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二十三章 一切為了資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一切為了資源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風帆?」

當張梁對蕭銘提出了這個問題。

現在船是造出來了,但是風帆縫製張梁可沒有辦法,而且這蓋倫船桅杆高大,同樣也需要相同面積的風帆。

「以前你造船時候是怎麼縫製帆布的。」蕭銘皺著眉頭說道。

張梁苦笑一聲,「殿下,這以前魏家在的時候,他手底下倒是有一個手工紡織工坊,這帆布都是從他哪兒購買的,現在這魏家和秦家一起被殿下滅了,等我快把船體建造結束,這一打聽,這工坊被殿下接收,還在籌備中,還沒生產。」

「這倒是本王失誤了,如今這魏家的產業都被府衙接管,這紡織坊前段時間我已經在布置,不過被滄州之戰耽擱了,後來又去了長安,這事就一直怠惰下來,這樣吧,你先將這剩下的船體建造出來,這風帆的事情你將尺寸,樣式拿來給本王,我交代下去讓他們生產。」

「是,殿下,這尺寸我已經準備妥當了。」張梁從懷中拿出一個圖紙交給蕭銘。

收下圖紙,蕭銘和龐玉坤又將看了看其他三艘蓋倫船,按照這個進度,年底之前應該可以完成。

現在船也有了,剩下的就是招收船員,按照蓋倫船的標準,一艘蓋倫船上要配備大概一百五十名船員。

這件事也該提上日程,於是他問張梁道:「對了,這蓋倫船馬上就要下水了,這船員事你應該比本王熟悉,去什麼地方能夠找到比較精通水性的船員。」

提起這個張梁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他造船這些年自然清楚什麼地方人在這方面比較優秀。

他說道:「殿下,你讓我負責建設登州造船廠的時候,我有一段時間一直在那個地方,對登州還是有些了解的,登州臨海,生活在這個地方的漁民多是以捕魚為生,以前的時候經常有登州的漁民來這裡購買船隻,但是這些年倭寇橫行海上,不少出海的登州漁民被海盜還殺,船隻被搶,很多漁民畏懼海盜,很少有人敢出海,我想,趁現在的機會招攬漁民是最合適的了,他們很適合作為蓋倫船的船員。」

「殿下,張梁的話倒是沒錯,自古以來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這登州的百姓多是以到海上捕魚為生,現在生路被斷,心中對海盜和倭寇必然極為憎恨,若是招攬他們,必然會一呼百應。」

頓了下,龐玉坤繼續說道:「而且,這登州的百姓多有鋌而走險販售私鹽的之徒,俱都因為這捕撈額事情,登州刺史楊承業不只一次向下官請示如何處理這私鹽販子之事。」

「嗯,既然如此,過兩日,你們隨我去一趟登州,實地看看那邊的情況,本王擔心的是這些百姓習慣以海為生,又不思農耕,這屯田法對他們倒是沒有多少實惠,加之嚴禁販賣私鹽,這些百姓恐怕會對府衙怨言很大,若是混同高麗人,倭寇為盜,這可就不妙了。」

張梁深以為然,他說道:「殿下想的十分周到,這海上的漁民沒了活路只能從了海盜上岸燒殺搶掠,畢竟這亡命之徒什麼事情都能幹的出來。」

議定此事,又吩咐張梁加快進度,蕭銘和龐玉坤一同回了青州。

如今蠻族仍在滄州以北威脅青州腹地,現在這海陸又被海盜倭寇截斷,如此一來,他這青州的商品就很難順著大海南下北上,將貨物賣到其他國度。

大渝國國內的市場很重要,但是海外的市場同樣重要。

而其中還有一個問題是,現在工業需要的一些資源大渝國內是沒有或者匱乏的。

比如橡膠樹,比如鐵力木,這前者就不必說了,日後蒸汽機的肛塞,皮帶等物體都需要橡膠這種材料。

而鐵力木這種樹木只有安南國盛產,鐵力木材質堅硬,十分耐腐蝕,是造船木材的首選優秀材料。

現在張梁建造的蓋倫船不過是就地取材,選擇其中質量比較好的木材,不過是松木,杉木幾種,這些木頭造出來的船隻在航行壽命還是比不上鐵力木建造的風帆戰艦。

在大航海時代,很多船隻因為材質問題在航行的過程中被海水腐蝕,大風大浪等因素肢解沉入海底。

所以,獲得鐵力木這種資源就極為重要了,何況這鐵力木還是軍工,特殊機械零件,建築上需要的優秀木材。

而且從科技庫中知識論述中,大殖民時代能夠讓西方能夠高速發展的一個原因就是西方國家能夠從全世界攝取資源,而這些資源又進一步促進了工業的發展。

進一步說,材料是文明進化的基礎,煤炭,石油,核能,更有科學家預言,如果沒有新的燃料被發現人類將永遠止步於太陽系,而這也是為什麼大國要進行登月,甚至登錄火星的目的,一切都是為了發現新的資源。

正因為如此,蕭銘才會如此重視風帆戰艦,他不缺少科技知識,缺的只是資源,而有些資源,大渝國內還沒被發現,甚至是沒有的。

回到青州,蕭銘第二天召集青州的重要官員到王府的正殿中參與會議。

從長安回來,他需要掌握封地最近的情況,同時商討滄州城外的血狼部落之事。

「殿下,現在六州的軍隊基本上完成了師旅營團連排班的改革。」牛首先說道。

「嗯,不錯,城門口士兵的口號說明改革的速度很快。」蕭銘笑著說道:「這次改革有沒有什麼不適應的地方?」

牛神色古怪,說道:「都督變成了師長,這個稱呼有點怪怪的。」

「可不是殿下,這一回去都叫我旅長,我渾身不自在。」魯飛抱怨道。

蕭銘點了點頭,在軍制方面他改的的確有些太急了,這些將領一時間還無法適應。

他說道:「既然如此,軍禮,口號,軍中制度保留,這個稱呼暫時還是用以前的吧,權當是普及一下知識,日後必要的時候再用。」

「是,殿下。」牛等一眾將領說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