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四十二章 矯枉過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二章 矯枉過正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鮮血的腥味在房間中瀰漫開來,趙寬臨死前看向趙元良的眼中帶著祈求。

只是他的視線越來越模糊,漸漸失去了焦點。

「蕭銘,你想幹什麼!殺了我,你就不怕趙地的三十萬玄甲鐵騎嗎?」趙元良踉蹌後退,臉色蒼白如紙。

蕭銘掃了眼趙元良的狗頭軍師,他說道:「本王的目標只是蠻族,從來不想把過多的精力放在內鬥上,只是世子出招,我不得不接招,此事殺了趙寬是為了給世子一個提醒,本王不是以前任你們拿捏的齊王,招惹了我,就要想好付出代價。」

趙元良被蕭銘殺氣騰騰的話嚇得臉色越發白了,他竟然不知覺點了點頭。

接著蕭銘說道:「你不聲張,我也不會聲張,你若是在朝中宣揚,我也不會怕了你,世子,你的馬車已經備好了,還是請回吧,不過火炮你若是願意繼續買的話,我還是願意出售的,兩萬兩一門,少一個子都不行。」

趙元良身體有些發抖,深深看了眼蕭銘,下了樓。

蕭銘這時對李三說道:「讓你的人跟著,直到他離開本王的封地為止。」

李三點了點頭,望了眼倒在血泊中的趙寬,他心中發出一陣冷笑。

此次事件,對蕭銘來說的確是個教訓,隨著日後青州的發展,這細作問題可能會越發嚴重。

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些細作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被發現。

即便是現代科技手段如此發達,這間諜的問題依舊是讓人頭疼,而且還有一個問題是這些細作會策反,收買本地的百姓為自己做事。

這次,三個被策反的街頭地痞便是案例,若不是其中一個已經投靠了密衛,張留恐怕就真的回不來了。

所以,思來想去,蕭銘準備在這個問題上加強一些封地百姓防細作的意識,同時他準備出台一項法令。

這道法令叫《防細作法令》。

回到王府,蕭銘將這道法令的具體條款全部寫了出來。

接著他又寫了一道《反細作手冊》。

這兩樣都寫完,他把范增叫到了王府中。

「明日將這兩篇文章刊登在報紙上,兩幅版面。」蕭銘說道。

范增拿起兩篇文章看了看。

其中《防細作法令》第一條寫道:為了防範、制止和懲治細作行為,維護封地安全特制定此律法。

第二條:封地百姓有維護封地安全、榮譽和利益的義務,不得有危害封地的安全、榮譽和利益的行為,一切封地機構都有防範、制止細作行為,維護封地安全的義務,府衙反間諜工作中必須依靠百姓的支持,組織百姓防範、制止危害封地安全的細作行為。

第三條:任何封地外機構、組織、個人實施或者指使、資助他人實施的,或者封地內機構、組織、個人與封地外機構、組織、個人相勾結實施的危害封地安全的細作行為,都必須受到嚴酷刑罰,對支持、協助反細作工作的百姓給予保護,對有重大功勞的給予重賞。

接著下面還有不少條詳細的具體規則。

「細作?」范增還是第一次接觸到這個名詞,頓時背後有些發涼,他說道:「殿下,報社也要防止細作嗎?」

「當然,細作無孔不入,這條律法你回去之後要在報社講講,相互堤防一些細作行為。」

「細作行為,什麼是細作行為?」范增疑惑道。

蕭銘努了努嘴,示意《反細作手冊》,范增又看了起來。

這《反細作手冊》上首先提出了五個總綱:「一、細作做什麼?二、誰會成為細作?三、生活中策反,造謠類細作的表現,四、借傳教之名實施細作活動的假教士,五,初級細作拉人入伙的最初識別。」

接著針對第一條,蕭銘寫的是,細作主要進行刺探情報,分析情報,收買重要人員,造謠,傳遞信息等行為。

接著針對其他條,蕭銘寫的十分詳細。

看完這些內容,范增基本上了解了什麼是細作,細作對封地的危害,而細作通常的行為。

「活了這麼久,下官還是第一次知道細作無處不在。」范增說道。

蕭銘笑道:「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不要耽擱了,連夜刊印,這次免費發放。」

「是,殿下。」范增說道。

第二天,平靜的青州再一次被報紙上的內容點燃了,同時府衙下令,各村的民兵要配閤府衙進行反細作工作。

同時器械司,工坊紛紛掀起了反細作的熱潮,他們根據報紙上的內容,眼睛開始集中在一個個表現不正常的人身上。

一時間,不少被懷疑是細作的人被扭送到了府衙中,而民間細作之名更是淪為被百姓辱罵的對象。

「打死他,打死他!臭細作,竟然出賣封地,無恥至極。」青州大街上,兩個地痞被關在牢車上遊行,百姓不斷拿著爛蔬菜,泥巴,石子砸向二人。

一陣陣臭罵聲從百姓的口中喊出,這聲音含著憤怒。

報紙上說的很清楚,兩人的細作行為嚴重危害了封地的安全,危害了大渝國的安全。

百姓們自然不樂意了,現在好日子才剛剛開始,就有人出賣封地的利益,他們恨不得活活打死二人。

一個父親對自己兒子說道:「看見沒有,這就是細作的下場,你可千萬別當了細作,不然爹就不認你這個兒子了。」

「你要當了細作,我也不認你這個爹。」少年正色道。

「……」

人群里,也有一些商人,僕役,百姓神色有些怪異,角落裡,一個商人對另一個商人說道:「這段時間不要輕易妄動,免得暴露了,這個齊王可真狠,這個點子他是怎麼想出來的?我剛才只是在路上稍微問了一些青州的事情,一個百姓就問我是不是細作?」

「你剛來青州,已經走運了,之前來的,大半人被百姓扭送到了府衙。」另一個商人說道。

二人同時嘆息一聲,緩緩離去。

報紙的發行引起了六州百姓轟轟烈烈地反細作熱潮,對蕭銘來說這個事情持續一段時間對凈化封地環境是有好處的,有時候矯枉必須過正。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