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四十章 計中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章 計中計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東市,混亂漸漸停息。

三個趙地商人被趕來的士兵擒住,而李三布置的三個匠人全部受了傷,同時傳來消息,西市也出現了混亂,匠人同樣被打傷。

「這到底怎麼回事兒?」這時李三皺著眉頭說,本來一切都在他的計劃當中,但是事情嚴重超出了他的預計。

「立刻通知所有的匠人回到器械司,我們恐怕上當了。」思索了一會兒,李三驚道。

他轉過頭來看向魏家酒樓,只看見趙寬轉身進入了酒樓中。

他繼續問道:「酒樓里的情況如何?」

「有兩個侍衛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酒樓中的一個店小二說道。

李三越發感覺到不對勁,「速速去辦,我這就去見殿下。」

一眾密衛應聲,紛紛散去,而李三立刻去了王府中。

「什麼,匠人被打了?」當李三將東西兩市的情況說出之後,蕭銘微微吃驚。

為了保險起見,他對趙龍說道:「你立刻去通知守城將士關閉城門,沒有我的命令,不許開城門。」

接著他對李三說道:「走,我們現在就去器械司。」

二人出門,這時三長兩短的鐘聲在青州城響起,這是緊急召匠人緊急回器械司的命令。

到了器械司,一些匠人已經陸續回來,等了一個時辰左右,基本上匠人都到了。

「殿下,出了什麼事?」陳文龍也趕到了器械司,神色緊張。

「恐怕出事了。」蕭銘一個個看過這些匠人,總感覺少了一個人,他經常出入器械司,對這裡的匠人自然熟悉。

「殿下,張留不見了。」一個匠人忽然喊道。

蕭銘點了點頭,就是這個張留。

陳文龍聞言,頓時神色沉了下來,他明白過來,現在各方勢力都在盯著器械司,這匠人就是他們獵取的目標。

「殿下,是不是……」陳文龍遲疑道。

「張留恐怕被人抓走了,本王真是小瞧了這些人的膽子,本來以為他們只會採用收買的辦法,沒想到他們直接把人給抓走了。」蕭銘肅聲道。

李三臉色漲紅,他怒道:「是誰跟的張留。」

「李都統,是我跟的張留,我見張留進了段家坊前的街道便不再跟了,畢竟我們以前都是這麼跟的。」一個密衛畏懼地說道。

「張留進了段家坊怎麼還會被抓?」李三困惑道。

一個匠人說道:「除非那個時候坊丁正交接,那會兒段家坊門前的街道上不會有坊丁巡邏。」

「真是精心的計劃,看來此事他們籌備了已經不是一日兩日了。」蕭銘苦笑一聲。

說起來密衛建立的時間不長,而趙地世代相傳,趙王自然有了一套成熟的情報體系,他的密衛還是有點嫩了。

張留是器械司的核心匠人之一,不但參與鋼鐵的煉製,也是生產火炮的核心人員,水力鍛造機他也一同參加過生產。

若是張留被擄走,這將意味著張留掌握的所有工藝很可能會被別人獲取,而這將導致很嚴重的後果。

「給我找,即便把青州城翻出個底朝天也要把人給我找出來。」蕭銘說道。

李三氣憤地說道:「殿下,不如直接將趙寬抓起來嚴加審問。」

「你有證據嗎?張留被哪個勢力抓走,你敢確定?」蕭銘問道。

李三面露愧色,搖了搖頭。

蕭銘說道:「密衛的工作還是不夠嚴謹,李三這件事你有責任。」

李三跪了下來,說道:「還請殿下責罰。」

「責罰不責罰就看你能不能戴罪立功了,張留一定不能離開本王的封地。」蕭銘肅聲道。

「是,殿下,我這就去辦。」李三心中惱火,這次被人耍了,這是對他的挑釁。

起身,他看向那個跟丟了張留的密衛說道:「你還愣著幹什麼,立刻通知所有密衛,動用所有眼線尋找張留,殿下砍了我腦袋,我就砍了你的腦袋。」

那個密衛嚇得一哆嗦,立刻離開了器械司。

李三也轉身離去。

陳文龍這時嘆了口氣,「殿下,匠人這麼多,密衛的人手有限,也不可能每個人都盯的這麼仔細,現在青州的細作眾多,防不勝防啊,總得想個穩妥的法子。」

蕭銘點了點頭,「你說的很對,只是實在太難了。」

自古以來這間諜便是非常難以防範的一群人,對付間諜最有效的辦法還是間諜,也就是以李三和王宣為首的密衛。

除此之外,無論器械司,軍工坊,還是其他工坊中,掌握核心機密的匠人都會簽署一項保密契約,契約上規定的很清楚,凡是泄露青州機密的人都會被處以嚴酷的刑罰。

這是從匠人層面防範被間諜收買,只是這次他和李三都沒有想到這次的細作居然如此大膽,竟然將人直接擄走。

他正愁煩著,忽然李三又回來了,和他一起進來的還有王宣。

只見李三一臉的不爽,而王宣則是笑眯眯地說道:「殿下,掠走張留的人被我抓住了,只是此人自稱是趙王世子,還望殿下去處置。」

「抓住了?你是如何抓住他的?」蕭銘困惑道。

密衛如今分左衛和右衛,目前李三負責封地的事情,而王宣主要負責對外的情報刺探。

王宣說道:「殿下,這件事倒也是機緣巧合,李三從來不會去吸納市井上的地痞充入密衛,但是在我看來這些人反而最適合充當眼線的,於是早就引入了一批人進入密衛,同樣,趙地的商人似乎和我想的一樣,也收買了一些街頭地痞,但這裡面有一個人就是密衛之人,得知此事之後,我便讓將他計就計看看這些趙地商人到底想幹什麼?不曾想今日他們竟然臨時得到了擄走張留的命令。」

頓了一下,王宣接著說道:「這時時間已經很緊迫,於是我沒有通知李三,便自行帶著密衛在半路上劫下了這輛馬車。」

聞言,蕭銘輕輕鬆了口氣,他投入大量的錢和人力,這密衛終究是有些效果。

「王宣,你是故意想讓我在殿下面前丟人現眼。」李三一副委屈的樣子,自己戴罪立功的機會都沒有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