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三十五章 艱難的教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五章 艱難的教學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博文學院一間空置的學堂內,羅信和岳雲帶著自己人的全部落座。

蕭銘此時站在講台上,他望著下面的眾人想到,自己以後的日子恐怕就要過的和教書先生一樣了。

對他來說,現在儘可能地普及科學知識才是自己的優勢所在。

「這間學堂以後就是海軍學院的學堂了,日後通知你們上課,你們就到這裡集合。」蕭銘對岳雲等人說道。

「是,殿下。」岳雲等人神色興奮,回答的聲音格外響亮,他們這些在海上捕魚的漁民子弟何曾能夠想到自己有資格能在學堂中上課?

小時候他們十分羨慕那些能夠進入私塾讀書的人,因為一旦能夠讀書,這就意味著以後就有希望當上大官,而不能讀書就意味著他們的命運只會和祖祖輩輩一樣,世世代代只會是個漁民。

「海軍學院?殿下,那麼我們炮兵是不是也該有個炮兵學院?」羅信起鬨。

蕭銘笑道:「當然有,隔壁那個空置的房間就是炮兵學院的學堂,等本王把火炮瞄準的方法交給你之後,以後就由你負責給炮兵們講學。」

「還真有呀。」羅信嘿嘿笑了起來。

這個博文學院在外人看來是個很神秘的地方,因為身為學院,這裡卻有侍衛把守,和軍營一樣防守嚴密。

而且不同於私塾的一間小房子,博文學院的面積很大,學院里的空置的學堂也很多,而且還有一部分正在建設,剛才他們路過一間學堂的時候,看見陸通正在一個學堂里講著一些古怪的知識,而下面坐著的居然是一群書生,這讓他大為訝異。

蕭銘點了點頭,為了方便,蕭銘準備將博文學院打造成一所綜合性的學院,這也是為了方便上課,否則他只是來回跑就夠嗆了的。

而且儘管不少書生考進了博文學院,但是以青州書生的基數,這個不少也不過千餘人。

加上陸通,器械司,礦山,軍工坊這些技術人員,日後還有海軍,陸軍這些人,人數也不過兩千人多人,在現代來說,基本上等於一個中學校的規模。

所以,現在基本上一個專業只有一個學堂的人。

將這間學堂定為海軍學院的學堂之後,蕭銘說道:「岳雲,你說航海很簡單,那麼本王問你,你在海上是如何航行的?」

「當然是沿著看得見陸地的地方走?」岳雲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神色間有些得意,覺得蕭銘也有不懂的東西。

蕭銘冷笑一聲。

這間學堂屬於磚混結構,也就是現代的瓦房,在學堂的前面他特意囑咐留下了黑板。

基本上,這間學堂和現代的教師沒多大區別,一開始匠人根本不懂什麼是黑板,蕭銘還專門過來指導了一下匠人。

學校里的黑板其實很簡單,不過是一塊光面的水泥板,在水泥板上塗上黑色的塗料就可以了。

此時,在蕭銘的面前是已和粉筆,粉筆的材料是石灰石和石膏。

為了課堂上方便教學,他特意讓人使用石灰石和石膏製造了現代的粉筆,畢竟這不是什麼複雜的工藝,製造的水泥的時候順便就生產出來了。

拿起粉筆,蕭銘在學堂的黑板上劃出了一個大大的橢圓形,接著在橢圓形中一筆筆勾勒,二十分鐘之後,一個精確的世界地圖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殿下,這是什麼?地圖嗎?什麼地方的地圖?」羅信看出了這是地圖,但是分不清楚這是什麼地方。

「這是世界地圖,這個整體被稱為地球,現在我們就生活在地球上,我再問一個問題,天圓地方這句話你們認為是對的嗎?」

羅信從小是在儒家學術的氛圍中長大的,他說道:「殿下,你這是玩笑了,儒家記載,《大戴禮曾子天圓》中,單居離問於曾子曰:天圓而地方,誠有之乎曾子曰:天圓而地方,則是四角之不揜也,可見這天圓地方無疑了。」

這時岳雲卻沉默了,他沒有收到過儒家教育,漁村的人都不識字,也根本無人談及,他忽然說道:「殿下,草民不懂什麼經史子集,但是每次看見漁船回來的時候,我們總是先看見船帆,再看見船身,如果地是方的,怎麼會這樣呢?」

蕭銘微笑點頭,羅信的思想是根深蒂固,而岳雲因為沒讀書,反而會容易懷疑。

「你之所以看見這樣的情景,那是因為我們生活的地方是圓的。」蕭銘給出了結論。

羅信聞言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像是聽到了一個大笑話,「殿下,其他的我都信你,這個恕羅信無禮,祖宗傳下來的東西,殿下可不能隨口胡說。」

在說出這個理論的時候,蕭銘就明白自己會遭遇很大的阻力,改變一個時代的思想這可比他建立工業體系要難多了。

所以,他從未想過擴大這種知識的普及,只是將這些先進的知識在博文學院里先傳播開來。

不過看羅信的樣子,他基本懂了自己會有什麼樣的遭遇,這羅信還只是武官,若是給那些迂腐的書生說了,他們豈不是要直接炸鍋。

心中暗自嘆息一聲,蕭銘心道這普及科學知識任重而道遠,他必須得耐心,還要頂住壓力。

他說道:「羅信,你懂得很多嘛,那我問你,為什麼你明明用火炮瞄準了一個目標發射之後,這炮彈的落點總會相差那麼一點。」

說道這個問題,羅信遲疑道:「殿下,這和弓箭一樣,射出去的弓箭總會下落,炮彈也一樣吧,多訓練,熟能生巧便可以了。」

「你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蕭銘笑眯眯地說道。

羅信撓了撓頭,不解道:「還有什麼所以然?」

雖說羅信也曾經寒窗苦讀,但是在蕭銘眼裡,他十年學的不過是語文,所以古人的文章後代人拍馬不能及也正常。

但是數理化這些東西,羅信和白痴一樣沒什麼兩樣。

這火炮的瞄準當然還有拋物線的原理,現在的火炮基本上利用的是三點一線的瞄準原理,沒門火炮上都有準星和照門。

但這些準星不過是當時為了應急,準頭並不准,他之所以叫羅信過來就是為了教他計算拋物線,調整準星,這樣日後準星瞄準的之處就是經過拋物線計算的落點,直接打就可以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