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二十七章 抓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 抓捕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登州城外,楊承業望著廣闊的海岸眉頭深鎖。

這一望無盡的海面,咸濕的海風,便是他繼任登州刺史之後需要面對的。

由於鹽運司設在登州,他的身上的擔子反而更重,除了要核准每個月的曬鹽數量上報到青州,他還要頭疼這無孔不入的私鹽販子。

在六州之中,登州的百姓最少,人數只有十萬戶左右,而這十萬戶百姓還分佈在登州之外的各個州縣,登州城中的人口不過五萬戶左右,人口十幾萬。

而這些百姓中很多人以出海捕魚為生,畢竟這登州城外便是廣袤的大海。

只是這些年倭寇在海上的蹤跡越發多了起來,出海的漁民多有被殺的情況,這致使一些漁民不敢再出海捕魚。

可是習慣了以海為生的漁民又不思種地,所以這屯田法在登州落實的不是很如意,尤其是一個臨近海邊的一個叫余台的村子。

因為靠海,村子的周圍沒有可以耕種的土地,分配的耕地太遠,這些百姓不願意去,依然冒險在近海捕魚,同時村裡一些膽大妄為之徒還做起了販賣私鹽的勾當。

在大渝國販賣私鹽屬於斬首的重罪,這私鹽販子多了,官府的鹽便賣出去少了,這會嚴重影響鹽運司每年的上繳的收入。

而這是他最不願意見到的。

他是登州本地人,本來的職位是登州別駕,但是登州豪族被剷除之後,他這個沒有豪族背景寒門官員被提拔成了登州刺史。

一夜之間直上青雲,他對齊王自然是感恩戴德,上任之後也是勤於政務,不敢有絲毫懈擔

所以這私鹽販的事情對他來說必須解決,這樣才能對得起齊王的信任。

只是和這些私鹽販子周旋了半年的時間,他依然沒有將這幫私鹽販子抓祝

但是目前為止,他基本摸清楚了這個私鹽販子組成人員很多是來自這余台村。

為了抓住這販賣私鹽的頭目,一個叫岳雲的人,他猶豫了三天的時間,終於下定決心逼迫這些私鹽販子出來。

「刺史老爺,我們真的不認識岳雲,你就放過了我們吧。」

此時余台村被數百登州兵團團圍住,整個村子數三百多村民都集中在了一起。

「哼,事實俱在,你們還在狡辯,登州的戶籍上明明記載這岳雲是你們余台村的人,現在你們竟然說不知道。」楊承業手中亮著一個戶籍冊。

他繼續說道:「前幾日青州來了消息,齊王近日便會抵達登州,算一下日子,這兩天便要到了,本官仁慈一直沒有用強,但是你們一再包庇岳雲,今日,本王不得不將你們全部押解回去,一一審問1

話音一落,楊承業揮了揮手,登州兵立刻上前羈押村民。

就在這時,一個登州長史忽然縱馬而來,到了近前對楊承業說道:「方刺史,殿下到了。」

「什麼!這麼快?」楊承業皺了皺眉頭。

「是呀,殿下和龐長史騎馬而來,這速度自然快了不少,如今這私鹽販尚且沒有眉目,我們該如何向殿下交代。」登州長史一副愁苦的樣子。

楊承業嘆了口氣,「還能如何交代,將這些村民全部帶走詢問,我只能如實稟告了。」

說罷,楊承業向登州城而去。

此時,登州府衙中,蕭銘和龐玉坤正在閑坐喝茶,綠蘿侍奉在蕭銘身邊,神色有些複雜,眼中有期待,有害怕。

「這楊承業也真是的,明知殿下要來,還跑了個沒影。」龐玉坤抱怨道。

蕭銘笑了笑,「無妨,這政務最重要,今年六州之中,據說登州的入庫的錢糧從倒數第一變成了第三名,看來提拔這楊承業真是沒錯。」

「殿下,這楊承業固然不錯,不過這錢糧入庫多,也和鹽運司的關係極大,不然這登州依舊要排到末尾。」

「這話倒是也對,不過登州的潛力很大,這造船廠如今在這裡,日後本王也準備將海軍基地也建造子這裡,再加上一個大型的碼頭,如此一來,不出幾年,這登州必會繁榮起來。」

在來時的路上,蕭銘和龐玉坤也是走走停停視察著登州百姓生活的狀況。

總體來說,這登州的百信要比其他州要困窘一些,進入登州城之後這個感覺更濃了。

不只是登州城破舊的城牆,在這個長寬數里的地方,城內的人口也十分悉數,集市上更是罕有人跡,百姓們身上的衣物也是十分襤褸。

「哈哈哈,這楊承業可真是好福氣,有殿下這麼照顧,日後這登州必然會一飛而起。」龐玉坤說道。

二人正說著,門外忽然傳來一陣嘈雜之聲,接著楊承業和登州長史便疾步走了進來。

「殿下,下官有罪。」楊承業一進來,立刻跪在了地上。

蕭銘有些莫名其妙,他說道:「方刺史,你這怎麼了?」

楊承業愧疚道:「殿下,到現在下官還沒有抓住私鹽販的頭目,實在愧對殿下,愧對龐長史。」

聞言,蕭銘和龐玉坤對視一眼,龐玉坤說道:「方刺史,此次我和殿下前來不是為了追究這私鹽販之事,而是為了其他事情。」

「不是因為私鹽販?」

楊承業心中頓時鬆了口氣,他以為這龐玉坤和蕭銘親自來是為了私鹽販的事情,所以情急之下才出此下策,將余台村的百姓都抓來。

蕭銘點了點頭,「正是,此次前來,卻是為了給本王的船隊尋一些精通水性的人,此事還要你這個登州本地人幫忙。」

「這個……」楊承業神色訝異,他說道:「殿下,要說這個地方什麼人水性最好,當然是一個叫余台村的地方,百姓水性最好,但是這個地方的百姓因為包庇藏匿私鹽販都被下官抓了起來,現在正送往大牢中。」

「什麼!」龐玉坤聞言頓時臉色一變,他怒道:「楊承業,這種混賬事你怎麼也幹得出,如此部分青紅皂白就抓了整個村子的人,你讓登州的百姓如何看待府衙,如何看待殿下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