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五十七章 歸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七章 歸來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快點,快點1

秦嶺山中,魯飛正指揮著士兵將山洞裡被水泥牢牢粘住的石頭撬開,當初為了防止蠻族通過這個山洞,五十米長的山洞全部被他用石頭給堵起來了。

現在再次砸開,耗費的時間定然要比以前堵起來的時間要長得多。

在山洞的外側駐紮著一隊五百人的士兵,但是山洞狹窄,只能容的下一個人在裡面敲石頭,別人毫無辦法。

「該死,早知道就不堵的這麼嚴實了,這得多長時間呀。」魯飛抱怨道。

蕭銘和展興昌也到了現場,按照這個進度至少也得兩天的時間才能打通。

「白天和晚上都不要閑著,一定要儘快。」

蕭銘皺了皺眉頭。

士兵們聞言,拿著大鎚狠狠砸了起來,一個人累了,另一個士兵換上去繼續砸。

此時,牛已經帶著人進入了秦嶺山中。

根據錦囊中寫的位置,他帶著士兵在山中轉悠起來,到晚上的時候他才隱隱約約聽見敲擊聲。

「殿下在打通山洞。」

牛一喜,不過現在天色已黑,他們無法前去尋找,而且他們也不敢生火照明,因為蠻族必然就在山外巡邏。

此次,他們帶著乾糧已經吃完了,現在只能在山中挨餓。

躲在山林中,牛望著天上的幾顆冷星,神色擔憂,只希望蠻族不會知道這個山洞所在。

……

山海關外,曾經叱吒幽州的呼延陀部落只能龜縮在城外一處貧瘠的草原上。

滄州一戰,呼延陀部落損失慘重,大部分兵力的喪失讓呼延陀部在弱肉強食的金帳汗國淪為地位低下的部落。

而造成這一切的都是貝善。

在這樣的深夜,古爾泰望著南方曾經屬於自己的富饒草原,心中陣陣刺痛。

「父親,聽說一隻大渝國的軍隊進入了草原,血狼部落有七八個小部落被屠殺殆荊」古爾泰的兒子巴圖這時走了進來,臉上帶著幸災樂禍。

「你怎麼知道此事?」古爾泰的眼中閃過一絲亮光,他無法反抗貝善,但是很樂意知道貝善旗下的血狼部落遭殃。

「是一個出城的商隊說的,現在察合台都急瘋了,派出大量騎兵搜尋,但是到現在都沒有任何蹤跡。」巴圖說道,「而且現在很多旗長擔心自己的部落會淪為下個目標,都拒絕出兵進攻滄州。」

古爾泰聞言哈哈大笑,這是這段時間最好的消息了。

「哼,察合台在盛都如此羞辱我,活該1古爾泰罵道。

巴圖笑了笑,父親很長時間沒這麼高興了,他說道:「不過這齊王倒是真有膽子,難道就不怕察合台斷了他騎兵的後路,這騎兵在大渝國可一直都是寶貝。」

古爾泰的眼神閃爍了一下,他皺了皺眉頭,「也許這個齊王還真不怕,因為還有一條路可以進入滄州。」

「還有一條路?」巴圖震驚道。

古爾泰點了點頭,「沒錯,青州的王家曾經派人告訴過我這滄州城外的山中有一處天然的山洞可以進入滄州,後來我派人進入滄州探路,但是沒有一個人回來。」

「再後來王家似乎從這個齊王處得了不少便宜,一直拖延派人前來引路,再後來,這個王家便被齊王給滅了,到現在我也只是知道這山中有山洞,但是不知道山洞在什麼位置。」

巴圖驚訝道:「那為什麼父親滄州之戰的時候不派人尋找。」

「找了,只是茫茫大山,哪有那麼容易,況且,據說那個山洞極為狹窄,可以說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比起進攻滄州城,從這山洞進入恐怕更難。」

巴圖點了點頭,這時驚醒道:「父親,你說這次大渝國的軍隊會不會從這個山洞中進入草原,若是如此,察合台很難察覺,若是這樣,要不要通知察合台。」

「愚蠢1古爾泰眼神閃爍,接著他說道:「貝善一直野心勃勃,大台吉一直對他不滿,這次若不是大台吉在可汗面前為我們求情,我們二人早已經人頭落地,現在告訴察合台他們,這不是幫血狼部落嗎?幫了血狼部落這就等於幫了貝善,大台吉定然會惱怒,那時候還有你我二人活命的機會嗎?」

巴圖一驚,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他說道:「父親說的是,兒子糊塗了。」

古爾泰鄭重地說道:「這件事只有你我父子知道,任何人都不要說,青州的那些騎兵還不能把察合台怎麼樣,不過是給他撓痒痒而已,我看此次大渝國這麼冒險肯定是為了新城牆,哼,這下我們有好戲看了,就看他察合台又如何能在滄州討到什麼好?現在他估計已經氣壞了。」

巴圖聞言,壞笑著點了點頭。

正如古爾泰所想,此時的察合台氣急敗壞,他動員了所有人在草原上尋找這兩隻騎兵,又派人斷了他們的後路,可是到現在他們連人影都沒有找到。

「廢物,真是一群廢物。」察合台怒道:「把滄州城方圓二十里都封鎖起來,即便找不到,也要讓他們餓死在草原上。」

「是。」

一眾旗首紛紛離去,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此時的牛就躲在秦嶺山中。

畢竟數萬人的大軍不容易藏匿,但是千餘人藏匿在山裡卻是很簡單。

第二天,牛便找到了山洞所在,守在山洞外的樹林中忍凍挨餓了兩日,在第三日清晨,山洞門口的石頭隨著一聲熟悉的聲音滾路。

「娘的,終於通了。」魯飛輪著大鎚吼道。

抬眼,他看見了樹林中的牛,驚喜道:「都督,可終於找到你們了。」

蕭銘這時也是從山洞裡走了出來,這是秦嶺山中,外面還隔著五座山,他的眼前到處是密密麻麻的松柏。

他笑道:「老將軍辛苦你了。」

牛拱手道:「原來殿下早有計算,本以為此次有去無回,只是可惜此次只能將戰利品丟在了半路上。」

「無妨,來日方長,下面還有蠻族的苦頭吃。」蕭銘說道,「老將軍,還是請進吧。」

牛點了點頭,忽然有一種大難不死的僥倖感,帶著部下進入了山洞。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