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鋼鐵皇朝>第二百五十八章 敵退我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八章 敵退我進

小說:鋼鐵皇朝| 作者:背著家的蝸牛| 類別:網遊動漫

「都督,來,吃1

滄州城內滄州大營中此時擺滿了桌子,桌上是豐盛的飯菜,這是為了犒勞此次出擊草原的士兵的。

此時一眾士兵和將領正在大吃大喝。

尤其是牛一眾人,此時如同餓狼一般,毫無吃相,對著桌子上的飯菜大吃大嚼,不時有人被飯菜噎著。

在山中藏匿了三天,他們可被餓壞了,哪還顧忌什麼形象,牛也和普通士兵一樣,一手拿著雞腿,一手拿著豬蹄子,吃的滿嘴流油。

「老將軍,此次出擊草原收穫頗豐,你和魯飛功勞卓著,來,本王敬你一杯。」蕭銘對牛說道。

牛舉杯說道:「殿下客氣了,這抵抗蠻族本就是我等職責。」

「是呀,殿下,此次蠻族疏於防範,這次我們進入草原如同進入無人之境,那殺的是一個痛快,我和士兵們天天吃的都是肉。」魯飛大笑道。

「哼,到哪兒你都餓不著。」蕭銘笑罵道。

此次進去草原,牛加上魯飛先後驅趕近乎萬匹良馬進入滄州城。

青州馬政一直萎靡不振,這些良馬進入倒是可以極大改善一下,這樣一來,經過幾年的繁育,青州也將會擁有大批戰馬。

雖說蕭銘的目的是推進大渝國走進火器時代,但是騎兵這個兵種可是一直持續到二戰時期的,可見騎兵在現階段還是有留下來的必要的。

魯飛說道:「嘿嘿,不過我魯飛差點就吃不了這頓飯了。」

「怎麼回事兒?」蕭銘問道。

不等魯飛說話,雷鳴搶著說道:「魯校尉當時看見一個蠻族的小妞有些於心不忍,誰知道差點被人家一刀斷了命根子。」

「就你狗日的話多。」魯飛抬手對著雷鳴的後腦勺就是一下,打的雷鳴呲牙咧嘴。

「活該1蕭銘罵道:「蠻族一向兇殘,視我大渝國子民如牛羊,即便是孩童也以殺大渝國人為樂,你於心不忍,別人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殿下,魯飛這次記住了,下次絕對不手下留情,不過這次多虧了板甲,不然命根子保住了,這大腿估計就斷了。」魯飛說道。

此次出擊草原,為了行軍方便,這兩千騎兵穿的都是輕質的板甲,重量不過二十斤左右,雖說這樣的板甲防護稍弱,但是對劈砍還是有不錯的防禦的。

而且因為基本上屬於偷襲,不會和蠻族的騎射交戰,而是近戰,這全身防護的盔甲就更有必要了。

魯飛這話雖說輕飄飄的,但是也足以說明前往草原的兇險,一個普通的蠻族女人尚且如此兇悍,更不必說蠻族精兵。

此次若是被圍困,這兩千人就真的回不來了。

牛這時放下酒杯說道:「殿下下一步有何打算,若是搜不到我們的蹤跡,蠻族必然還會再起大軍而至。」

蕭銘說道:「這回來是敵進我退,為的是保存有生力量,讓敵人疲於應付,這一場搜索下來,蠻族也是人困馬乏,要來也得整修一段時間。」

接著蕭銘說道:「而組織軍隊至少也得十天半個月,這合計就能為我們贏得一個月的時間,那時候新城牆應該可以澆築到五米的高位置了,此時蠻族來了也不怕,而且趁著蠻族大軍而至,後方空虛,你們便再從山洞出擊草原,擾亂他們後方。」

「妙1牛不由點了點頭,「這戰略唯有指望殿下和展刺史,我牛只需要負責戰術即可,那時再讓蠻族流血千里。」

蕭銘和展興昌對視一眼,一起舉杯,「干1

犒勞了歸來的士兵,第二日,滄州城繼續新城牆的建設,而牛和魯飛等一眾人則在城中養精蓄銳,等待再次出發。

蕭銘則是指揮著奴隸夜以繼日地修建城牆,又是一個月的時間,城牆第一層按照計劃澆築完畢。

而此時在草原上搜索了半個月無功而返的察合台幾乎陷入了瘋狂。

「誰能告訴我這些大渝國騎兵去哪兒了?」銅帳中,察合台將桌子狠狠踢飛。

骨朵,庫哈立在賬下,一臉死灰。

這期間,整個血狼部落都在搜索大渝國的騎兵,但是沒有任何線索,但同時也沒有部落再遭到襲擊。

「旗首,我懷疑這些騎兵已經回去了1骨朵說道。

「不可能,我們派出的騎兵很及時,即便逃得了一個,也不可能全部逃走,因為有一隻騎兵幾乎深入到了銅帳附近。」察合台說道。

眾人陷入了沉默,所有都無法解釋這個問題。

這時忽然一個旗長說道:「有大渝國的商人曾經說過,這個齊王會妖術,難道……」

「放屁1察合台大怒,「妖術?你難道讓我用這個理由去和貝善台吉解釋嗎?」

焦躁地來回走著,察合台說道:「貝善台吉已經發怒,令我們立刻前往滄州破壞滄州的新城牆,我們不能再耗費時間在這件事上,立刻召集奴隸兵1

他說完看向一眾旗長,只是所有人都沉默著,沒人回答。

因為這隻騎兵找不到,他們每個人都不敢出兵,可清部落和庫哈部落凄慘的模樣還在眼前,他們不想淪為下一個。

「你們難道想試試我的彎刀夠不夠鋒利嗎?」察合台危險地眯起了眼睛。

旗長們見察合台發怒,不得不回去準備兵馬。

……

滄州城。

挑選出母馬之後,剩下的八千匹公馬被充入了軍隊,一個月的時間,牛和魯飛再次對關寧鐵騎進行擴充。

而出擊草原的勝利鼓勵了兩千幽州子弟加入了關寧鐵騎。

牛和魯飛清閑這段時間便對這些新兵進行訓練。

「殿下,這些兵還行吧。」

滄州大營,新兵騎著戰馬正在來回奔襲,對著地上的稻草人練習劈砍。

當蕭銘走進大營的時候,魯飛得意地說。

「架子是有了,不過還不熟練。」

蕭銘看向騎馬還有些生疏的新兵們,這些騎兵練習的都是近距離的劈砍,在遭遇騎射的時候還很麻煩。

不過若是將這些騎兵變成槍騎兵,估計對付這些蠻族騎射就有的打了。

未完待續。