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四十四章 玻璃鏡子的誕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四章 玻璃鏡子的誕生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殿下,看來這農業還是國之本,棉花,油菜,麻等等,這都是下一步要推廣封地百姓種植的。」

蕭銘為棉花頭疼,龐玉坤趁機說道,他覺得這段時間蕭銘太過重視手工業,倒是忽略了農業的根本。

「你說的沒錯,不過現在糧食尚且不足,讓百姓種植這些東西恐怕很難,畢竟他們要承擔到時候賣不出去的風險,這樣吧,還是讓生產兵團先進行部分種植,等糧食的生產穩定下來再繼續推廣。」

蕭銘說道。

龐玉坤點了點頭,這段時間他和蕭銘一直在對六州的農業,工業進行規劃,這些都在計劃之列。

「另外,殿下,這新的商品是什麼?」

上次的宴席上,蕭銘又拋出了一個誘餌,不過因為細作的問題,所有人都忽略了,現在龐玉坤再次提起。

「鏡子。」想起這個新商品,蕭銘笑了起來。

大渝國目前使用的還是銅鏡,這種鏡子照人非常模糊,也看不清臉上的具體細節。

而現代的鏡子則是玻璃鏡,通過在鏡子後面鍍上鋁,讓鏡子能夠將人清晰地照出來。

不過現在蕭銘是不可能提取鋁的,因為鋁的提取需要進行電解析,而傳統的銀鏡反應需要硝酸,氨水,葡萄糖等東西,他同樣也沒有辦法通過化學鍍銀辦法生產鏡子。

畢竟有些工業品在沒有電之前是根本無法生產的。

思來想去,他認為以現在的條件只能採用玻璃,錫箔,水銀三種東西得到鏡子。

「鏡子?銅鏡嗎?這個大渝國多得是,下官以為沒有什麼新奇之處吧。」龐玉坤說道。

蕭銘搖了搖頭,說道:「本王這次要生產的是玻璃鏡,等兩天本王就拿給你們看。」

李開元面色激動,等了這麼長時間終於要有新的商品了,他已經能夠想象到時候商人又把商會堵得水泄不通的畫滿了。

想到這,他不由傻笑起來。

蕭銘見他一臉猥瑣,提醒道:「現在的任務是採購棉花,若是耽誤了本王船隊的出航,看我怎麼收拾你1

李開元打了個激靈,「是,殿下,我現在就去辦,不過殿下,這鏡子可要快點呀。」,說道後面,他又猥瑣地笑了起來。

「本王正要去博文學院找陸通說這銀鏡之事。」一邊說,蕭銘一邊站了起來。

說罷,蕭銘和李開元一道離開了都督府,二人一個去了商會,一個去了博文學院。

幾天前龐玉坤提到新商品的時候,蕭銘就和陸通說了製備鏡子的事情,讓他準備錫,水銀等材料。

這錫雖說蕭銘在本地沒有找到礦藏,但是錫這種東西在大渝國卻是一種十分普遍的金屬,而銅和錫的合金就是青銅,這青銅器可是在上古時代就出現了。

至於水銀也是一樣,在古代水銀還是一味藥材,得到水銀也不是難事,製備水銀也很簡單,就是加熱硃砂得到水銀和硫。

而硃砂這種東西,時常可以在道士煉丹的丹方中看到,可見常見之程度。

到了博文學院,蕭銘直接到了化學實驗室,此時陸通正在等待蕭銘。

「殿下。」

見蕭銘過來,陸通帶著一眾學員向蕭銘躬身行禮。

蕭銘點了點頭,問道:「怎麼樣?材料準備妥當了嗎?」

「都妥當了。」陸通說道。

接著他帶著蕭銘去看了裝在玻璃容器中的水銀和錫,而在前面的桌子上還擺著一堆玻璃。

自從製備出硫酸之後,整個化學學院的學員都在生產顆粒火藥,如今三酸兩鹼中,硫酸,燒鹼,純鹼他們已經都會製備了,唯獨還有硝酸和鹽酸沒有嘗試。

不過蕭銘給他們的化學教材上已經有了如何製備硝酸和鹽酸的辦法,這段時間陸通正準備帶著化學學院的學員進行嘗試。

其中硝酸他們準備採用高溫高熱分解硝石得到二氧化氮融入水的辦法得到,而鹽酸,他們準備使用濃硫酸和食鹽製備,當然這目前只是他們從化學教材上學會的化學反應式,需要具體的操作才行。

不過看蕭銘的樣子,似乎只是想把化學知識交給他們,剩下的讓他們自己研究。

檢查了材料,蕭銘說道:「開始吧,我說,你做。」

陸通點了點頭,現在蕭銘隱隱有些撒手掌柜的意思,什麼事情都讓他們自己嘗試。

其實蕭銘也知道陸通等人現在的想法,不過沒有辦法,知識不是裝在腦袋裡儲存用的,而用來實踐的,這段時間,蕭銘已經將化學元素符號都交給陸通了。

化學周期表他們也一清二楚,他的教材可以說編寫的比初中化學教材要仔細的多,上面一些簡單的化學反應式應有盡有。

剩下的他只能依仗陸通等人實現化學教材上的化學實驗,從而將其應用在化學工業上,不然學來知識有什麼用?況且,以大渝國現在的科技水平,初中化學知識綽綽有餘,高等的化學就要涉及電解之類的了。

沒有電,學了也是白瞎。

取來一塊玻璃,陸通將一塊錫箔紙貼在了玻璃的後面,因為錫的熔點很低,只有二百多度,所以熔煉錫箔紙很簡單,只要稍微加熱便可。

包好了錫箔紙,這時陸通取出水銀將水銀倒在了錫箔紙上,塗抹均勻。

這時水銀和錫箔紙發生了化學反應,變成一種銀白色的液體,這便是錫汞齊,史料記載,這種水銀和錫產生的溶液在春秋戰國時期便存在了,而且水銀雖然有毒,但汞齊類合金卻是無毒的。

這種銀白色的液體會緊緊附著在玻璃的一面不會輕易脫落。

生產鏡子的步驟一一完成,蕭銘和陸通靜靜等待奇出現的一刻。

過了半個時辰,金屬溶液完全乾涸的時候,蕭銘將鏡子拿了起來,這時他看清楚了鏡子中的自己。

一張年輕,有點小俊俏的臉,「哎,一年了,第一次看清楚自己的臉埃」

蕭銘一聲感慨。

此時他手中的鏡子已經和現代的鏡子沒有多少差距,不過是稍微暗淡了一些,畢竟錫汞齊還是不如銀亮澤的。

但是即便如此,這鏡子恐怕也是驚世之作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