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一十三章 驚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三章 驚艷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斐玥兒?」

「沒想到是真的,斐玥兒真的來了。」

「蒼天啊,自從見過斐玥兒的畫像,我是茶飯不思,沒想到今日終於得見,可惜這珠簾什麼看不到。」

「……」

平陽公主的話音一落,詩會現場立刻響起了議論之聲,無論是書生還是貴族子弟都伸著腦袋看向珠簾後面。

可惜厚厚的珠簾後面只能看見模糊的影子,根本無法看見裡面的人。

而金甲侍衛守衛在兩側,更是斷了這些書生冒險一試的決心。

潘玉聽到這個名字,渾身一震,接著眼中泛起一層仇恨,這仇恨是沖著蕭銘去的。

正因為如此,他才會對蕭銘出言不遜。

蕭銘挑了挑眉毛,此時恨不得自己有雙透視眼,這樣便能一睹這斐玥兒的容貌了,可惜這次被蜀王這麼一攪合,恐怕是沒希望了。

「既然公主讓玥兒出題,不如殿下和三位便以梅蘭竹菊為題各自詠誦一首詩。」珠簾後面,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傳來。

蕭銘聞音,心中頓時一盪,這聲音倒是好聽,如同百靈鳥一般悅耳。

朱玉書三人此時嚇得都快尿了,他們懂什麼詩,這蕭銘不是讓他們出醜嗎?

「殿下,這……」朱玉書咽了口吐沫,本來想在平陽公主露臉,可這次他們是把臉丟到家了。

蕭銘一本正經地說道:「不要怕!你要相信你們自己的才學,既然已經出題了,不如從你開始吧,這梅花就交給你了。」

朱玉書撞牆的心都有了,他手足無措,腦子裡一片亂麻,怎麼可能會作詩?

蜀王和潘玉看見朱玉書的樣子,頓時露出譏誚之色。

蕭銘這時冷笑一聲,他腦中科技晶石可不是白給的,他看向朱玉書,心中默念,「聞道梅花坼曉風,雪堆遍滿四山中。何方可化身千億,一樹梅花一放翁。」

科技晶石原本的作用就是傳輸知識,蕭銘這麼一動用,朱玉書忽然感覺到一段隱隱的詩詞在自己腦海中出現。

本來著急的他忽然大喜,接著他不斷苦思冥想,而這個詩詞也越來越清楚,到了最後他終於恍然大悟,高聲念道:「聞道梅花坼曉風,雪堆遍滿四山中。何方可化身千億,一樹梅花一放翁。」

朱玉書這首詩一出,一眾書生頓時汗顏,蜀王和潘玉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嗯,又是一段絕句。」沉吟了一下,珠簾後面平陽公主的聲音傳出來。

接著她似乎有些期待,說道:「下面該誰?」

不顧暗自狂喜的朱玉書,蕭銘說道:「秦瑞,你來詠誦竹吧。」

秦瑞此時還被朱玉書震撼,此時輪到自己,頓時慌了神,求助地看向蕭銘。

但是蕭銘目不斜視,根本不理會。

就在秦瑞抓耳撓腮的時候,他忽然感覺腦中靈光一閃,一首詩忽然出現在了腦海,他大喜道:「竹生空野外,梢雲聳百尋。無人賞高節,徒自抱貞心。」

念完,秦瑞大喜過望,拱手道:「諸位,承讓了,承讓了。」

詩會現場陷入了沉默,一眾書生臉上再也沒有了譏誚之色,而滿是嫉妒。

接下來是杜博遠,他念道:「秋霜造就菊城花,不盡風流寫晚霞;信手拈來無意句,天生韻味入千家。」

三人每個人都作一副絕句,對望一樣哈哈大笑起來,陳玉書拍了拍手中的馬鞭,對蕭銘說道:「殿下,待會兒這鞭子就讓我來代勞吧。」

說罷,他看向潘玉,目光陰沉。

這朱玉書,秦瑞,杜博遠是何人?那可是都是混世魔王,剛才理虧不好發作,但是現在他們得理不饒人。

潘玉聞言頓時面色蒼白,看向蜀王求救。

蜀王心情薄涼,不過是利用潘玉,此時怎會因為潘玉自找無趣,他說道:「潘玉,你怎麼能信口雌黃,本王差點就信了你。」

潘玉的臉頓時更白了。

珠簾后的平陽公主面帶笑意,「這次詩會一下出了這麼多佳句,實在難得,齊王,既然梅蘭竹菊中三個都已經有了,你不妨將這蘭花詠誦一下,也湊齊這四君子之名。」

蕭銘挑釁地看了眼蜀王,淡淡說道:「既然姑姑要求,侄兒就獻醜了,孤蘭生幽園,眾草共蕪沒。雖照陽春暉,復悲高秋月。飛霜早淅瀝,綠艷恐休歇。若無清風吹,香氣為誰發。」

這首詩念出來,蜀王不可思議地看向蕭銘,什麼時候這齊王能夠三步成詩了。

而珠簾後面的平陽公主則是看向了斐玥兒。

「好一個若無清風吹,香氣為誰發。」短暫的沉默過後,平陽公主忽然說道:「齊王,沒想到你竟然有如此才情,這首詩卻讓本宮想起了女兒家的無奈,若無清風,香氣為誰,哎……」

斐玥兒神色動容,她自然了解平陽公主的意思。

其實平陽公主以前並非這個性子,而是在駙馬死後性格大變,這句詩里的若無清風吹,香氣為誰發倒是讓她暗自悲嘆自己的命運。

而此時平陽公主看向她,意思也很明顯,這女子一生若是選錯了夫君,一輩子也就從此錯了。

「姑姑,這梅蘭竹菊我們也詠過了,當可證明我們沒有作弊,而是蜀王和潘玉污衊本王,也請姑姑旅行承諾才是。」

平陽公主從傷感中回過神來,她說道:「這是自然,今日你和他們三個便一起隨本宮泛舟曲江湖,襄城公主也在,正巧我們能一起聊聊天。」

「啊!這……」聽到襄城公主在,蕭銘臉色大變,「姑姑,我想恐怕下午還有事情。」

「七哥,你這時何意?既然七哥不樂意,那我還是去七哥的落腳的地方坐坐吧。」襄城公主略帶怒意的聲音傳來。

蕭銘暗自叫苦,這襄城公主可是這長安城裡他最為頭疼的人,以前他在長安的時候可沒少被這個妹妹訛詐。

「別,七哥去就是了,不過在這之前,七哥還有事情要辦。」蕭銘看向潘玉。

自己在詩會上被一個小小的貴族子弟羞辱,若是不把顏面找回來,他這個藩王豈不是要被滿朝文武笑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