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四十一章 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一章 殺!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器械司中的氛圍因為王宣的話輕鬆了一些。

蕭銘這時說道:「你還有臉說,這次若不是王宣,本王就砍了你的腦袋。」

李三低下了頭。

王宣說道:「殿下,李都統布置的已經十分周密,只是顯然趙王的人技高一籌,他們的飛鴿傳書難以察覺,正是通過這種聯繫方法,他們才神不知鬼不覺將命令傳達下去。」

「你不用為我求情,這次輸給了你,是我李三學藝不精,我甘願受罰。」李三說道。

蕭銘瞥了眼李三,「還算你有自知自明,你們二人一主內,一主外,是本王的左右手,也是本王的眼睛,如今青州城內的細作越來越多,而本王又不能因為此事限制貿易,所以,這對付細作的事情上還是以你們二人為主,日後若是有消息,一定要互通有無。」

「是。」二人應聲道。

接著蕭銘說道:「還有本王教你們的東西不可藏著掖著,要傳授給每一個密衛,這樣才能選拔出優秀的人才,否則一個疏忽就會導致滿盤皆輸。」

二人再次點了點頭。

說了二人,蕭銘跟著王宣一同去了南城,按照王宣的說法,這輛馬車是在去南城門的時候被攔下的。

趙元良應該是想要利用自己的身份帶著張留出城才是。

而趙元良扮演成侍衛出來,也迷惑住了當時處於混亂中的酒樓掌柜。

到了南城門不遠處的一個巷道中,蕭銘見到了正在大發雷霆的趙元良。

見到蕭銘過來,趙元良怒道:「蕭銘你簡直太無禮了1

蕭銘淡淡說道:「本王無禮?世子劫掠器械司的匠人出城就是到我這青州的禮儀嗎?」

「我可沒有劫掠他,而是幾個街頭地痞將此人塞進我的馬車上,我見他傷的很重便帶他回去醫治,難道這也冒犯了殿下嗎?」趙元良狡辯道。

「趙元良你還真的不見棺材不掉淚。」蕭銘說道:「等會兒你就會清楚的,現在只能委屈了,來人,將世子送回魏家酒樓保護起來。」

蕭銘這麼做基本上等於軟禁,趙元良怒道:「蕭銘你敢,我是趙王長子,當朝皇后是我姑姑,就是陛下也得給我三分顏面,你就不怕得罪他們嗎1

「本王是當朝皇子,陛下是我父皇,你就不怕得罪我嗎1蕭銘冷笑一聲,揮了揮手,士兵立刻押住趙元良扭送回魏家酒樓。

這時張留還是昏迷的,腦袋後面還有血跡,仍舊處在昏迷中,於是他說道:「將張留送回去,立刻將襲擊張留的人抓來,同時對參與此事的人進行抓捕。」

「是。」李三應了聲,轉身離去。

王宣說道:「殿下,這趙王世子對他何須客氣,直接打一頓趕走不就行了。」

「現在還沒有到撕破臉的時候,給他一個教訓就足夠了,這次最重要的是把趙王埋入青州的細作給連根拔起,這趙元良倒是無關緊要。」

王宣點了點頭。

接著他說道:「殿下,除此之外,我這次過來還有一件事要和殿下說。」

王宣一般說的都是蠻族之事,他說道:「是不是蠻族有了什麼異動?」

「是的,我已經得到確切的消息,貝善正在組織從奧斯曼帝國劫掠回來的匠人鍛造火炮。」王宣神色嚴肅。

「奧斯曼的匠人?」蕭銘沉了一句。

「是的,此前蠻族數次西征,抓捕了不少奧斯曼帝國的匠人,此次貝善越發重視火炮,詢問了奧斯曼帝國的匠人,倒是真的找到了幾個參與過奧斯曼帝國火炮鍛造的匠人。」

蕭銘皺了皺眉頭,「這奧斯曼帝國火炮的威力你有沒有相關的消息?」

「這個倒是沒有,畢竟奧斯曼帝國和大渝國相距太遠。」王宣說道。

蕭銘點了點頭,一切如他所想,當一種新式武器出現在戰場之後,敵人必然會全力效仿。

貝善的舉動就證明了這點,不過他的火炮技術來自於十八世紀末的技術水平,他倒是不太擔心,如今加上瞄準具,火藥的升級,相信即便蠻族生產出了火炮也不是他火炮同等的對手。

不過即便如此,這也會對他與蠻族的戰爭造成很大的困難。

王宣繼續說道:「而且,我還得到消息,據說貝善在盛都放言,如果火炮研製出來,他就會再次進攻滄州,證明火炮的威力。」

蕭銘皺了皺眉頭,這個貝善不得不說是個頭腦十分靈活的傢伙,他說道:「本王等著他,到時候就給他鉛彈嘗嘗,繼續盯著蠻族的動靜,若是有什麼異動,立刻告訴我。」

王宣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此次有驚無險,倒是多虧了王宣的細心,這點倒是比李三強了些。

中午的時候,李三帶著一身血腥氣找到了他,「殿下,兩人招了,那幾個趙地的商人都被抓起來,而且也承認是趙寬指使的。」

「這麼容易就招了,我還以為這是一群死士。」蕭銘意外道。

李三說道:「骨頭再硬,也硬不過殿下教的刑法手段,只是割了一百多刀,他們就坦然承認了。」

「既然如此,我們便去見見趙元良吧,也該送他離開了。」蕭銘冷笑道。

魏家酒樓中,趙元良狠狠給了趙寬一個耳光。

「你不是說萬無一失嗎?怎麼會出了這麼大的紕漏,此次事情敗露,我們在青州的細作要全部完蛋,你讓我回去如何向父王交代。」趙元良怒道。

「殿下,我也沒有想到那個地痞據然兩頭拿銀子,不然這件事不可能會失敗。」趙寬捂著臉說道。

他周密的計劃僅僅因為一個細節出了問題,現在滿盤皆輸。

二人正爭吵著,房間的門被打開了,蕭銘走了進來。

「世子,證據都在這裡了,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蕭銘將按著指印的罪狀書扔在了趙元良面前。

罪狀書上的名字一個個映入趙元良的眼中,他心中在滴血,埋入青州的棋子竟然全部被拔除了。

他說道:「蕭銘,你很好,咱們走著瞧。」

說罷,趙元良就要帶著趙寬離去。

這時只見李三快速上前,手中閃過一絲銀芒,趙寬捂著脖子嘴裡發出「咕咕」的聲音,鮮血如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