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四十九章 火熱拍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九章 火熱拍賣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嘻嘻1

小環捂嘴偷笑,而斐玥兒的臉上卻是抹了一層紅霞。

「怎麼?不喜歡?」斐濟嘆了口氣,「既然如此,這鏡子就給我把。」

「爹,你又不是女兒家。」

斐玥兒紅著臉說道,在大渝國,結婚之前男方女方基本上不會有聯繫,而蕭銘這次卻將鏡子當做禮物送來,也是別出心裁。

那日在詩會上她只是匆匆看了眼蕭銘便不敢再看,不過對蕭銘的相貌已經有了了解。

而且她更震驚的是蕭銘出口成章的本領。

這兩日,長安城盛傳這鏡子神奇,沒想到蕭銘這就送來一個,這讓她芳心一陣猛跳,畢竟這鏡子據說極為珍貴。

「哈哈哈……」斐濟見斐玥兒嬌羞的樣子,大笑起來,說道:「鏡子送到,爹就不打擾你了。」

說著,斐濟帶著管家離去。

這時小環探出頭去,見斐濟走遠了,折身回來將鏡子上的黑布猛地拉了下去,頓時一襲桃紅長衫的斐玥兒出現在的鏡子里,人比花嬌。

「小姐,你看,這是我,這鏡子可真清楚。」小環激動的小臉通紅。

斐玥兒此時也有些震撼,她走到鏡子前打量著自己,一顰一笑都在鏡子中倒映出來,彷彿是一個真人站在鏡子里一樣。

她驚嘆道:「這鏡子果然不同反響,也難怪在長安城傳的這麼神乎其神了。」

「鏡子是小,齊王殿下對小姐的心意才是真。」小環忽然笑道。

斐玥兒羞惱道:「死小環,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二人頓時打鬧起來。

齊王給斐玥兒送了鏡子,這個消息不經意在長安貴族中傳了出來,第二天,不少大家閨秀紛紛前來探望斐玥兒。

宮中的鏡子傳的太神,而他們又無緣得見,現在終於宮外有了一個,她們再也忍不住跑過來,一觀究竟。

而這一看,鏡子的真實效果終於讓這些大家閨秀動心了,紛紛派人前往青州。

此時,青州的拍賣會也已經進入了日程。

這天,商會被層層青州軍把手,為了不讓拍賣會現場混入太多不必要的人。

商會特意前三天進行了拍賣登記,這進入拍賣會的商人最少也要能拿出十萬兩白銀。

這一道門檻頓時讓一些只是進去拍賣會湊熱鬧的人望而卻步。

「殿下,這次參加拍賣會的一共三千人。」

拍賣會馬上要開始,這時李開元把人數告訴了他。

「三千人只是長安的權貴就不止這個數吧,看來還有一些人沒趕到,罷了,開始吧,不等了。」蕭銘說道。

這鏡子前前後後籌備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他是不能再等了。

李開元點了點頭,這時走到了台上,開始向參與拍賣人講述拍賣的規矩。

而蕭銘則是躲在後面,這種事情他想露面。

龐玉坤此時倒是顯得比蕭銘還要緊張,因為這將意味著府庫能夠收入多少銀子。

簡單介紹了拍賣的規則,這時僕役將首批,三十個鏡子搬到了台上,一一面對下面的人展開。

很多人第一次看見鏡子的真實效果,頓時站了起來想要看個究竟。

李開元也是有意讓這些人看清楚鏡子的效果,又讓人拿著鏡子在參與拍賣的人中間轉了一圈。

此時驚嘆聲不斷從人群中傳出。

台上李開元看見這一幕,滿意地點了點頭,他接著說道:「這鏡子大家想必也看見了,只有青州有,其他地方再無分號,而這鏡子的效果你們也體會過了,價值如何,你們心中想必也有了計較。」

大渝國銅便是錢,銅鏡的價格本已經不菲,此時見了這玻璃鏡,他們自然清楚肯定比銅鏡昂貴的多。

「李副會長,你說個底價吧。」一個商人說道。

這個商人參與過上次拍賣,清楚這拍賣會都有一個底價。

李開元這時說道:「既然諸位如此痛快,我便說了,這鏡子的底價是三千兩。」

「三千兩。」下面坐著的人頓時鬆了口氣,這個價格很昂貴,但是還在他們的接受範圍之內。

李開元接著說道:「那麼下面便是拍賣的時候了,這鏡子製造繁瑣,所以到現在青州也只有五百個鏡子,此次拍賣會之後,鏡子會由青州商會銷售,到時候也歡迎諸位前來購買。」

「三千一百兩1

「三千二百兩1

「……」

李開元的話音一落,拍賣現場忽然競價的聲音此起彼伏,很多人已經迫不及待。

這裡面不少都是管家打扮的人物,他們家的小姐吩咐一定要帶回鏡子,他們不敢懈怠,不然這回去半條命恐怕就沒了。

「四千兩1

競價一輪高過一輪,蕭銘和龐玉坤坐在商會拍賣台的後面,蕭銘嘴裡念叨:「兩門火炮的錢來了。」

而龐玉坤則是念道:「再高點。」

三千人競購五百個鏡子,也就是此次只能每六個人才能帶回去一個鏡子。

加上大渝國的交通不便,很多人此次都是帶著一定要把鏡子買回去的想法。

於是這競價越發激烈起來。

「六千五百兩。」

「七千兩。」

「八千兩。」

第一個鏡子到最後只剩下幾個富商在競價,他們自然不是給自己買的,而是準備拿下鏡子送給朝中的權貴。

「一萬兩1

又一個聲音響起,此時再也沒有人跟價。

到了這個程度,鏡子的價格已經被抬的很高了,況且後面還有不少鏡子,一些人抱著僥倖的心理以為能夠再便宜一點拿下,

只是越往後,他們越發現,鏡子的價格是越來越高,因為這鏡子是拍賣一個,少一個。

第二個鏡子竟然被一萬一千兩拍賣了出去。

拍賣台後龐玉坤激動的滿臉通紅,他對蕭銘說道:「這些權貴搜刮的民脂民膏終於在這給吐出來了。」

「可不是,本王就權當替天行道了。」蕭銘聞言哈哈大笑。

李白詩云: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值萬錢,這描述是唐代權貴的奢華生活,一頓飯就價值萬錢,在大渝國也一樣,富貴人家一次宴請花個上千兩銀子很正常。

而老百姓往往是吃糠咽菜,這都是因為大渝國貴族和商賈對百姓無止境的盤剝,尤其是地方豪族,兼并土地,豪取強奪,百姓淪為牛馬為他們賺取錢糧。

極端的貧富差距讓大渝國的財富就集中在這些人的身上,所以蕭銘把一個實際價值不過三兩白銀的鏡子賣出這麼高的價格,他也一點也不會愧疚。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