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二十一章 吾之榮耀即忠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一章 吾之榮耀即忠誠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下次再來長安的時候,我們就能喝殿下的喜酒了。」

長安城外,一千身穿精良板甲的騎兵分列兩邊,魯飛和羅信同樣一身戎裝。

城門口,陳玉書,秦瑞,杜博遠三人前來一同為蕭銘送行。

出城之前,蕭銘已經向蕭文軒和珍妃辭行,蕭文軒不能親自來,倒是將斐濟和羅權派來為他送行,同時來的還有何中,俞明,晁俊三人。

蕭銘看見這個陣容的時候有些無奈,看來這幾日自己在長安的動作一點都沒逃脫他的眼睛,這是告訴蕭銘,我盯著你呢。

「哈哈,下次再來,本王再次同為你們一起泛舟曲江池。」蕭銘拱手道。

朱玉書三人同樣拱了拱手。

這時羅權說道:「羅信,你以後便是齊王殿下的家將了,日後定不要負了殿下最你的器重,知道嗎?」

「父親,你放心吧,我不會丟了羅家臉面。」羅權抱拳說道。

這兩日,羅權和他說的一樣將湊請蕭文軒,將羅信賜給了他作為家將,羅信倒是不用糾結了。

斐濟面露笑容,何中三人倒是面露沉思,雖說這是奉了蕭文軒的命令,但是他們這一來為齊王送行,無形之中就被其他皇子打入了蕭銘的一邊。

這蕭文軒可是把他們害慘了。

珍妃這時抬眼看了下日頭,說道:「不早了,還是早些動身吧,這到下個城池還需要幾十里路呢?」

「是,母妃。」蕭銘點了點頭,此時珍妃眼眶微紅,看來是強忍著離別之苦。

他也不願再讓珍妃難過,上馬東去。

珍妃這時看向紫菀和綠蘿,吩咐道:「你們二人是我最信任人,可一定要照顧好齊王。」

「娘娘放心。」紫菀和綠蘿對珍妃福了一禮。

交代完,珍妃轉過頭去,已不忍看蕭銘離去。

嘆了口氣,蕭銘勒馬揚鞭,首先沖了出去,魯飛和羅信跟上,一千騎兵緊隨其後,「隆鹵的馬蹄陣陣響起。

望著一行人漸漸遠去,斐濟對羅權說道:「你這次是怎麼想的,這麼肯定羅信在青州會有所作為?」

「說真的?」羅權問道。

「嗯。」

「羅宏已經在禁軍中了,羅信在這隻能被他哥哥壓住一頭,在青州倒是能人盡其才。」羅權說道。

斐濟聞言,無奈地笑了笑,轉身向城門走去。

七日之後,蕭銘一行人抵達了青州。

望著青州官道上熟悉的景色,蕭銘忽然有一種回家的暖意,紫菀和綠蘿也是一樣,神態輕鬆。

在馬車裡對著城外的景色指指點點。

這次去長安,一去一回加上在長安的日子,幾乎是一個月的時間。

路上的百姓和商賈看見這個隊伍不住竊竊私語,似乎認出了蕭銘。

而一些人則是立在路邊對蕭銘躬身行禮,在馬上蕭銘也一一還禮,這才是他的百姓,他的子民呀。

「殿下回來了,殿下回來了。」

還未到城門口,眾人忽然聽見鬧哄哄的聲音,原來是守城的士兵拿著望遠鏡遠遠看見蕭銘一行人興奮地大喊大叫。

「這群渾小子,真是目無軍法,這麼大喊大叫成何體統,我這就走了一個月,還反了天了。」魯飛在馬上罵罵咧咧。

羅信嘿嘿笑道:「你這嫉妒,如今這幫小子只認殿下,不認你嘍。」

「羅信,你不要以為給我叫了幾次教坊司的姑娘,我就不敢揍你!我魯飛可一向大公無私。」魯飛對羅信怒目而視。

羅信冷笑兩聲,「如今我也是殿下的家將,這動手我可就不會因為顧忌自己是外人手下留情了。」

「是嗎?試試1魯飛摩拳擦掌。

在長安的時候二人整天膩在一起喝花酒,現在二人又開始吵吵鬧鬧,一種在滄州城並肩作戰的感覺又再次回來了。

蕭銘說道:「你們兩個聽著,在長安本王縱容你們是因為你們功績,讓你們放縱一下,回了這青州,你們可不能像長安一樣,否則小心本王收拾你們。」

「是,殿下。」二人齊聲說道。

到了城門口,守城的士兵一個個站的筆直,目不斜視,絲毫沒了剛才混亂的樣子,全部將右手握拳放在了左胸口。

這便是青州軍如今的軍禮,握緊拳頭意味著團結,放在胸口意味著忠誠。

「吾之榮耀即忠誠1當蕭銘進入青州城的一刻,守城的士兵齊聲喊道。

「吾之榮耀既忠誠1

蕭銘同樣將左手握拳放在自己的胸口,他的身後,魯飛,羅信和一眾騎兵聲音高亮,響徹青州城。

如今,這便是青州軍的口號,誓死捍衛以蕭銘為中心的藩國。

城門口如此熱鬧,已經有人將消息傳到了都督府中,龐玉坤帶著青州一眾官員迎了出來。

「殿下,你可終於回來了。」龐玉坤笑道。

李開元奉承道:「殿下不在的這些日子,我們處理政務都沒有心勁,百姓們也是心中忐忑,生怕殿下不回來了,現在他們終於可以安心了,可見如今殿下在青州威望無雙。」

「哈哈哈……是嗎?你這話拍馬屁的功夫在牢中倒是見漲,看來在牢中呆一呆也是不錯。」蕭銘大笑道。

魯飛陰測測地笑道:「這話倒是不錯,這殺才差點害死了殿下,該。」

李開元一副悲戚的表情,苦笑道:「魯校尉,你這就別埋汰我了,這都什麼陳芝麻梁穀子的事情了。」

眾人聞言頓時笑了起來。

這處理了秦家之後,滄州之戰便開始了,因為大家都忙,這李開元倒是被忘了,在牢里被關了一個月有餘,他以為蕭銘真要治罪於他,在牢里差點沒被嚇死。

後來商會亂了套,鬧到都督府,眾人才想起李開元把他放了出來。

回到了自己的地盤,蕭銘頓時渾身一陣輕鬆,如今這長安的利益集團初步建立,日後維持來往便可,這以後在他的生意在長安也能有人照顧。

如今回來,他終於可以埋頭髮展了。

一陣亂鬨哄之後,這時龐玉坤說道:「殿下,這次回來倒是有一件大喜事發生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