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一十六章 送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六章 送禮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此次詩會多謝殿下出手相助。」

游湖結束,朱玉書三人一直將蕭銘送到落腳之處,這是誠摯地對蕭銘說道。

「這麼說可就見外了,想當年,我們可是一起上刀山下火海的。」蕭銘笑道。

秦瑞三人對望一眼,俱都笑了起來,秦瑞說道「此次殿下難得回來,改日我們再聚,日後殿下回了青州也不要忘了我們三個才是。」

「哎,以前在青州被豪族欺辱,那時沒有辦法,現在本王肯定會時常和你們保持書信聯繫的。」蕭銘說道。

杜博遠說道:「如此最好,我們可是說過有難同當,有福同享的。」

說罷,三人拱了拱手,向蕭銘告辭。

送走三人,蕭銘看向晚上和他一起回來的魯飛,問道:「還站得住嗎?」

「殿下,這是什麼話?這滄州城頭大戰十天十夜我魯飛也依舊龍精虎猛,哎呦,羅信來扶我一下。」魯飛一句話沒說完,手立刻搭在了羅信的肩膀上。

羅信和魯飛也是半斤八兩,這二人一天也不知道交出了多少子子孫孫,他罵道:「滾回去休息吧,煩1

魯飛笑嘻嘻的,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和羅信一起向蕭銘拱了拱手,接著轉身就說道:「這教坊司果然不同凡響……」

蕭銘皺了皺眉頭,目送二人離去,這次二人立了功,這也理當算是獎賞,所以也就縱容二人了。

畢竟這刀口舔血的日子若是沒個精神上釋放,會把人給逼瘋。

轉身回了休息的地方,這時紫菀對蕭銘說道:「殿下,早些時候有人過來,說這貨物明天就可以到了。」

「是嗎?這太好了,禮物到了本王明日就去一趟斐家,過幾天,我們就回青州。」蕭銘說道。

只是今天一天的時間,他這事情就辦完了一半,剩下的只是你把禮物送出去而已。

第二天,青州商船中午的時候準時抵達,兩大船貨物被送到,紫菀雇傭了三十多輛馬車運了幾趟才把東西全部運過來。

挑選了其中三十件東西,蕭銘對王府的家丁說道:「帶上這些跟我走。」

他正是要去斐濟的府上。

家丁得令,將蕭銘選出來的東西全部搬上馬車,跟著蕭銘向斐府而去。

昨日他猛然看見斐玥兒,心中驚艷了一下,接著便是古井無波,畢竟在在現代看慣了電視上的美女名星,動漫美人,對美女他還是有些免疫力的。

他雖然喜歡口花花,但卻不是一個色胚子,在這件事上還是有些定力的,分得清孰輕孰重,相對於素未謀面的斐玥兒,他倒是更看重斐家的在大渝國的影響力。

畢竟無論怎麼說,斐玥兒對他而言也是一個陌生的人,一個人對陌生人也就只有陌生人的感覺。

所以,此次去斐府也不過是走個過場,而且一旦親事定下來,他這長安利益集團的骨架便搭設起來了。

恰巧今日正逢休沐,到了斐府的時候,通報之後,斐濟親自出來迎接。

「斐濟參見殿下。」斐府門外,斐濟對躬身說道。

「斐中書免禮。」

蕭銘從馬上跳下來,將斐濟攙扶起來。

斐濟起身,側身邀請蕭銘進入府中,說道:「殿下遠道而來,真是令斐府蓬蓽生輝,殿下這邊請。」

「客氣,客氣。」蕭銘拱了拱手,隨著斐濟走了進去。

到了正堂,二人在屋內坐下,這蕭銘說道:「斐中書,這下午過來,多有打擾,略備了些薄禮,還希望斐中書能夠笑納。」

說罷,蕭銘讓家丁將馬車上的禮物都搬下來。

「殿下,這是何必,只是殿下過來,便令下官面上有光了,又何必如此破費。」

雖這麼說,但是斐濟心中卻是極為高興。

這名門望族哪個不注重臉面,蕭銘親自過來,還帶了重禮,這傳出去,他也是面上過得去了。

何況如今這長安城青州的貨物人人奢求,蕭銘這送來的東西必然是青州的精品,這不是錢的問題,同樣也是面子上的問題。

家丁將箱子陸續搬了進來,在斐濟面前一一打開。

這前面十來個箱子里裝的全都是玻璃瓶裝的醉青州,透明的玻璃里透明的酒業清晰可見。

當這些箱子打開的時候,斐濟頓時眼前一亮。

「殿下,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玻璃?」斐濟端詳著問道。

「正是。」蕭銘從箱子里取出一瓶醉青州擺在桌子上。

下午的時候,陽光從西面照射進來,瓶子和酒業被染成了金黃色,這批酒自然是定製的,市面上絕對沒有玻璃瓶裝的醉青州。

拿起醉青州,斐濟觸摸著玻璃光滑的表面興趣濃厚,「殿下若不說是玻璃,我倒是以為這是極為難得的玉石,殿下能夠憑藉人力生產出來這種精美之物,果然不同凡響。」

蕭銘曾經看過一個紀錄片,在非洲一個與世隔絕的原始部落,海邊飄來的玻璃瓶被當做是上帝扔下來的東西被供奉起來。

可見從未出現的新事物對生活在封閉環境中人的影響。

所以當蕭銘搞出來這麼多稀奇的東西,自然也會大渝國人造成了很大的影響,這就和以前的大哥大進入中國一樣,被有錢人立刻當做是一種時髦。

現在青州的商品一樣,逐漸成為這些權貴間流行的事務,而高端的東西更是能滿足他們的虛榮心。

即便斐濟這樣的人也不能免俗。

二十個箱子里裝的都是醉青州,一共是一百多瓶,接著還有十個箱子。

其中五個箱子里裝的是手工皂,這些肥皂中添加了中藥材,蕭銘一一介紹起來。

這同樣是蕭銘的下一步商業規劃,肥皂很快會走高中低三個檔次,這手工皂自然就是高檔的肥皂,以前普通的肥皂會慢慢進入普通百姓家。

這種肥皂斐濟也是未曾見,得知是新品,也是滿意地微笑。

而最後五個箱子里則是擺著純粹的玻璃工藝品。

玻璃坊的工人在技術熟練之後,逐漸熟能生巧,這工藝品自然不在話下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