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二十九章 倭寇的蹤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 倭寇的蹤跡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聚集的百姓逐漸散去,大牢中余台村的百姓從牢中一個個地走了出來。

見到岳雲,一個老婦陡然跪在了地上,向楊承業說道:「刺史老爺,這販賣私鹽的事和岳雲無關,是我指使他去做的,村裡的人年紀都大了,年輕人蔘軍的參軍,出海捕魚被殺的殺,剩下我們這些老不死的根本沒法種地,都是靠著販賣私鹽能換點糧食吃。」

「娘,你這是做什麼,殿下已經饒了我們的罪。」岳雲頗有些不好意思。

「什麼!」老婦看向門外的三人,兩個他不認識,而楊承業則是一臉苦笑。

見老婦看向自己,楊承業苦笑著說道:「岳雲說的沒錯,這位便是齊王殿下,你要謝便謝殿下吧。」

老婦激動轉向蕭銘就要叩頭行禮。

這時蕭銘將老婦攙扶起來,說道:「不必行此大禮,你們的日子過不下去,這是本王的過錯,此次前來登州,正是為了解決這倭寇之事。」

老婦聞言,更加激動,「殿下說的可是真的?」

蕭銘點了點頭。

這時龐玉坤說道:「殿下,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回府衙吧,登州的複雜程度可不比滄州差。」

楊承業登時回過神來,說道:「殿下,龐長史說的對,這登州城常有海盜出沒,還是回去再說吧。」

讓其他村民先行回去,蕭銘帶著岳雲和老婦前往了府衙。

一行人重新坐下,蕭銘問道:「你們都是登州人氏,現在和本王說說這登州附近海域的情況吧。」

「我來說吧。」岳雲殷勤地說道,他不但被赦免了罪責,還要加入軍隊,心中激動,頗想表現一番,「我爺爺在海上捕魚的時候,這一帶的倭寇還沒有這麼猖獗,但是到了草民父親這一輩的時候,這附近海域的倭寇便多了起來,後來我們出海就常常遭遇倭寇的船隻,只要被他們撞見,不是死,也會被抓去充當苦力。」

「殿下,按照時間,倒是差不多,大渝國前往高麗使者被殺之事也就發生在二十多年前。」龐玉坤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問道:「這些倭寇都是什麼樣?所乘船隻又如何?」

「這些倭寇的穿著木屐,頭髮豎起來,額前都是光禿禿的,衣服和大渝國也不一樣。」岳雲說道。

蕭銘拿著紙筆將和服的樣子畫了出來,說道:「是不是這個樣子?」

「沒錯,就是這種衣服。」岳雲指著說道:「至於他們船,我們都叫安宅船,這種船像是把房子蓋在了穿上。」

「安宅船?」

這個名字蕭銘倒是知道,在科技庫的資料中,有這個安宅船的記載,模樣和岳雲說的一樣。

岳雲說完,楊承業說道:「殿下,這些倭寇除了在海上還殺人越貨還經常上岸劫掠,我們的登州也數次發現倭寇的蹤跡,只是數目不大,但是富裕的南方據說倭寇的數量很多。」

「這都是因為登州窮,不然這些倭寇又怎麼會放過登州。」岳雲咬著牙說道。

接著,三人又想蕭銘說了一些海上的事情,蕭銘還問了一些漁民捕撈的魚類種類,因為捕魚水平的限制,漁民只能捕撈一些小型魚類,比如明太魚這類近海的海魚,同時還有鮑魚,不過因為鮑魚需要潛水捕捉,倒是產量很少。

在現代,這登州一代可是盛產鮑魚,因為運輸儲藏難,這鮑魚絕對是奢侈品,也正因為此,這漁民捕魚倒是能夠維持生活。

不過隨著近海倭寇船隻的增多,漁民倒是很少再冒險去海中撈鮑魚了。

如今蕭銘面臨的困境很多,所有的事情都是百廢待興,如今北方蠻族的壓力讓不能不把太多精力投入到海軍建設這一塊,所以蓋倫船的目的除了進行遠洋貿易獲取土豆等農作物,就是在近海驅逐倭寇了。

而且十年陸軍,百年海軍,這不僅僅是一句玩笑話,岳雲這些人在海上航行依然不敢脫離陸地太遠。

其實為什麼這裡經常出現倭寇船隻答案很明顯,因為這些倭寇同樣是沿著海岸線行駛的。

脫離海岸線,他們很可能會駛入茫茫大海再也回不來。

所以在讓船隊進行遠洋航行的時候,蕭銘必須得教會這些人如何在海上辨別方向,而這是一門很深的學問。

簡單了解了登州及海上的情況,蕭銘對岳雲說道:「這登州的漁村你比方刺史要熟悉一些,你就配合著方刺史招收船員吧。」

「是,殿下,這個問題,只是若是他們不願意呢?畢竟他們可被倭寇嚇壞了。」岳雲說道。

蕭銘淡淡笑道:「這個倒是不妨事,本王不會強求你們加入本王的海軍,不過你可以帶著他們隨本王去一趟青州,如果他們看見了戰艦還有走,本王也就隨便他們了,你說如何?」

「嗯,這個沒問題。」岳雲興奮地說道。

說了這招收海員的事情,蕭銘想起了綠蘿,他對身後的綠蘿說道:「對了,綠蘿,你是哪個村子的人?」

當他回過頭看時,只見綠蘿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

綠蘿聞言說道:「殿下,我就是余台村的人,嬸嬸,你還記得我嗎我是孟海秋。」

老婦這時才回國頭來看向綠蘿,說道:「你說什麼?」

綠蘿這次來到了老婦的面前,說道:「嬸嬸,我是孟海秋,孟闊的女兒。」

聞言,岳雲一副不敢置信地樣子,說道:「你是秋兒?」

綠蘿點了點頭,說道:「雲哥,我就是秋兒?」

老婦漸漸激動起來,她說道:「你真的是秋兒?」

綠蘿再次點了點頭,她說道:「是我,嬸嬸,雲哥,我哥呢?」

「死了1提起這個,岳雲的臉色陡然陰沉下來。

老婦打量著綠蘿,似乎看出了綠蘿小時候樣子,他對岳雲怒道:「不要胡說,秋兒,你哥他……」

說到這,她似乎有些說不下去。

岳雲怒道:「還不如死了,你哥從了倭寇,現在都成倭寇頭子了,忘恩負義的混蛋,你就權當他死了吧。」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