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一十五章 姑侄和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五章 姑侄和解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七哥1

清風徐來,捲動珠簾,襄城公主清脆地喊了他一聲。

這時蕭銘的目光才從蒙面女子身上轉移過來,他看向襄城公主說道:「妹妹好興緻,今年讓你失望了,倒是沒有讓你見到什麼青年才浚」

朱玉書三人不樂意了,說道:「殿下,我們不就是青年才俊嗎?」

秦瑞和杜博遠聞言連連點頭。

此人三人的目光可不在平陽公主身上,而是在襄城公主身上了,一副諂媚的神色。

襄城公主在長安倒是聽說過朱玉書三人的名聲,所說這次是勝了,但是對三人固有的偏見可是一點沒少。

她懶得理會朱玉書三人,而是直接向蕭銘伸出了手。

「幹嘛?」蕭銘困惑道。

平陽公主的笑聲傳來,「她的性子你還不了解,這伸手自然是要和你要禮物,這次來長安,這青州的特產可帶來不少吧,姑姑倒是也很感興趣。」

都是吸血鬼,蕭銘悲嘆,仍舊笑嘻嘻地說道:「這個姑姑倒是放心,此次來長安,侄兒也給姑姑帶來了不少禮物,當然妹妹的也有。」

「我就知道七哥肯定不會忘了我。」襄城公主開心地說道,「禮物在哪兒?」

「這個倒是要等上兩天,到時候妹妹我差人給妹妹送去。」蕭銘說道,他不可不想這襄城公主去挑,因為這一去,好東西肯定是沒了。

襄城公主聞言,點了點頭,笑道:「既然如此,我們便去游湖吧。」

陳玉書三人早就等不及了,連連答應。

四人越過珠簾,這時平陽公主也起身了,那個蒙著面紗的女子和平陽公主說了幾句,便轉身向外走去。

剛才和蒙面女子相對一眼,只是露出了上半般臉便是極為俏麗。

他的眼睛再在詩會上搜索,綠蘿和紫菀的身影倒是也沒看見,看來入門之後第二輪也被淘汰了。

見蒙面女子離去,襄城公主嘻嘻笑道:「七哥,那個就是斐玥兒哦?」

「她就是斐玥兒?」蕭銘驚詫地看向那一抹曼妙的背影。

襄城公主點了點頭,「七哥的艷福不淺,這斐玥兒可是個美人兒。」

「七哥可沒這麼膚淺。」

蕭銘伸著脖子又望了眼漸漸消失的斐玥兒,這身影倒是婀娜標緻。

襄城公主聞言,撇了撇嘴,徑自向船上去了。

望了眼畫舫,蕭銘頓時覺得渾然無趣,畢竟他的目的達到了,雖然只有半面,但是心中總歸踏實了一些。

不過平陽公主說和自己有話說,自己倒也不能不去。

此次詩會,在書生中挑選了四人,又在女子中挑選了四人。

加上襄城公主這個湊熱鬧的,一共十個人共同游湖,這挑選出來的四位同樣也都是輕紗拂面,都是大家閨秀。

大渝國,平凡百姓讀不起書,女子就更不用說了,這有才情的女子基本上出身富裕之家。

陳玉書三人興奮不已,一溜煙上了畫舫,蕭銘緊隨其後。

畫舫向湖中慢慢劃去,陳玉書三人鑽入了畫舫中,一個比一個殷勤為襄城公主端茶倒水。

這時平陽公主將蕭銘叫到了船頭。

「齊王,上次青州一別也有大半年的時間了,不曾想這麼快你就驚動長安,看來姑姑倒是小瞧了你。」

平陽公主身穿霓虹牡丹宮裝,顯得雍容華貴。

「姑姑謬讚了,侄兒不過僥倖而已。」

蕭銘謙虛的同時還有點心虛,當時自己除掉王家可是利用了這位姑姑。

平陽公主冷哼一聲,「僥倖?我看倒是未必,你計謀百出,倒是姑姑恐怕也被你利用了,上次青州之事,姑姑越想越不對,不過如今死無對證,姑姑也不便多說。」

蕭銘的心一沉,此時平陽公主突然提起此事,恐怕下面就要提要求了,一般來說這都是談判的技巧。

畢竟這件事不過猜測,而拿猜測這件事肯定是敲打他。

「姑姑何出此言?侄兒對姑姑可一向敬重的很。」蕭銘說道。

平陽公主轉過身笑眯眯地看向蕭銘,「行了,這話你騙騙被人還行,騙我可不行,你們這幾個侄子可沒少利用我,不過不管是真是假,姑姑都不在計較這件事了,畢竟你怎麼說也是我的侄兒。」

蕭銘怔了一下,他越發不懂這平陽公主是什麼意思了?

頓了一下,平陽公主說道:「以前你在青州,姑姑鞭長莫及,不是不疼你,而是距離太遠,你可不要責怪姑姑才是。」

「侄兒不敢。」蕭銘謹慎地說道。

他皺了皺眉頭,心道這平陽公主果真厲害,她一向和蕭文軒很親近,行事必然是順著蕭文軒的,此時估計從蕭文軒哪兒得知自己現在的重要性。

接著這次詩會,不過是和自己緩和一下關係,畢竟上次在青州王成籌的一番話可把她嚇得不輕。

若是蕭銘多想,必然對她這個姑姑也記恨在心。

加上蕭銘地位今非昔比,以平陽公主的性格必然要多面下注。

其他皇子她都相處的不錯,以前看不上蕭銘,現在蕭銘不可同日而語,自然這相處的方式也要改改了。

細想一下今天得詩會,平陽公主倒是向著自己的,而今年她出人意料地將斐玥兒請來,恐怕也是此番用意。

果然,平陽公主說道:「你父皇已經向斐家為你提親,姑姑不能為你做別的,只能將這斐玥兒請來讓你瞧上一眼,本來姑姑派人去通知你過來,不曾想回來的人說你已經來了,為此姑姑倒是擔心了你無法進入詩會,現在看來姑姑真是多想了。」

平陽公主想要緩和自己的關係,蕭銘自然求之不得。

現在他需要的是發展,而不是爭鬥,他說道:「勞煩姑姑費心了,侄兒感激不荊」

「無妨,你我都是皇家子嗣,無需如此生疏。」

平陽公主淡淡笑道,心道蕭銘是領了她的人情了。

站在船頭,姑侄二人又說了會話,這才進入畫舫。

一個下午的時間,蕭銘都是在畫舫中渡過,此時他倒是放鬆下來,盡情欣賞著這秋日的曲江池美景。

傍晚的時候,一行人才上了岸,各自離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