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二十六章 綠蘿是登州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六章 綠蘿是登州人?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都督府的議事廳中只剩下蕭銘和展興昌。

蕭銘一邊畫著圖紙,一邊向展興昌講解如何建造這道外城牆。

首先,這道城牆不會是實心的,既然要建設,就要當一座戰爭堡壘來建造,所以說是城牆,不如說是戰爭堡壘。

總體來說,這道城牆還是傳統的城牆造型,不過外圍的城牆會被混凝體結構代替,城牆內部是空心的,但是城牆距離地面五米的高度會被泥土填滿壓實,這樣一來既節約成本,又能起到外部被破壞,裡面仍然不會被突破的情況。

而五米之上則會建設中空的房間,這些房間對外的城牆上都會留下僅僅夠長矛伸出去的孔洞,戰爭之時,士兵可以通過這些孔洞擊殺攀爬的蠻族士兵。

這層高度在兩米八左右,接著第三層,第四層全都是這樣的結構。

在第五層,孔洞會擴大,變成火炮可以伸出去,但是人進不來的孔洞,從這層開始,樓層里安裝火炮基座,留作架設火炮之用,在往上四層都是這樣的結構,間接留一些長矛兵用的孔洞。

總體來說,這道城牆和老城牆的高度一樣,基本在二十米左右,這已經是很高的城牆了。

這個設計說出來之後,展興昌一臉的興奮,「如此堅實的城牆即便蠻族來恐怕也只會望而興嘆吧。」

「如果建成,滄州城至少不會出現如同上次一般的慘烈廝殺。」蕭銘說道。

上次的戰爭記憶猶如還在眼前,展興昌點了點頭,「只是殿下,這麼複雜的工程恐怕你得親自去現場指導建設一段才行,不然紙上談兵,下官也無能無力。」

「這個你不說我也得,省得你們造出來豆腐渣工程,現在告訴你是讓你提前準備奴隸,水泥,石子,木板等材料。」蕭銘說道。

這混凝土結構其實並不複雜,主要在於鋼筋的結紮,木模板的支撐,對於精通木工活的匠人來說,這不在話下。

唯一比較耗費的是鋼筋。

不過現階段蕭銘可沒辦法生產出現代工藝水平的鋼筋,只能讓鋼鐵坊盡量仿造了,畢竟勞動人民的智慧是無限的。

交代展興昌提前準備材料等事宜,蕭銘便回了王府。

這會議上還是凸出了不少封地上的問題,不過至少有一點,現在百姓手中至少有了餘糧,不擔心沒有飯吃。

不過除了主糧之外,百姓倒是還沒有什麼菜吃,更別提其他經濟作物了。

而這也是他下一步要解決的問題,畢竟未來工業上還是需要很多原材料的,比如棉花,蠶絲,麻等作物。

想到這個,蕭銘又想起了桐油,這種專門為船提供防水的塗料他的封地同樣稀少,這也得花錢從外地買。

「這工業發展可真不容易。」蕭銘嘆了口氣,更加理解了完整的工業體系有多麼偉大。

這完全不會像他現在這樣不是缺少這個材料,就是少那個零件。

回到寢殿,蕭銘拿起筆來畫起了建築圖紙,這建築圖紙分總圖,混凝土結構圖,鋼筋結構圖,節點圖四大類。

之所以他要這麼專業就是為了青州建築行業打下基礎,在現代,國家號稱第一建設大國,這威名他要從現在就開始立起來。

折騰了一整天,晚上的時候他基本上是把圖紙畫出來了,不過手也累得十分酸痛。

「殿下,你這午飯怎麼還沒吃?」

綠蘿端著晚飯進來的時候,看見蕭銘中午飯都沒吃,嗔怪道。

蕭銘笑道:「這倒是一時間給忘了。」

「殿下這是廢寢忘食,不過這政務重要,身體也不能忘了。」綠蘿關心道。

一年的時間,蕭銘和兩個丫頭相處倒是越來越自然,他說道:「知道了,知道了,你現在倒是和紫菀一樣嗦了。」

綠蘿膽子很小,以前在蕭銘面前很少說話,現在倒是越來越大膽了,不過點蕭銘倒是挺喜歡的,一個悶葫蘆在身邊還是很無趣的。

將中午的飯端起來要拿走,綠蘿忽然想起了什麼,說道:「殿下,這織布機好了嗎?我和紫菀姐姐已經去過紡織坊了,如果紡織機能到,我們就準備去臨近縣城找一些心靈手巧的姑娘來紡織坊幹活了。」

「這個……再幾天吧,等我從登州回來,這器械司在生產紡織機的時候似乎出了點差子,我得親自去看看。」蕭銘有些鬱悶。

在他去長安之前這件事他就讓器械司辦了,但蕭銘不在,這些匠人又是第一次生產紡織機,果然還是出了問題。

「殿下又要去登州?」綠蘿的神色有些不對。

蕭銘問道:「是的,怎麼了?」

「回殿下,綠蘿在入宮之前就是登州人氏,後來是被販賣到了長安被娘娘看中才收入宮中,這說起來一晃也是十餘年過去了。」

「你是登州人氏?」蕭銘啞然道:「你怎麼不早說?」

「殿下也從來沒問過呀。」綠蘿小聲說道。

蕭銘笑道:「這個本王倒是忽略了,既然你是登州人,你對著登州有什麼了解,這你父母又在何方?這次去登州我倒是可以帶去回家看看。」

提起這個,綠蘿眼圈微紅,說道:「殿下,綠蘿父母早年在海上打魚,回來被海上的倭寇雙雙殺死,那年正是為了父母買副棺材,綠蘿才賣身換了些銀兩,若說親人,如今恐怕只有一個哥哥尚在人世,只是當時哥哥執意出海要為父母報仇,如今也不知道生死。」

說道最後,綠蘿輕聲哭泣起來。

每一個賣身的女子都有一段悲慘的歷史,不然也不至於年幼便被賣身。

他說道:「既然如此,你便隨我去登州吧,一來你對登州熟悉,也許能幫本王,二來,你也能回到故鄉探訪一下。」

「多謝殿下,那我現在就回去收拾一下。」綠蘿感激道。

之前綠蘿一直不敢提這個事情,因為賣身的奴婢就不能再和家人有什麼聯繫,若蕭銘的性情隨和,她也不敢提這件事。

望著小鹿一樣蹦蹦跳跳出去的綠蘿,蕭銘不禁搖了搖頭,此次去登州,事情恐怕不會太簡單。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