩,若是姑姑不信,可以當著眾人面的一試,若是三人能對上,姑姑便將三人納入魁可好?」

平陽公主迷糊了,這蕭銘信誓旦旦,倒是讓她摸不準了,她說道:「既然如此,本宮便出題一試,蜀王,你若是誣陷他們,說不得我要在你父皇面前說你兩句。」

「是,姑姑。」蜀王十分自信,「若是屬實,也請姑姑揭露齊王這不堪的面目。」

這時朱玉書也拿著馬鞭回來了。

平陽公主說道:「玥兒,由你出題,試他們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