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二十章 婚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 婚事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嗯,也好,國不可一日無君,這藩國也不可一日無藩王,這日子久了總會讓人非議,你再在這長安陪你母妃幾日便啟程回去吧。」

接著蕭文軒說道:「兒臣朕得到消息,貝善的血狼部落進入了幽州,接管了山海關,這未來草原上恐怕又要多了事端。」

「父皇放心,無論是誰,兒臣敢想父皇保證,滄州不會破。」蕭銘保證道。

蕭文軒輕輕點了點頭,面帶笑意,他對著蜀王說道:「你這個當哥哥看看,也該自省了。」

蜀王心中恨極,但是還是順從地說道:「是,父皇。」

得了些蕭銘的精美禮物,蕭文軒也想回去慢慢把玩一番,他對馮德水示意了一下,馮德水喊道:「退朝1

今日也本無事,大臣們三呼萬歲之後,慢慢退出了承慶殿。

「殿下,殿下。」

一出承慶殿,羅權立刻跟了過來,說道:「殿下,這望遠鏡可還有,能否送給老臣一個。」

蕭銘說道:「羅將軍安心,這其他人沒有,肯定少不了你的,昨日我去拜訪了斐中書,這今日正要將東西給你送去。」

「殿下客氣了,這其他的不要,這望遠鏡一定要給我一個。」不打仗的人是體會不出這望遠鏡對戰場的作用的。

「是嗎?那我就將醉青州搬回去了。」蕭銘玩笑地說道。

羅權一聽頓時一怔,說道:「殿下,這既然都送了,哪有拿回去的道理。」

蕭銘笑了起來,「我就知道羅將軍也愛酒。」

二人一邊說一邊出了宮門,路上蕭銘想起羅信的事情,忽然問道:「羅將軍,過些日子我就要回去了,羅信在青州本王倒是也使得順手,可惜,他終究是禁軍中的將領。」

提到這個事情,羅權的面容嚴肅下來,他猶豫了一下說道:「殿下,羅信在這禁軍中也是整日清閑,與其如此,不如隨殿下一起回去,也能為殿下盡一些綿薄之力,如果殿下不嫌棄,我便向陛下上奏,將羅信賜給殿下作為家將如何?」

提及羅信的事情是對羅權的一次試探,若是羅權拒絕,說明對自己並不信任,而此次他提出讓羅信作為他的家將,可以說對蕭銘很是順眼了。

「這自然最好,多謝羅將軍厚愛了。」蕭銘笑道。

羅權說道:「如今大渝國還能有幾人能和殿下一樣心懷報國之志,只憑這個,羅信在殿下手下日後便會有所作為,老臣這麼做也是為了羅家的香火不會一下斷了。」

「將軍此言何意?」蕭銘不解道。

羅權說道:「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殿下,這不過是老臣自己杞人憂天而已。」

蕭銘皺了皺眉頭,他忽然想起了牛,也許羅權也是害怕落了他一個下常

這若是把羅信放在蕭銘身邊,總不會落得全家跟著他受累。

回到休息的住處,蕭銘讓僕役將禮物給羅權送去,此次外面的官員基本上該送的都送了。

還有一個那就是宮中的嬪妃了。

吹耳旁風的人很可怕,這可都是蕭文軒身邊的枕邊人,他也不敢大意,接著便入宮將香水,肥皂之類的東西送了過去。

「過幾日便要回去了?」

得知蕭銘要回青州,珍妃面露不舍。

「母妃,青州如今百廢待興,不能懈怠,兒臣如今也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這一來一回就是一個月,兒臣生怕封地生了禍亂。」蕭銘說道。

珍妃是個識大體的人,聞言她沒有哭哭啼啼地挽留蕭銘,而是說道:「你現在長大了,終於懂得這政務一日不可懈怠,嗯,既然如此,娘也不留你了。」

來到這個世界,可以說珍妃是唯一讓蕭銘感覺到溫暖的人了,他說道:「母妃,在這宮中你也要當心,防止小心陷害。」

珍妃握住蕭銘的手,笑道:「母憑子貴,如今你在你父皇眼中的地位不同以往,僅僅因為你,他也會多照顧母妃的,你若是擔心母妃,不如安心建設封地。」

蕭銘點了點頭,珍妃久居深宮,卻把如今的形勢看的很准,母憑子貴,蕭銘越強大,她在宮中的地位也就越高。

「是,母妃,這些禮物母妃就送給宮中交好的嬪妃吧,如此一來,母妃也能多幾個幫手。」蕭銘說道。

這如何送禮很有講究,該送誰,不該送誰,他不懂,而且這深宮之中他也不便走動,只能將禮物給珍妃,讓她送出去。

「嗯,這個你就安心吧。」珍妃笑道。

二人正說著,外面忽然傳來馮德水的聲音,不一會兒,琉璃帶著馮德水走了進來。

「恭喜殿下,賀喜殿下,這賜婚的旨意下來了,恭祝殿下和斐家的婚事定下來了。」馮德水喜道。

珍妃聞言大喜,她說道:「勞煩馮侍郎了,琉璃,給馮侍郎備些禮物。」

「娘娘,這就不必了,老奴不是貪心的人,這殿下已經給了老奴不少賞錢。」馮德水笑道。

「齊王是齊王,本宮是本宮,這可不一樣,何況這是喜事。」珍妃神色興奮,她可一直盼著這個消息。

琉璃從內房中出來,端著一些賞錢,馮德水只得收下。

送走馮德水,珍妃笑著對蕭銘說道:「如今這婚事定下,只需六禮之後,便可以成親了。」

大渝國皇家依舊遵循婚嫁六禮,這六禮分別是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親迎等程序,這些程序十分繁瑣。

這婚事定下,朝廷禮部會專門辦這件事,不過這些程序折騰下來怎麼也得半年的時間,加上挑選良辰吉日,估計一年之內能迎娶斐玥兒就不錯了。

「這婚事也定下了,來這長安的事情倒是真的沒了。」蕭銘笑道。

珍妃點了點頭,她的心事也沒了,說道:「嗯,既然這樣,你便早些動身吧,這婚事母妃為你操辦,等定下了良辰吉日再告訴你,不過這怎麼說也得一年半載的。」

珍妃的話倒是正應了蕭銘的猜測,他渾身一陣輕鬆,一年的時間也足夠他整頓青州了,不然這立馬結婚,又要耽擱他許多事情。

婚事定下,蕭銘在這長安也別無他事,又在長安陪了珍妃幾日,便讓紫菀和綠蘿收拾東西動身回青州。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