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二十八章 群體事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 群體事件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龐玉坤的怒火讓登州府衙內氛圍有些壓抑。

楊承業說道:「下官,下官也是一時情急,而且下官也掌握了這些百姓包庇鹽販的證據。」

聞言,蕭銘說道:「法不責眾,若是如此魯莽處理,只恐會生民亂,到時候……」

他的話音未落,忽然一個捕快慌亂地跑了進來,喊道:「方刺史,不好了,大批百姓聚集在登州大牢前鬧市,還要衝進牢房裡要人。」

「什麼1楊承業吃了一驚,他看向蕭銘,這真是應驗了蕭銘的話。

龐玉坤指著楊承業恨鐵不成鋼地說道:「你呀你,闖了大禍了。」

皺了皺眉頭,蕭銘站了起來,說道:「別跪著了,還是去看看怎麼回事兒吧。」

來到這個世界生活了一年多,蕭銘對這個時代也有了些了解,百姓是很順從,但是這種順從只建立在讓百姓們有活路,不會危害他們的利益。

違背這兩條,府衙就會明白百姓的彪悍,儘管蕭銘這段時間出台了不少政令,但是因為地方操作的問題,還是導致出現了一些百姓聚集鬧事的事件。

一行人到了大牢,只見上千人聚集在一起,還有一些百姓正在和捕快推搡,大有要衝進去救人的架勢。

此次跟隨蕭銘出行的有五百騎兵,他們這時立刻縱馬沖了過去。

聽見隆隆的馬蹄上,看見身穿銀色鎧甲的騎兵出現,這些百姓立刻向後退了幾步,聲音也小了下來,而是將目光投向了在馬上的蕭銘等人。

楊承業首先下了馬,他看向堵在大牢門口的百姓說道:「大膽,是何人指示你們,竟然大鬧登州大牢,你們是想造反嗎?」

此時,楊承業心中雪亮,這余台村的村民都被抓了起來,現在這麼多人出來要人,肯定有人暗中使錢讓這些百姓前來壯聲勢。

「你們府衙胡亂抓人,不給我們活路,這天底下還有王法嗎」,人群里一個百姓喊道。

這聲喊過,頓時人群再次陷入了沉默,多數人還是把目光投向了殺氣凌凌的五百騎兵。

蕭銘這時走上前去,說道:「我乃是齊王蕭銘,這些百姓是誰找來的,是好漢就站出來,滄州一戰也是不少登州的士兵,他們一個個奮勇殺敵,悍不畏死,可不似這麼藏頭露尾,像個孬種。」

一道這裡蕭銘就察覺出這裡大部分百姓不過是被錢買通過來的,因為在這些人的眼中他看不見憤怒,只看見了膽怯。

這件事若是和他們有關?他們又何必這麼戰戰兢兢。

「齊王,竟然是齊王?」

「沒錯了,青州軍穿的都是這種盔甲。」

「沒想到齊王來了登州。」

「……」

一陣陣竊竊私語在人群中想起,這時人群里忽然出現異動,十來個青年走了出來。

為首一人年紀二十餘歲,皮膚黝黑,這時常年被海風吹的造成的。

「我就是岳雲,殿下,現在我可算是好漢?」岳雲朗聲說道。

楊承業恨極說道:「大膽賊子,你有什麼資格在殿下面前自稱好漢,來人,將一等人全部給我拿下。」

岳雲身後的十來個青年立刻拔出身上的砍刀,將岳雲保護在中間。

「方刺史,慢1蕭銘這時喊道,他走到岳雲的面前,說道:「這麼說你便是這登州的私鹽販?」

「殿下,私鹽販眾多,我不過是其中一個。」

「為什麼販賣私鹽?」

「海上無法捕魚,只能販賣私鹽以謀生路,何況這海鹽本是天地所生,天下蒼生皆可用之,為何就只需官府販賣,不容我們百姓販賣?」岳雲理直氣壯地說道。

「如你所說,那麼本王問你,這滄州之戰所用的軍糧,鍛造的火炮,使用的炮彈,你岳雲可貢獻了幾兩銀子?」蕭銘笑著說道:「但是這鹽運司卻每個月給府庫充入萬兩銀子,若是天下人都和你一個想法,軍糧何來?火炮何來?誰來抵禦蠻族,而且,你岳雲販賣的私鹽難道是白送給百姓的嗎?」

剛才蕭銘不過略微用了些激將法,他也沒想到這岳雲真的出來了,如此說來這岳雲倒是個熱血之輩,倒是還有救。

「這……」岳雲一時間語塞,沉默了一會兒他忽然怒道:「沒錯,滄州之戰我沒話說,殿下保的六州安寧,可是殿下可曾想過我們登州的百姓,以前我們世代在海上捕魚,但是現在卻被倭寇屠殺,丟了祖輩吃飯的行當,不去販賣私鹽,我們怎麼活下去。」

「胡說八道,難道府衙沒有分給你們耕地嗎?你們不思務農,反倒責怪殿下。」楊承業一直很頭疼這些私鹽販子,此時只想將這些人繩之於法。

岳雲說道:「我們的手都是用來划船,撒網的,不是用來種地的,這讓我們怎麼種田,再說這些田畝距離村子這麼遠,我們怎麼去?」

楊承業還有斥責岳雲,蕭銘這時阻止了他,說道:「你們說本王不顧忌你們登州百姓的死活?那麼好,現在本王給你們一次機會,讓你們把捕魚的地方給搶回來,你們願不願意?」

「把捕魚的地方搶回來?」岳雲苦笑一聲,「殿下,你可能沒見過這幫倭寇,他們的船比我們的高大,更有精良的武器裝備,就憑我們這十幾個人,怎麼把他們趕走?」

「若是本王給你們大船,再召集上千登州漁村的青年,再給你們裝備呢?」蕭銘問道。

岳雲懷疑地看著蕭銘說道:「殿下此話當真?」

「當真!」蕭銘說道。

「殿下不治我們的罪嗎?」

「若是你們肯加入本王的海軍,本王就免了你們的罪責。」蕭銘說道。

法律要不能外乎人情,而且自己只是提到滄州之戰,這岳雲等人便敢於露面,說明不是什麼陰險狡詐之人。

這次不過是為了救下鄉親,而這點看來這岳雲也是有情有義。

現在他最缺乏的是人手,身為一個藩王,一定要有招賢納士的胸襟,不能拘於小節。

「那從現在開始,我們的命便是殿下的了?」

販賣私鹽本是死罪,而蕭銘此時卻額外開恩。

他將私鹽賣給百姓的時候早就聽聞齊王大義,如今親自見了,心中臣服。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